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的就是你!」
By
2022 年 8 月 27 日

沈初心氣得想上前,被方雅婷拉住了,「算了初心,我們不和這種人計較,我們可是要去地字型大小廳吃飯的。」

這邊地玄黃三個等級的飯廳都是按照價格區分的,地字型大小是最貴的,一個包間就要一天就要好幾萬還不算飯錢,而天字型大小房更是有錢都不一定訂地到,必須持有VIP金主的卡,提前一個月預定才有。

而今天是顧韻澤帶她們出來玩,並且還在金御華城請她們吃飯,沈初心想到顧韻澤,頓時心下澎湃。

這時,一身西裝革履,英俊帥氣的顧韻澤正巧從樓上下來,「初心,雅婷,你們怎麼站在這裡?不上樓嗎?」

「澤哥哥!」沈初心激動地跑上前,親熱地伸手挽著顧韻澤的手臂。

顧韻澤微微一笑,並沒有推開她,但是卻在看見站在門口的沈初雲時,神情一滯。

想都不想就走上前,「初雲,你怎麼也在這裡?是來吃飯嗎?正好我也在這邊的地字型大小房開了個包間,要不要一起來吃。」

他殷切的態度讓沈初心和方雅婷臉色頓時就黑沉了下來,放在身側的手,指甲都深深地陷入了掌心肉裡面。

沈初心更是眼睛通紅,沈初雲這個賤人,她又勾引她的澤哥哥!不要臉的狐狸精!

沈初雲看見顧韻澤又糾纏上自己,剛剛面對林然她們時帶著的笑意頓時蕩然無存,冷冷開口,「顧先生,你要我說幾次才肯罷休?我和你不熟,請你叫我沈小姐,初雲不是你叫的。」

她的話讓顧韻澤臉色一變,剛想開口,就被另外兩道同時響起的聲音給打斷了。

「初雲!我訂好房間啦!」

「初雲!你怎麼也在這裡,吃飯呢?來我房間吃飯啊!」

眾人迅速望去,就見周澤通和易夢瑤兩人邁著極為同步的步伐往沈初雲這邊飛奔而來。

一直到兩人同時停下腳步才發覺到不對勁,轉頭互相看了對方一眼。

「你是誰?我叫的初雲,你湊什麼熱鬧!」兩人異口同聲地開口。

易夢瑤看了一眼這個打扮地跟個花蝴蝶一樣還染著紫色頭髮的傢伙,可以說,周澤通的樣子完全沒有長在她的審美點上,想起剛剛對方的話,想到這個傢伙是來和自己搶人的,頓時警惕了起來。

