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都沒有好好照顧稀飯,你下班直接去我那吧,稀飯也想你了,快去上班吧,晚上見。」說完便轉身進了樓里。官明婷整個人都是有些小心翼翼的。
By
2022 年 9 月 1 日

在這個同時官明婷就直接起身了,在官明婷做完這個動作的時候,直接對方就突然出現了。

趙承啟整個人有些狼狽,他出現在了官明婷的旁邊。

看到官明婷二人之後,他的心情更是有些振奮了。

「喲,我還真的是沒有想到能夠再一次見到你們二位呢,說起來還是我們之間緣分不錯。」

趙承啟突然出現在了屋子裏面,他在那裏坐着,整個人的語氣更是有些興奮的。

和他這個情況比起來,官明婷卻是有些淡定的只見官明……

《穿書之反派自救指南》第410章打錯算盤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二百三十二、再次交手

漸漸的,吳江龍身體的輪闊出現在農世學的視野中。雖然有蒿草遮蔽著,但透過草隙,還能大體認出那是一名中國軍人的外形無疑。

農世學走到這裏后,不敢再向前走了。從山坡上的交手中,他已經意識到,這是個難對付的中國軍人。

於是,農世學私毫都不怠慢地,朝着他看見的身影開了槍。

「叭」

清脆的槍聲,在完全靜止的這一片區域內顯的格外突出。剛剛沉寂的戰場再次傳來槍聲,只要是有槍聲能入耳的人,都會豎起耳朵尋找槍聲來源,或者會追問別人,「哪裏在打槍?」

問歸問,聽歸聽,但他們對於發生在草叢裏的事情,即看不見,也找不到。因為此時,這裏只有吳江龍和農世學兩個人。

一場中越軍隊的戰爭,瞬間便演變成了兩個不同國度的兩個軍人的戰鬥。

一槍過去后,只見人影並沒有倒下,而是有一件衣服,輕飄飄地從草枝上掉了下來。

本來就不堅挺的蒿草支著一件上衣就很費勁了,現在又加上子彈的衝力,它當然難以承受的住。因此,子彈一過,這件上衣還是在風勁中慢慢地掉了下來。

衣服一落下來,農世學就傻了。

他在開槍后,一直沒有把眼睛離開過這件衣服,他還想看看在開槍后,這個被他射中的中國軍人的痛苦表情。

農世學在開槍之初,他也本想着去找吳江龍的腦袋,可是並未找到。找不到也不能有什麼想法,因為一個人隱身於蒿草叢,或者灌木中,身體的某一部分不被人看到也全屬正常。因此,農世學沒有看到。

按著常理,農世學應該再向前多走幾步,完全確定那裏有人後再開槍不是更有把握嗎?

可農世學沒敢那樣做。因為他知道自己面對的是什麼樣的人。那可不是普通一兵,是在詭譎的訓練中培養出來的靈敏度非常高的特戰軍人。哪怕有輕微的聲音,即使是正常的風吹草動,都會引來的他們的高度警覺。如果被對方發現他過來,很可能在瞬間出現對射。到時死的還不定是誰。農世學可不想把這一有利時機讓對手拿回去。

百米距離上,誰的槍出手快,誰就能有獲勝把握。本來自己站着先手,為什麼要冒這個險呢!雖然一槍過去,可能不會把對手擊斃,但是擊傷了他,也是自己的先招。

如果讓對手沒有還手之力,過去之後,再慢慢地進行殺戮,不更能讓對手嘗嘗被壓制住,只有憤怒,又沒有還手之力的快感嗎?

正是帶着這種想法,農世學先開槍了。在自己滿有把握的,足能夠一槍制住吳江龍的絕對可能性下開槍了。

看到衣服落地,農世學在一驚一嘆中,迅速地把身體委了下來。他這才知道,自己沒有打准對手。那麼接下來就是人家的反擊。

面對這種情況,狙擊手的最快反應不是去檢查戰果,而是把自己先隱藏起來,盡量避開人家的攻擊。

農世學沒敢打滾,也沒有迅速跑開,那樣的話,就等於告訴人家我在哪裏。也等於讓人家用子彈去追兔子。

農世學看到自己並沒有真正射中目標后,頓時便驚出一身冷汗。他想再補上一槍時,因沒有發現目標,又不敢施為。而此時,他也認識到了自身的潛在危險。在沒有辦法的辦法情況下,農世學也只好以靜制動。

