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狗,你這幅模樣扮成年輕人的樣子,難道不覺得噁心嗎?」藍曦若的冰玉聖訣催動。
By
2022 年 9 月 11 日

冰玉聖訣第四式——冰花開盡!

所有的冰花都和洶湧而來的樹葉撞在一起,發出「鏘」的一聲,雙方都化為了粉末。

這攻擊好生厲害!

藍曦若驚嘆著,心裡的不詳感也越來越強烈。

夜華傲衝出重圍,終於來到了藍曦若的身邊:「若兒,這老狗我來對付!」

藍曦若自然放心不下,兩人一起迎戰羅儀。

「喲,兩個混沌靈力的該死的人都在這裡了,那我該怎麼讓你們死呢?是直接殺了,還是千刀萬剮?或者把你們掛在城門口,封了靈力讓眾人攻擊呢?」

羅儀的眼中帶著殘忍,笑的燦爛:「似乎一劍結束了你們太不划算了,還是留著慢慢折磨好了。你們記得啊……老一輩的隱世高手,不光有我一個啊……有你們受的。」

他似乎根本不擔心自己打不過的問題。

夜華傲提著劍殺過去,羅儀只是笑著迎戰,兩人打的激烈,藍曦若根本就看不清楚兩人到底是怎麼打的,只能看到殘影,聽到他們的聲音而已。

「邪王啊邪王,這麼多年,看來你過的太好了。嘖嘖嘖,修為都恢復了啊,當初的那一擊如何啊?是不是很爽?」羅儀的聲音陰陽怪氣的,聽著讓人很是火大。

那一擊?

藍曦若皺皺眉。

「拜你所賜,我恢復的很快。」夜華傲的聲音冷冷的,不帶一絲絲的感情,「老傢伙,你還真是執著啊,這偽裝術也好得很,我竟認不出你來。」

嘲諷的語氣。

羅儀卻一點都不在乎:「我覺得這張人皮面具,我用著甚好。」他伸手摸摸臉頰,「不過有一點我可是沒有騙你,這名字,可是真的。」

鬼知道是真的還是假的,當初他根本就不知道羅儀究竟叫什麼名字!

不過,這是人皮面具啊……

夜華傲直接催動靈力,劍尖迅速接近了羅儀,在他的面具上從正中間滑下。

羅儀氣急敗壞:「邪王,你找死!」

他將面具揭下來,憤怒的摔到地上,將玉簫放在了嘴邊。

藍曦若這才看清楚羅儀真正的樣子:鬚髮盡白,滿臉皺紋,整個人都帶著一種不可名狀的恐怖的感覺。

大概……這和他長期的心狠手辣分不開吧?

「生氣會變老的,你這種老傢伙,再生氣就老的不成樣子了吧?」夜華傲悠哉的開口,劍迅速的揮動,直接砍在玉簫上。

羅儀只是冷哼:「別白費力氣了,這玉簫,可不是爾等凡人能弄壞的。」一邊說著,他將夜華傲的劍逼退,繼續吹奏。

這大概就像是音波攻擊一樣,隨著旋律的起承轉合進行攻擊,,讓人防不勝防,威力巨大。

藍曦若也在抵擋攻擊,然而下一秒,羅儀就已經是來到了她面前:「邪王,你不是在乎這個女的嗎?」他的臉上露出殘忍的笑,下一秒就直接將手伸到她的脖子上。

藍曦若瞪眼,想要後退,卻聽進去了音律,當場直接就嘴角流血,全身無力了。

這攻擊好強大!

羅儀的手在藍曦若的脖子上收緊:「邪王,你說,若我掐死了她,你會怎麼辦?」

夜華傲怒視著羅儀:「混蛋,你放開她!」他能很清楚的看到藍曦若已經開始變得漲紅的臉頰。

再這樣下去,會出事的!

所有人都停止了攻擊,冰茉微等人看著深陷危難的藍曦若,卻根本救不了她!