「今天說好了是我請初雲她們吃飯的,本小姐訂的可是天字型大小房,你小子敢跟我搶人?」

。 第828章被關起來的老頭

「劍一,把這些人都帶下去,給我好好的審,要儘快出結果。」

「是,主子」

劍一把這些人全都帶了下去,蘇招娣把師爺拉過來,壓著他一個地方一個地方的搜查。

秋月身子不好,蘇招娣讓她留下來休息,可是她卻依舊要堅持跟著,蘇招娣也沒再說什麼。

這個山寨真的大的驚人,整座山上都是建築,可見人數確實不少。

「你們山上也有地牢?」

師爺此時看蘇招娣的眼神都充滿了畏懼,尤其是看到那條赤紅如血的鞭子,他害怕的恨不得離的遠遠的。

被蘇招娣提在手中,他趕緊說道。

「我給您帶路,跟我走」

在師爺的帶領下,蘇招娣他們竟到了一個山洞外,劍一上前一把抓住師爺。

「你們的地牢在山洞裡?」

師爺忙不迭的點頭。

「是,一般抓上山的那些人都關在這裡,只是……你們要找的人,我也不知道。」

劍一揮手,立刻有兩個人進了山洞,蘇招娣邁步要跟上,劍一趕緊攔住她。

「主子,我們進去搜查就行了,您還是留在外面安全些。」

蘇招娣只是淡漠的看了他一眼,卻根本不理會,快步走了進去。

秋月臉色慘白,由兩個人扶著,也跌跌撞撞的跟著走進去。

劍一冷冷的看了師爺一眼。

「你最好說的是實話,裡面沒有危險,不然,你死的絕對比那個乾屍要凄慘。」

師爺身子顫抖,軟的險些倒下去,不過被人拽著,他也癱倒不下去。

結果讓蘇招娣很失望,這山洞裡的每一寸都找了,卻並沒有小衍的影子,倒是有兩個天殘教的長老被關押在這裡。

劍一讓人把那兩名長老放了出來,安撫了一番,來到蘇招娣身邊。

「主子,我們再去別處搜搜吧。」

蘇招娣心裡失望,不過臉上卻看不出什麼情緒,剛要走,她腳步卻猛的一頓,扭頭朝一側的石壁看了過去。

劍一握緊手中長劍,順著她的目光看過去。

只是凹凸不平的石壁,看不出什麼異常啊!

「主子」

蘇招娣走過去,手指在石壁上輕輕摩挲了一下,也沒感覺出什麼不一樣,可是剛才她不知道為什麼就是有個感覺,就是這裡似乎有些異常。

劍一也上手摸索,也看不出所以然。

蘇招娣嘆氣,可能是自己太急,確實心態出了問題。

「算了,走吧」

剛說完,她身子就是一凝,側著耳朵聽了聽。

劍一屏氣,忽然眼睛眯起。

「咚,咚,咚……」

劍一跟蘇招娣對視一眼,都從對方眼中看出了驚詫。

劍一立刻把那師爺抓了過來。

「這裡面有密室?」

師爺滿臉茫然,「密室?這……小人不知道啊,我們這地方哪兒有什麼密室呢?關押之人都在那些牢房裡啊,是從沒聽說有什麼密室。」

他看起來不像是說謊,劍一便沒再多問他,而是上手去摸索機關,這石壁雖然看不出虛實,但聲音確實是從牆後傳來的。

蘇招娣也沿著石壁走動了一會兒,同樣沒找到什麼機關。

「主子,這裡……小世子在裡面嗎?」

秋月有些著急的過來,白著一張臉問道。

蘇招娣搖頭。

「不知道,看過之後才能知道。」

她疑惑,一般這種密室機關都設在門口,可是她跟劍一都找過了,卻還是沒找到,那應該在什麼地方呢?

她抬頭,山洞裡很暗,火把光線不太好,她從一名侍從手中接過火把,腳踏在石壁上飛身向上。

一掌拍出去,只聽轟隆一聲。

劍一迅速後退,眼睛最先仰頭看向蘇招娣,確定蘇招娣落在他身邊,這才朝那石門內看去。

蘇招娣微微眯著眼睛,這是一間很狹窄的石室,石室內鎖著一個人,那人披頭散髮,四肢都被鐵鏈鎖著,他靠著牆壁垂著頭,看不清樣子,但看身形,應該很高大,只不過卻很瘦,肩膀很窄,露在外面的腿腕兒也很細,皮包骨。