農世學一動不動地蹲在了厚實的蒿草叢中。真如同一隻被人攆怕了的兔子,老老實實地保持着靜止。

吳江龍幹掉那個奔跑着的越軍后,明明白白地意識到自己完全暴露了。如果敵人狙擊手就在附近的話,他會很快趕過來。現在自己在明,敵人在暗。不論是自己動與不動,已經處於敵人的掌控之中。現在,唯一的辦法是,變被動為主動,讓敵人把腦袋露出來。

吳江龍有了這個想法之後,麻利地把上衣脫下來,掛在草上做了個草人。

他相信,在蒿草的掩護下,敵人很可能會把草人當做自己。如果敵人走過來,或者對着草人開槍,他就能很快找到敵人。

讓敵人主動暴露,總要比自己在草叢中摸來摸去強的多。

吳江龍剛把上衣掛上去,就覺得在上風頭出現了異常。

看樣子,敵人是完全盯死了這裏。

這時,他再也不能動了。在人的盯視下,只要一動,蒿草必然晃動。草一晃動,人的身形也很快會顯現出來。

只要是有經驗的人,在草叢中呆久了的人,都能夠根據草叢的晃動角度而找出人的位置。只要估測出提前量,一槍射過來,十有八九也會把人打中。所以,吳江龍沒敢動,而是就著剛才自己鋪展開的地界,慢慢把身體放倒,仰躺着睡在地上。

狙擊步槍就放在他的胸口上,與人呈平行姿態。只要吳江龍一個跳起,槍口會迅速指向他所想指的任何地方。

槍聲一響,吳江龍選擇了最快的動作。

當他看到自己設在一旁的衣服被人擊落後,馬上知道敵人上鈎了。

那還用等什麼,只有以最快的速度給敵人以還擊。

吳江龍從地上跳了起來,人與槍幾乎是閃電般地離開地面,然後成九十度角,與眼睛平行着的槍口直指槍聲出現的地方。

可是,吳江龍立起來來后卻傻眼了。

在他的眼前,除了被風吹動的蒿草在不停地晃動外,根本就沒有一個人的影子。沒有了人,吳江龍敢朝哪裏射。胡亂開槍當然不行,不但打不中敵人,瞬間就會被對手擊斃。

吳江龍看到情況突變,迅速地收回槍,把身體蜷在地上,利用草地的縫隙,又朝左側移動了幾米。

農世學蹲下身後,靜聽着前邊的反應。雖然吳江龍跳起的動作很猛,但碰動蒿草的聲音不是很大。即使是微小,但還是被久經戰陣,又精通叢林作戰的農世學給聽了出來。

農世學在心裏測算了一下,很快便計算出吳江龍出現的具**置。別看農世學估計出吳江龍在什麼地方,但他也不敢挺身站起來,擔心着自己一露頭,便會被對手給捕捉到。

農世學悄悄地從身上摘下一顆手雷,拔下保險,朝着他認為隱藏着吳江龍的地方投了出去。

現在,吳江龍也跟農世學一樣,蹲在草地上,專等著農世學的出現。當他聽見前邊草叢中發出了微微的響聲時,知道敵人就在那裏。於是,他猛地站起來,想先敵出現,打敵人一個措手不及。