這種感覺……

「羅儀,你這個老狗,有本事,你現在掐死我!」

。 演習開始前一天清晨,所有的準備基本已經做的差不多了,剩下的就不僅僅是她們的安排,還要看演習的其他兩方怎麼處理。

不過這裡面,韓雙她們的準備顯然是最充足的,實際上,風隊所有人做的工作並不算是太多,如果不是韓雙給她們指明方向的話,她們估計就像是無頭蒼蠅一樣,只能是被動等演習開始了才能做出她們的應變。

至少現在的風隊這些人,她們的實戰經驗太差了。

其實韓雙的實戰經驗也不豐富,不過誰讓她大腦好用呢?說白了,任何事情都逃不過一個腦袋好用就行,戰爭雖然跟別的不同,但是只要跳開戰爭本身,單純的來分析它的話,你會發現它跟日常很多事情都有相似的地方。

所以,只要你不被事情本身牽扯到你的思維,很多事情都可以找到辦法。

所謂當局者迷說的就是這個。

當然,也有另外一個原因,那就是有些東西她們做不到,自然也沒有辦法制定跟這個相關的作戰方案。

……

此刻的韓雙帶著何璐和葉寸心正在前往江陵市的一個小派出所,等到了派出所門口的時候,葉寸心還有些虛:「雙姐,我們直接進去嗎?」

「不然呢?」韓雙笑了笑。

「可是……」葉寸心想說什麼。

「沒什麼可是的,我們現在是省廳信息安全小組的。」韓雙直接打斷了葉寸心的話,說完韓雙直接抬腿就進了派出所裡面。

這裡有辦事的民眾,所以韓雙她們輕鬆的上了二樓。

「你好,請問所長在嗎?」韓雙進了裡面,找到一個警察,直接拿出了自己的警官證開口問道。

這個警察三十多歲的年紀,在看到韓雙手裡面的警官證之後,他立刻愣了一下,不過還是立刻問道:「在,同志你們是?」

「省廳,有事情。」韓雙沒有解釋太多,而是直接開口道。

「請跟我來。」這個警察愣了一下,立刻就不多問多了,乾脆帶著她們向另外一個房間走去。

所長的辦公室在三樓,當這個警察帶著韓雙她們上來的時候,一個四十多歲的中年人也是有些愕然的站了起來:「小吳,這幾位是?」

「麻煩你出去。」韓雙直接回過頭對剛剛帶她進來的警察開口道,「記住,今天的事情保密。」

「是。」這警察立刻答應了一聲,趕緊轉身離開了。

雖然他們基層接觸這樣的事情並不多,不過可並不是完全沒有接觸,所以這警察也走的很乾脆,而且還主動將辦公室的門給帶上了。

等這個警察出去之後,韓雙直接向這個所長敬了個禮,站在韓雙後面的何璐和葉寸心也直接同樣跟著給對方敬了個禮。

對方也趕忙回了個禮,等他回禮之後,韓雙才面色嚴肅的將自己的警官證直接遞了過去:「同志你好,我們是省廳信息安全中心的,我叫韓雙,這位是何璐,葉寸心。」

韓雙沒有用假名,因為沒有必要,在演習結束之前,他們是不會有機會求證的。

「三位同志你們好,我是這裡的所長,我叫周強。」這個中年所長也趕忙笑著做了個自我介紹。

「周所長,你好,我們三個人是擔任省廳信息安全部門,執行秘密任務,需要麻煩你配合,現在請你查詢一下我們的證件真偽。」韓雙面色嚴肅的開口道。

一邊說,韓雙一邊直接轉身向身後的何璐和葉寸心將她們的警官證也要了過來,將三個警官證直接遞給了周強。

「這個就不用了吧。」周強立刻笑著說道,一邊說,他的眼神卻一直在看著自己面前的這三個小姑娘。

不過讓他覺得有些可惜的是,後面的兩個小姑娘面無表情,沒什麼反應,而帶頭的這一個,卻是臉色嚴肅繼續道:「周所長,我們執行的任務為保密任務,所以為了安全,還請你立刻檢查我們的證件,公事公辦。」

