「你別跟來,我是個被驅逐的人,我要去我該去的地方……」

高比勒神情隱隱有些瘋狂。

易德立斯猶豫了起來,躊躇著要不要跟上去。

他感覺最近父親有些不對勁,神志似乎有些問題。

高比勒走著,因為年老而出現問題的腦袋,這會也正想著事情。

忽然,他想到了什麼,臉上漸漸露出了苦澀的笑容。

以前那麼多的祭祀神都沒有回應,讓他想明白了一件事。

也許神在意的,只有那作為神之子的父親和母親,他們其他人從來就沒有被神看在眼中過。

那次神回應,一定也是因為自己做的錯事吧?!

他漸行漸遠,留在易德立斯眼中的只剩一個背影。

易德立斯還在躊躇,然而他不知道的是,在這天過後,他就再也沒有看見過父親了。

蘇起靜靜看著高比勒離去的背影,就像當年看著他被驅逐出去時一樣。

這時提示聲繼續。

【這天過後,高比勒消失,再也沒有出現過……】

看著一個個熟悉的人或死去、或消失,蘇起神情有點複雜。

眼前的景象恢復,嘆息了一聲后,蘇起獨自回到了伊甸園的山頂。

【時間飛快流逝,很快一千五百年過去。】

【人類生養眾多,他們在大地上四處擴散……】

本來人類繁衍的就快,加上漫長的生命周期,使得他們的人口爆炸性地上漲著。

伊甸園的山頂。

蘇起看著系統弄出來的畫面中,那一堆堆的人,嘴角抽搐。

這估計有幾百萬、上千萬了吧?

不過此時他也懶得理會這事,因為耳邊響起了一道提示聲。

【本次推演即將結束,是否進行存檔?】

「等等!」

蘇起一驚,連忙開始採摘起生命樹和智慧樹的果實。

十顆像是太陽的生命果,還有十三顆像是蘋果的粉紅色智慧果,一顆顆地落到了蘇起想象出的無形大手中。

打包完所有果實后,蘇起淡定地說道,「嗯,好了,存檔吧。」

【存……】

【就在推演即將結束的時候,意外情況出現!】

蘇起皺眉。

這時,一副畫面出現在了他眼中。

大氣層外的太空,一艘通體黝黑的長條不明飛行物出現。

它緩緩懸停在了大氣層的外層。 主子明明知道夜無痕的身份,卻要阻止他入京,必然是因為他的身份不能揭露。

可王爺的實力,他也攔不住,不是嗎?

所以……王爺若是非要闖入京城,那他也沒有辦法。

京城之內。

瑾王府被團團包圍,無數的人拿着臭雞蛋狠狠的砸向了瑾王府,伴隨着那些侮辱唾罵,恨不得直接將楚辭給活活淹死。

瑾王府的侍衛全都臉色難看,不說楚雄天帶來的是御林軍,光是法不責眾,就讓他們無法對那些普通百姓動手!

不消片刻,更多的御林軍趕了過來,但是在這些御林軍來了之後,文會的人也全都趕至。

文會之人本來都是一些老古董,奈何夜小墨太過於天才,為了夜小墨,他們都寧可拋棄以往的準則。

相比較文會,萬獸宗的人在中途被榮老給攔住了。

榮老輕皺着眉頭,望向萬獸宗的這群人,聲音冷淡的警告道:「這是楚家自己的事情,還希望你們萬獸宗的人別多管閑事,否則的話,我們神醫門……是不會善罷甘休。」

萬獸宗的那位長老早已經換了人,不是之前的那人,所以,在聽到這話之後,萬獸宗長老掃了眼榮老。

「我們萬獸宗的實力也不差,你們神醫門,確定要與我相戰?」

榮老嗤笑一聲:「楚家的那位二小姐楚玉,她身份特殊,就連我家門主都要對她畢恭畢敬,她的一句話,便會讓神醫門舉足攻入萬獸宗,你確定這次還要去?」

萬獸宗長老的臉色變了,死死的握著拳頭。

他沒有想到,那楚玉還有這種身份。

那這一次,他們萬獸宗需不需要插手?

