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麼樣了醫生,結果出來了沒有?
By
2022 年 8 月 28 日

我小孫子的骨髓合不合適捐給我大孫子?」庄女士完全無視西西的哭聲。

她迫不及待的走到醫生面前詢問道。

「您小孫子的骨髓確實適合捐給您的大孫子,不過您小孫子才五歲,年齡太小了,您真的要讓他來捐骨髓嗎?」醫生的表情有些猶豫的問。

「當然……」庄女士正想回答是,就被邱靈給打斷了。

「當然不行,這是我兒子,我不會讓我兒子去給任何人捐骨髓的!

他還是個孩子,我不會讓任何人來傷害他。」

說完這句話,邱靈抱著兒子就走了。

「邱靈,你給我站住!我讓你站住你沒聽到沒!」庄女士氣得直跳腳,卻拿她沒有辦法。

邱靈一走,庄女士立馬就拿出手機,打電話向兒子哭訴起來。

把邱靈如何無禮,如何不敬她這個婆婆加油添醋說了一遍。

只是掠過了自己私自帶孫子去醫院做配型的事沒說。

等晚上邱靈回到家,面對的就是怒氣沖沖的丈夫和一臉冷漠的公婆。

。 0441步步生蓮

要知道,想要凌空,武修只能在突破到武聖,領悟了奧義之後,才可以藉助天地間奧義之力短暫凌空或飛行。

又或是,修真者在突破到元嬰期后,藉助飛劍類極品靈器,用元嬰分出一縷控制靈器,藉助天地間靈氣御劍飛行。

不過,高度和速度上,就差強人意了,除非突破到大乘期,領悟奧義,結合天地間奧義,才可以快速的飛行。

可是…….歐陽慧倫現在就站在空中邁出了一步。

還真是見了鬼了!

噠!

輕輕的腳步聲清晰的傳入金麻雀的耳中。

歐陽慧倫邁出的那隻腳落在了虛空之中,在他的腳底,清晰的浮現出一朵金紅色的火焰蓮花。

而歐陽慧倫的那隻腳的腳尖,正是踏在了那朵火蓮花之上。

隨後,歐陽慧倫借力騰空而上,速度相當的迅疾。

噠!

又是一聲。

歐陽慧倫上升的身體即將下落之時,他又邁出一隻腳。

毫無意外的,虛空震蕩,又出現了一朵金紅色火焰煉化,腳尖正好點在火蓮花上面。

這讓歐陽慧倫又趁機借力騰空而上。

步步生蓮!

這不是什麼步法,也沒有品階,但是在某些時候卻要比迷蹤步更加實用,速度也是奇快無比,可以在虛空中凝結出火蓮,借力凌空,相當的實用。

這是歐陽慧倫的師傅,乾元仙尊當年還在人界時,獨創的登天秘法,轉門針對能飛的妖獸創造出來的。

從速度上來說,這步法還沒迷蹤步快和純粹;但從實用性來說,在大陸上萬中無一。

不是武聖竟然可以凌空。

步步生蓮就是以龐大精純的真氣,輔以最低真火級別以上之火,在虛空中締結出火焰蓮花實質化,短暫的停留在空中,供人借力凌空。

步步生蓮分入門、小成、中成、大成、圓滿;入門生蓮三朵可踏三步,小成生蓮九朵踏九步,中成生蓮百朵踏百步,大成生蓮千朵踏千步,而修鍊至圓滿,則會步步生蓮沒有極限,只要真氣量足夠即可。

而且,這虛空火蓮還能發起進攻,於對手碰撞爆炸灼燒。

這對使用者要求極高,歐陽慧倫現在也只勉強入門而已。

以前不是不想用,而是消耗太大;當初歐陽慧倫境界太低,真氣不夠;而焱心炎火以前也不過是頂級靈火而已,級別不夠。

現在,歐陽慧倫突破達到半步生死境后,真氣一下提升了最少五倍以上。

加上,現在焱心炎火也晉級成了頂級真火。

這才能勉強施展;否則,還沒有施展出來,力量就會被消耗殆盡。

唰!