「這個,好吧。」周強依然笑著,一臉和藹的點點頭,直接接過韓雙手裡面的警官證,然後坐在了他的辦公桌後面,打開了他電腦上面的內部系統,將韓雙拿過來的三個證件翻開,將上面的三個警官編號直接輸入了進去。

說實話,韓雙剛開始自我介紹的時候,周強並不太相信,因為韓雙她們三個太年輕了。

雖然說搞信息安全的絕大部分都是小青年,但是如果真的出來執行秘密任務的話,一般會有一個年級大的警察帶隊。

不過他剛剛的試探,也不知道對方是不是聽懂了,還是沒懂,反正他也沒看出來什麼。

但是當他翻開韓雙的警官證的時候,周強的臉色就微微嚴肅了一下,因為在他面前的警官證上面,韓雙是三級警督的警銜!

拋開警察序列的最低警員,普通警司像是一些警官大學畢業就可以拿到警司警銜,但是想要到警督警銜,這可就不容易了。

正常晉陞到警督,就算是警校畢業就拿到二級警司,沒有重大立功表現的話,到三級警督不出意外都要7年的時間!但是韓雙的年紀,明明也就是二十齣頭,看起來剛剛大學畢業沒多久而已。

他周強也不過就是個正科,四十多歲現在才剛剛二級警督沒多久而已。

打開自己的電腦上的警務系統,登錄自己的賬號之後,周強直接先輸入了韓雙的編號。

當他輸入之後,他的頁面上立刻彈出來了一個信息框,看到裡面的信息,周強立刻就瞪大了自己的眼睛。

系統裡面有韓雙的資料,但是他只能看到最基礎的資料,更多的資料,他沒有那個許可權查看。

看到這裡,周強就深吸了一口氣,果然,能夠這麼年輕就是三級警督,就沒有簡單的,想到對方所說的信息安全中心的,這恐怕是那種實力非常強悍的技術人員。

不過身為一個老警察,周強還是沒有忽略另外一個人,將她們三個人的資料都輸入了進去。

這兩位的資料他就都可以看到,果然,都是信息安全中心的。

~~~~~~~~

PS:求推薦票!求收藏啊!今天就三更了!明天我們來好好聊聊!

。 傲因嘴角一抽;「主人,你手中的可是天尊刀,這撼天拳套自然比不上,不過應該只差了一個等級,現在的你勉強能夠掌控。」

那也是很牛逼了!

陳玄的眼神有些火/熱,旋即他將撼天拳套收了起來,他準備過些時間就把這撼天拳套給煉化了,讓它成為自己的東西。

隨後陳玄便是帶着傲因前往那片靈園。

初次見到這片靈園,傲因這老妖怪都被驚到了,連連驚嘆;「主人,看來古河丹王那老小子應該是把自己一輩子的收藏都埋在這土裏了,數量如此之多的靈藥怕是都快比得上一個古老道統了!」

陳玄說道;「咱這叫殺富濟貧,別廢話了,趕緊幫我把這些東西打包弄走。」

傲因咧嘴一笑;「少爺,古河丹王那老小子看來是為你做嫁衣了,不過本王喜歡,坑死他!」

隨後這一人一獸頓時在靈園裏面忙活了起來,大肆摘取著靈藥。

一個小時后,一襲白衣、白髮的古河丹王出現在了這裏,此刻他的腦袋都是懵懵的,彷彿是還沒有從這變故中回過神來!

他從未想過一覺醒來,自己這個仙法世界最偉大的丹王居然成為了他人的奴才,命由他控!

看着那一人一獸在靈園裏面肆意的摘取著自己三千年前親手種下的靈藥,古河丹王臉色僵硬,感覺自己的心都在滴血!

作為丹王,而且還是享譽整個仙法世界最偉大的丹王,靈藥可以說是他這輩子最在乎的東西,三千年他親自栽種下這些靈藥,為的就是在時間的長河中孕育出一些頂級靈藥,用於煉製更加高級的丹藥。