他一站起來,卻發現一顆黑糊糊的東西朝他飛過來。不用看也能估計到,這很可能是敵人投過來的一顆手雷。

手雷飛臨的方向,正好是他剛剛離開的隱藏之地。雖然沒有炸向他,可他離那個地點並不遠。相信手雷在那裏爆炸后,彈片也會毫不留情地灑到這。

「不行,我得跑。」吳江龍情知不妙。

這要是被手雷彈片掃住,不死也得傷。傷了更慘,因為眼前正有一個敵人盼望着他出現這種情況。

吳江龍也顧不得敵人是否在盯視他了。飛身向前一撲,接着就地一滾。在一撲,一滾的幾個動作中,又挪出了十幾米。

他剛一滾到終點,還沒有站起來,這顆手雷就響了。

手雷一炸,立時便在周圍六七平方米的範圍內製造出一片煙障。

煙障中,彈片帶着蒿草裹着濃煙,又向四周擴散了幾米,很快便到達了吳江龍身邊。

有幾塊彈片帶着嗖嗖響聲,從吳江龍身上一躥而過。

不過,吳江龍是躺着的。彈片只是從身體上一飛而過,並未給自己造成什麼傷害。

吳江龍就這麼躺着,一動不動。他估計那個敵人看到自己的成功傑作后,肯定會過來視查戰果。

吳江龍猜的一點沒錯。

農世學扔出手雷后,並沒有立即站起來,他也害怕橫飛的彈片把自己擊中。等爆炸聲一過,他便迅速抬起頭,盯視着煙障四周,防止吳江龍此時跑出去。

看了半天,煙霧漸漸散盡,也沒見有人出來。農世學心中一陣暗喜,看來,這個北寇是完全被自己給幹掉了。於是,他開始朝爆炸地點接近,想要親自上前確認一下。

有人碰動蒿草的聲音很快便傳入了吳江龍的耳朵。

吳江龍屏住呼息,躺在地上一動不動,滾過來是什麼姿勢,現在還是什麼姿勢。他在尋找最佳戰機。

過了一會,草動的聲音越來越近,漸漸轉向了爆炸地點。

吳江龍覺得自己不能再等了。

吳江龍突然從地上跳起來,舉槍便朝着能看見腦袋的農世學開槍。

正在向前的農世學,忽然聽到了側面的草動聲。立時便判斷出那裏有人。

有什麼人,他非常清楚,這不是一般的人,而是一名狙擊手。

農世學意識到自己很可能已經被人家套入了十字線中。此時,就是他動作再快,也快不過槍子。於是,他選擇了縮頭。

農世學的頭一低,吳江龍射過來的子彈在他頭皮上劃過。

農世學只覺得腦袋一陣火燒火燎般的疼痛。用手一摸,腦袋還在,只是頭皮被犁出一道溝痕。

農世學這才敢肯定自己沒有死。既然沒有死,那就跑吧!

於是,撒開腿,半掩著身體朝山坡下跑去。

吳江龍打了一槍之後,便沒看到預想中的紅霧。心下意識到,看樣子是沒有命中。

此時,他已經佔據了先手,當然不會讓敵人有喘息的機會。隨後,他又朝着草叢內,敵人可能躲避的地方開了第二槍。

開完第二槍之後,吳江龍才看見,高高的蒿草被人趟出了一道深溝,一路漫沿着跑向山坡下。

吳江龍一點不敢怠慢,一路追了過去,邊跑還邊朝着前邊又開了第三槍。

三槍過去之後,蒿草並沒有停止晃動,繼續向下漫延。

這一下吳江龍可急了,如果任由這個敵人繼續跑的話,很快便會躥入那片叢林,一進叢林,他可就真是一點辦法都沒有。

既然現在有了這個主動權,說什麼也不能讓這個敵人從槍口下逃出去。那可是個王牌啊!

吳江龍算是跟這個狙擊手叫上板了,一定要把他消滅不可。

現在槍里有沒有子彈,吳江龍根本就沒往這想,一心都撲在要射擊這個敵人身上了。當他朝着飛跑中的農世學一扣板擊時,卻沒有聽到子彈出膛聲音,而是槍機叭的一聲被空彈了回來。

吳江龍暗叫不好,這才知道槍膛里沒有子彈了。

M82狙擊步槍,槍膛里一共只能裝四發彈。吳江龍除了射向這個越南狙擊手的三發外,還射向那個越軍一發。由此算來,他的槍真的沒彈了。

吳江龍心裏一驚,不得不重新考慮裝子彈的問題。

此時,就是他不考慮,農世學也替他考慮到了。

農世學從經驗中判斷出,吳江龍開槍后,很可能就沒有往槍膛里裝填過子彈。

開始時,他還以為吳江龍使用的是跟自己一樣的蘇式狙擊步槍。當吳江龍的子彈射過來后,農世學從槍聲中判斷出,吳江龍手裏的槍不是蘇式的。但究竟是哪一種,他一時之間也沒弄明白。但他知道,按當時的槍械設計水平,就是世界上最先進的狙擊步槍,一次性也只能裝填四發。而且這種槍,應該是美軍最長用的這種意大利的M82了。既然好槍都裝這麼多,那其它槍更不可能超過這個數。現在,吳江龍一連氣地開了四槍,按照這個算髮,吳江龍的槍膛里應是空了。