施展了第二步,踏上了火蓮花的歐陽慧倫借力一躍,閃電般的沖向金麻雀。

正所謂一力降十會,在絕對的力量下,這借力躍出的速度並不慢,眨眼間就殺到金麻雀跟前。

歐陽慧倫毫不猶豫的右手一拳打出,拳力在空中爆開,威勢強勁。

同時,他的左右也沒閑著,使用混元指一指點出,指尖迸發的驚天之力直直的轟向金麻雀。

「卧槽,變態啊!你到底從哪個石頭縫裡蹦出來的?」

金麻雀直接炸毛,被嚇到了;覺得這傢伙的殺招很逆天,絕不遜色與它的羽翼。

這不禁讓金麻雀心驚膽顫,慌亂不已;這一旦要是真被困住,落在哪個變矮手中,絕對沒有什麼好下場。

金麻雀冷哼一聲,兩柄金色飛鳳大刀瞬間砍出,迎上了歐陽慧倫的魔拳以及那一指。

半空中,漣漪炸開,拳鋒和指勁與兩柄金色飛鳳大刀一同消散。

步步生蓮!

這時,歐陽慧倫趁著這個空隙,輕輕的踏出了第三步。

「唰!」

借力后的歐陽慧倫,整個人化作一道閃電,殺到了金麻雀的背後,一拳轟出。

噹!

在金麻雀還未反應過來,這黑紅色帶著金邊的拳鋒,便在金麻雀的後庭上爆炸開來。

「嗷……」

金麻雀慘嚎一聲,其凄厲的聲音聽得讓人頭皮發麻。

直接橫著沖了出去,利爪捂著後庭,一張鳥臉滿是黑線,黑的像鍋底。

這個卑鄙無恥的傢伙!

金麻雀揉便破口大罵。

可是,它卻也知道,這個變態太強了,不是它現在能夠招惹的存在。

因此,他果斷的藉此機會,直接橫飛出去,離歐陽慧倫遠遠的,向著遠方飛走。

「唉,可惜了,就差一點!」

歐陽慧倫嘆了口氣,眼見三步已踏完,消耗巨大的他只能落於地面喘著粗氣。

力竭墜落,地面都被震塌,一大片山石直接龜裂開來。

要知道,歐陽慧倫一步借力衝刺十丈左右,這三步衝上了近十丈高的半空中,也就得虧他肉身變態般堪比中品仙器,落下能夠安全無恙。

否則,隨便換個人,這麼高墜落下來,非摔成一灘肉泥不可。

這三步,幾乎抽取了他體內近三分之二的真氣。

連忙掏出一把丹藥胡亂的塞入口中咽了下去,抓緊恢復。

「不行,非得追到不可。」

歐陽慧倫恢復了一些真氣后,活動了一下身體;隨後,腳尖一點爆射而出,朝著金麻雀飛走的方向追了過去。

一炷香后,歐陽慧倫墜入了一片山脈之中。

他想要拿到金麻雀身上那件護甲,當然就不想這麼放棄了。

「咚!」

山脈之中突兀的出現一股強大的波動。

似乎是從前方不遠處一個低洼的山谷內傳出來的,四周的樹木、花草、砂石等一下被掀飛起來。

隨著波動的漣漪,一股淡淡的葯香傳了過來。

「嗯?千年老葯!」

歐陽慧倫心中一喜,作為煉藥師的他來說,對葯香味再熟悉不過了。

從這股飄來的淡淡葯香中,他可以百分百的可定,裡面有超過千年的老葯存在。

甚至,可能達到數千年的程度!

但這裡面畢竟是武聖秘境,有了金麻雀這個前車之鑒,歐陽慧倫按下心頭的狂喜,循著葯香味的源頭,謹慎且小心翼翼的摸了過去。

「卧槽,好多……靈藥…….靈草,還有好幾株叫不出名字,但一看就是數千年以上存在的老葯。」

「發了,發了,要發達了!」

歐陽慧倫悄悄摸到跟前一瞅,頓時驚呆了,心底那個狂喜啊,引得口水都忍不住的流了出來。

。 主持人覺得把人吵醒這件事情,簡直就是喪心病狂,她到了樓上的時候,只希望陸寧是沒有起床氣的,她仔細的回想著之前節目上陸寧的表現,還真就沒有陸寧被吵醒的畫面,所以根本就不知道。