有這些靈藥做支撐,他或許就能煉製出聖品丹藥,從而成為最偉大的聖丹師,但是現在,卻完全為他人做嫁衣了!

「主人,古河丹王那老小子來了!」傲因看了眼不遠處傲立於天空中的古河丹王。

陳玄沒有回頭,說道;「看來他是想清楚了,別理他,繼續採藥。」

「嘿嘿,主人,這老小子現在只怕已經難受到了極點吧,不僅成為了主人的階下囚,自己留下的好東西全都進入了主人的腰包,咦,主人,你瞧瞧,這老小子就像是死了爹娘一樣,那張臉,忒他娘的難看!」

傲因一臉幸災樂禍的看着不遠處的古河丹王,心中甚是得意。

陳玄白了這傢伙一眼,說道;「你他娘別惹毛了他,這老小子真要對你下手可別怪我不幫你。」

「哼,等本王恢復了實力,定要這傻/逼給本王磕頭賠罪!」傲因冷哼一聲,作為橫行整個仙法世界凶名滔天的存在,這口氣它咽不下。

五個小時后,陳玄和傲因才把整個靈園的藥材全部采完。

這一次陳玄可算是賺大了,所以,這傢伙的心情很不錯,走向臉色鐵青的古河丹王,笑道;「古河丹王,考慮的如何呢?」

傲因的口中含/著一株名貴的靈藥,一邊嚼著,一邊朝着古河丹王說道;「這靈藥不錯,真他娘的香啊,本王以後的口糧有着落了。」

聞言,本就憋著一肚子火氣的古河丹王冰冷的看着傲因;「孽畜,待本丹王恢復自由之身,定要將你剝皮抽筋,滅你全族!」

傲因的臉色一黑,滿臉兇殘的盯着古河丹王,對陳玄說道;「主人,本王不求宰了這傻/逼,你能不能讓本王抽他兩耳光出出氣?本王受不了了!」

抽他耳光?

古河丹王都感覺是自己聽錯了,放眼整個仙法世界,有誰敢抽他古河丹王的耳光?

這孽畜好大的狗膽!

陳玄瞪了這傢伙一眼,對古河丹王說道;「古河丹王,看來你是想清楚了,不過我先提醒你,如今已是三千年後,你當初所在的仙法盛世已經不存在了,這裏是人間,目前只允許出現天羅金仙境的力量,超越這個境界將被天罰擊殺,所以你跟着我最好低調一點,別給我整么蛾子,更不許對普通人亂來,不然我還是會宰了你!」

「凡人小子,你會為今日所為後悔的!」古河丹王冷漠的看着陳玄。

「沒關係,我有後悔葯!」陳玄冷笑一聲,其心念一動,留在古河丹王神識世界的神種悄然動了下。

感覺到這裏的古河丹王臉色一僵。

「走吧,帶你見識一下三千年後的人間!」說罷,陳玄率先離去。

傲因朝着古河丹王兇殘一笑,也跟了上去。

不多時,兩人一獸便是來到了原始叢林上空,眼下已經是清晨,黎明初升。

剛剛來到這片天地,雖然古河丹王已經壓制住了自己仙王境的實力,但是他依舊感覺到了一股恐怖的威壓在天地間朝他籠罩而來,一旦他敢釋/放出超越天羅金仙境的力量,必將遭到天罰的擊殺!

「沒想到當年仙神之戰後這個世界居然逐漸變成了這個樣子!」古河丹王眼神複雜的望着天空,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在一個月以前這片天地比你眼下看到的還更加不如。」陳玄淡淡道。

古河丹王眼神凌厲的看了陳玄一眼;「雖然我目前還不知道你想做什麼,不過本丹王還是要提醒你,你走了一條死路,如果你現在回頭還來得及。」

陳玄從乾坤袋中拿出手機,說道;「可能要讓你失望了,我這人喜歡一條道走到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