「長老,此事事關重大,我們還是先詢問門主,到底是站在瑾王府這邊,還是不得罪神醫門。」

如果只是神醫門一個普通的弟子,或者是這榮老,他都敢得罪。

偏偏那楚玉一句話,便會讓神醫門舉足攻入萬獸宗?

那他確實需要慎重。

一旦決策失誤,必然會讓萬獸宗萬劫不復。

「此事,我會稟報宗主,由宗主來做決定。」

萬獸宗長老沉默片刻,便先帶着人離去了。

他只是一個長老,事關重大,無法做出任何決定。

榮老冷笑着看向萬獸宗長老離開的身影,搖了搖頭。

本來他不想說出這件事,可若是讓萬獸宗插手,保不齊這些蠻子傷了楚玉。

所以,他必須警告他們!

周圍也有人駐足而望,榮老這話亦是落入了這些人的耳中,讓那些人全都一怔。

就連神醫門的門主,都要聽之號令?

那楚玉,竟然有這番能力?

這一次楚家定然是翻天了!

與此同時,瑾王府內,文會的人與御林軍爭鋒相對,可惜文會都是文弱書生,不是那些御林軍的對手,不消片刻就被拿下了。

這群人統統漲紅著一張臉,憤怒而望。

「這件事若是傳迴文會,我們文會將會將大齊國內的文者全都招走!」

「讓你們大齊國無人相助!」

「太過分了,簡直太過分了,這一生我都不曾受過這般羞辱!皇權又如何?便能堵住天下悠悠眾口?」尤其是年長葉大林,他從小的時候起,便聽過鎮伯府諸葛武伯故事,那是絕對的天才。

不過短短百年功夫,從一介普通平民,成長為河澗府主人,更是獲得鎮伯封號。

關於諸葛武伯故事版本,實在是太多太多了,三天三夜都講不完。

葉大林回過神來后,連忙拉住葉塵,急聲說道:「兒子,鎮伯府

《諸天刀聖》第十一章諸葛永妍的條件(保底三更完畢!) 任家別墅。

一樓客廳內,被打的鼻青臉腫的男人狠狠地將手中的瓶子捏緊了:「該死!」

那幾個廢物,居然敢對他動手!

還有那個雲舒,長著一張好看的臉,沒想到脾氣這麼大!

不過也好!

他就喜歡辣妹子!

「少爺,你冷靜點,別激動——」

一旁的傭人小心翼翼的開口,拿着葯,但又不敢碰他,渾身都在發抖。

任一鳴出了名的脾氣暴戾,再加上今天受了委屈,心裏正窩着火呢,聞言,一巴掌糊了過去。

「就你,也敢教我做事?」

傭人的嘴角開裂,鮮血蜿蜒而下,害怕的渾身發抖:「少爺……少爺,我錯了——」

「滾!」

任一鳴一腳踢在了她的腿上:「養着你們這群廢物有什麼用?」

傭人哭都不敢哭,連滾帶爬的離開了。

任一鳴嘴角火辣辣的疼,此時管家帶着趙世廣走了進來:「少爺,趙總到了。」

「你來了。」

任一鳴正在氣頭上,「那個雲舒到底是怎麼回事,是怎麼長大的,我是她的救命恩人,她可倒好,居然對我動手!」

事情的來龍去脈,趙世廣早就知道了。

自然也知道任一鳴乾的蠢事,想要英雄救美,也不想想自己那點能力夠不夠!

眯眸,趙世廣耐著性子道:「一鳴,雲舒性子剛烈,你要另闢蹊徑。」

「你有辦法?」

任一鳴眯眸。

原本他只是看中了雲舒的臉,但經過了今晚這一出,他更想征服雲舒了。

他要讓雲舒對他死心塌地,俯首稱臣!

趙世廣勾唇:「一鳴,你不是要轉學,要不轉到一中吧。」

任一鳴聽出了他的弦外之音,大喜:「趙叔叔,還是你有辦法,你放心,我這就讓人去辦。」

對啊!

近水樓台先得月!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