如果不是哼哧哼哧的喘氣聲,會讓人以為這個人已經死了,他好像只是在睡覺,巨大的開門聲都沒有驚醒他。

劍一看向蘇招娣,他怎麼看著人都不像是世子妃要找的那位小世子吧?那小世子年紀應該不大,這人一看就是老頭,頭髮都白了。

蘇招娣同樣皺著眉頭,她也不知道這是誰。

劍一上前兩步,沉聲問道。

「你是誰?為什麼會在這裡?」

他的聲音很大,在山洞內迴響著,不一會兒,那垂頭坐著的人終於有了反應。

他緩緩的抬起頭,鬍子很長,頭髮遮著臉,讓人看不清他的長相,只是那雙渾濁的眼睛卻顯露了出來。

他疑惑的看著蘇招娣一行人,隨後忽然笑了起來。

「看來來不及了,哈哈哈,來不及了呀。」

他的聲音沙啞,跟破風箱似的,聽多了都覺得耳朵疼。

蘇招娣走到劍一身邊,冷聲問道。

「你說的是……月陽的事?」

那人抬頭朝蘇招娣看過來,黏連的頭髮被撥開了一點兒,蘇招娣能窺見他幾分長相。

可就是這麼幾分長相,卻讓她滿心震驚。

「看來果然是來不及了呀,他們……已經準備好了。」

蘇招娣再次上前,劍一趕緊伸手攔她。

蘇招娣對他擺擺手,徑直走進了石室,在那老者面前蹲了下來。

「如果你說的是月陽的事,那他們不一定會成功,目前還沒開始,不過他們的人的確都已經進城了。」

老頭自嘲的笑,「那就是開始了,兩萬人,都進了月陽城,城中那些人根本不可能守得住。」

蘇招娣一直都在盯著這老頭的臉看,可他頭髮實在太礙事,她不敢確定,她對著劍一伸出手。

劍一會意,把手中長劍送到蘇招娣手中。

老頭還是笑,眼見著那柄泛著寒光的劍朝他而來,他眼中沒有一絲的畏懼。

「你這女娃到也果決,你都不想知道我是誰嗎?」

蘇招娣手起刀落,幾下就把老頭頭上那一堆黏連的頭髮給切了下來,知道那頭髮剛到耳朵那兒,她才停手,之後是鬍子,也被切短了很多。

。 這時候,突然從外面呼啦啦湧進來許多人,竟然將回春堂內擠滿了。

「大夫,救我啊……」

「大夫,先給我看……」

「救命……我要死了……」

回春堂門口也擠滿了人,用僅剩下的力氣,你推我擠,擠不動的,站不穩的,就被人群踩在腳下。

還有更多的人是,還沒有到門口,就已經倒下了。街道上,居然橫七豎八地躺倒了一片人。

有一個剛剛被治好的中年男子,站在回春堂門口,直著脖子喊了一嗓子:「想活命的來回春堂,這裏有神醫可以醫治!!」

消息就這麼傳播出去,整個蘭寧城,但凡還能走得動的,都往回春堂這裏涌。

「發生了什麼事?」鄢陽驚覺情況不對。

他們幾個是修道者,不會被凡界疾病侵襲,即便是蠱蟲,他們也因為自身有靈氣防護,不會輕易中招。但是凡人就不一樣了。

鄢陽急忙給神醫婆婆圍了清瘴面巾,又叫所有回春堂的掌柜的和夥計們,將口鼻遮好,身上的皮膚也包裹嚴實了。

神醫婆婆拉住鄢陽來到一邊,道:「看來,應該是疫病。」

「疫病?」鄢陽心驚,每逢大疫,必定死傷無數啊。

「這個印是為師多年前修道時用的,成為凡人後用不了,卻一直收著,你拿去用吧,用它制符又快又好。」神醫婆婆將一方通體瑩綠的長方形玉印交於鄢陽。

「多謝師父,我現在就去街上看看,我會把天醫符的符水餵給大家,您跟熊兄先處理這裏的人。」鄢陽蒙了一塊清瘴面巾,給棕熊塞了一把安魂符,將天醫符的制符材料給師父留足,這就要準備出門。

「好。」神醫婆婆這邊已經麻利地忙開了。

「師父你自己要小心。熊兄,辛苦你幫我照顧師父。」師父雖然有應天鐲庇護,鄢陽卻還是十分擔心。

「放心吧,這裏有我。」棕熊道,神醫婆婆每化一碗符水穩住呼吸,棕熊就給那人抓一把螞蟻,治蟲。

擔心歸擔心,鄢陽交代完,事情還是要去做。

關於天醫符的製作,鄢陽看一遍就會了,領了小金就衝出門去。

鄢陽制符,小金喂符水,專門撿那些尚有呼吸的人醫治。

鄢陽空有無數解毒丹,但此疫並非毒物所致,所以解毒丹無用。而且因為城中大陣中,有強大的鎖靈陣,鄢陽的治療術也都無法施展。一番試用下來,還是得用天醫符。

單製作十張天醫符,就要耗費一刻鐘的時間。但鄢陽手裏有了師父的法印,就不一樣了。

她將靈力輸入法印,那法印原本是光滑的一塊玉,但靈力注入后,它就像吸飽了水的棉花,露出它凹凸不平的印鑒。

加蓋了法印的天醫符,不光製作時間縮短,效力也明顯大增。原先一張符只能救一人,如今一張符可以治上百人。

事有輕重緩急,得先治急症。呼吸急症緩解后,再讓他們自己去回春堂找棕熊治療蟲蠱。

一日之內,鄢陽所救之人,不知凡幾,耗費符材更不知多少。也多虧了鄢陽這種熱愛囤積的習慣,才供得起這次制天醫符這麼大的消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