有了這種判斷後,農世學突然把逃跑的路線折了回來。不是跑,而是返回頭,朝着吳江龍奔了過來。

吳江龍本想着,趁敵人逃跑時的機會趕緊着裝彈。正在他做着這個打算時,他卻發現,那個逃跑的敵人折回來了。

從這一表現上看,吳江龍更加知曉這個敵人的可怕性。怎麼連自己有沒有子彈的情形他都能看的出來。

「龜兒子,老子沒子彈,就收拾不了你了!」吳江龍將狙擊步槍斜著往身後一背,隨即便抽出手槍,潛身朝着農世學過來的方向迎了過去。

此時,農世學也不準備用狙擊槍了。在這麼厚實的蒿草地里,又長又笨的狙擊步槍當然沒有手槍好使。既然知道對手不能用狙擊槍,那他也就沒什麼好怕的。索性也把槍往身後一背,快速朝吳江龍衝過來。

吳江龍在山坡上,農世學在山坡下,兩個人一高一低的向一塊擠。

由於吳江龍佔據着高位,他當然能把農世學在草叢中的航跡看出來。而農世學除非一直抬頭向前看,否則他是看不到吳江龍在幹什麼。

農世學完全靠的是自己的判斷,和在草地上如履平地的工夫。雖然是從下向上走,可速度一點也不比吳江龍慢。

吳江龍率先朝着水浪一樣的草叢開了一槍。

一槍過去,還真就擊中了農世學的左胳膊。

農世學一個趔趣,險些被打到。他強忍着疼痛,揮起右手,抬槍朝着吳江龍開了一槍。

由於有草叢擋着,開槍也是大約的方向,根本就看不清前面的人。但是這一槍過去,還是有很大的威脅性。

射過來子彈,幾乎是擦著吳江龍了耳朵飛了過去。

槍聲這麼近,吳江龍更是不敢怠慢,抬手朝槍聲出現方向「嘭嘭嘭」一連氣地把子彈射完。

究意射沒射到敵人,他也不知道,只是估計著那裏有敵人,憑着密集的散射,估計敵人不會好到哪去。

這時,農世學腿上又中了一槍。

這下子農世學可怕了,他擔心吳江龍會撲過來。於是,也抬手朝着吳江龍可能出現的方向連開數槍。

吳江龍打完槍里的子彈后,多了個心眼,迅速把身體轉到了一兩米開外,掏出短把鋼刀,繼續向農世學靠近。

這時,他發現農世學把子彈射了出來,而且射的不是現實方向。

吳江龍更加高興了,心想,「你就打吧!只要你手裏也沒了子彈,看你還能興到哪去。」

農世學把手槍里的子彈打完后也不知道取得了什麼效果。在此時,他一隻胳膊,一條腿受傷,也就失去了拼殺的優勢。在這種情況下,不管對手是死是活,他都得離開這裏。萬一要是沒死的話,一上來,他可就真的很危險了。何況,山上的中國軍人下來沒下來,他也不知道。

於是,農世學轉身,拖着腿,一拐一拐地就想跑。

可此時,晚了,一切都晚了。吳江龍從一側突然撲了過來。

農世學發現后,趕緊掉過手槍槍口對準了吳江龍。

。 相傳,遠古末期,與魔族大戰之時,有大能將那崑崙仙山煉化為仙印,乃天品仙器,擁有極強之力,鎮殺諸多魔將。

遠古末期大戰結束之後,崑崙仙印再度衍化山脈,成為了崑崙仙宗的立宗之本,也是鎮宗之寶。

「不對,那絕非崑崙仙印,應該只是蘊含了一絲崑崙仙山氣息的寶物,觀其氣息、威能,乃是天品大圓滿奇寶,並非仙器。」秦楓仔細打量了一番那口大印,頓時察覺出不對之處。

不過,那形成的巍峨山脈依舊是給人一種極強的壓迫感,威勢驚人。

秦楓不敢大意,全力催動自己衍化出的小世界,其內春意盎然,卻又有諸多氣劍飛舞,散發著一股毀滅氣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