她不斷安慰自己,陸寧多可愛啊,這種看著就可愛到會被人氣哭的,肯定不會有起床氣吧。

主持人:「陸寧,周導讓我過來跟你商量一下,你看看後面的節目,你能不能稍微參加一下,挑戰成功不成功的無所謂,咱們重在參與對不對,再說了,大家都去做任務了,你自己在別墅這裡住著,也沒有意思啊。」

周導看著屏幕只想到了兩個字,卑微,他一個挑戰類真人秀的導演,第一次在嘉賓面前如此的卑微,不對,等等,現在是在直播對吧…..

陸寧直播間的觀看人數,一直居高不下,就算陸寧可能跟大家的風格不同,但是很多人就是喜歡陸寧這種風格,大概是,陸寧鹹魚的讓人羨慕吧。

陸寧還是很警惕的,所以這會兒已經睜開了眼睛,只不過顯然陸寧沒有聽清楚主持人剛剛在說什麼。

主持人繼續:「我們周導也挺可憐的,你想一下,以後周導參加什麼活動,大家介紹他的時候,說他的代表作其中之一是《挑戰人生》,然後有人問,《挑戰人生》是一檔什麼真人秀啊,有不知道的,說是種田真人秀怎麼辦。」

【周導好委屈啊:哈哈哈哈哈,你禮貌么?】

【一閃一閃:主持人在說什麼,這不就是種田真人秀?】

【喜歡種田文:啊,這,這不是種田累的真人秀啊,我驚呆了,我一直以為這是種田真人秀,所以這是什麼真人秀?】

【我想吃肉夾饃:這就尷尬了,哈哈哈哈哈。】

【我想喝綠豆湯:周導自閉了。】

……..

主持人繼續:「就參加一下節目組的任務挑戰吧,我覺得,你就算不參加,在一旁也可以,你覺得呢,雖然……」雖然,她如果是陸寧,她都不想參加,但是她現在在工作啊。

陸寧覺得要遵守節目組的規定才可以,畢竟節目組之前沒有說必須要參加任務挑戰,更何況,節目組的那些挑戰。對於從末世穿回來的陸寧來說,實在是太簡單了,陸寧還要表演嬌弱,所以她看著有些拒絕的樣子。

陸寧的手機在這時候響了一下,是《挑戰人生》節目組匯款了,陸寧盯著挑戰人生的片酬看了一會,發現,她竟然還有打工人的自覺,覺得這樣有些不合適。

可惡,她好像又要繼續打工了!

陸寧:「好叭,但是下次,希望節目組可以遵守規則。」

希望下次節目組可以遵守規則…..

希望下次節目組可以遵守規則???

直播間的觀眾笑出鵝叫,陸寧的這一句希望下次節目組可以遵守規則,直接衝上了熱搜#陸寧希望下次節目組可以遵守規則#,好多網友不知道是怎麼回事,但是覺得這個熱搜看起來好像很認真嚴肅的樣子,所以大家點了進去。

讓周導虐過的明星的粉絲們哭了,感動哭了!

大家今天都是陸寧的粉!

陸寧寧,沖啊!

周導是挑戰類真人秀的導演,也是因為這一類真人秀被大家熟知,他靠著節目的各種設定跟任務,讓無數嘉賓表示,參加周導的挑戰類真人秀好累啊,周導以及節目組的工作人員會讓嘉賓們遵守規則,結果現在,這是什麼,這是陸寧逆風翻盤啊!

陸寧直播間的人數再次突破了,直播間的彈幕速度非常的快。

【我們都是陸寧的粉絲:陸寧寧,沖,讓周導為你瘋,為你狂,為了你不遵守節目組的規則!】

【吃瓜群眾:哈哈哈哈哈哈哈,笑出鵝叫,這是周導職業生涯上,最不遵守規則的一次。】

【別人推薦過來的:導演怎麼能不遵守規則呢?】

【乾飯人:我是陸寧寧粉絲了!】

【我想吃肉夾饃:為什麼周導不開個直播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