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貝露西大人為我們建造好了灌渠,耕地播種也可以讓機器人們幫忙。」
By
2022 年 8 月 30 日

貝露西的機器人可真便利。

「這樣的話,紫月、白霜,你們兩個就去給卡吉弗和貝露西幫忙,松青就留下來和挖掘熊們一起工作。」蘇秦走向卡吉弗,卡吉弗立刻停下和貝露西的爭吵,目光極為認真的回看蘇秦。

「卡吉弗先生,」蘇秦說:「如您所見,魔界有高山農田,森林河流,卻沒有一個像模像樣的城鎮。我需要藉助您的力量,在河道兩側建造一個城鎮,這是不小的工程。」

「哼。」

卡吉弗冷哼一聲,卷翹的鬍子被他吹得向上飄動,「你就是被這個女人慫恿來讓我做這種麻煩事吧。」

貝露西笑得無比狡黠,語出驚人:「舊魔界的城市就是這傢伙的師傅建的。」

蘇秦和柏森同時一怔,異口同聲:「真的?!」

卡吉弗捋著小鬍子,無比自滿的揚起頭說道:「沒錯。當時我也參與其中。但要論建造的技巧,我可比師傅強多了。要做出超越他的城鎮……不,目標是城市,輕而易舉!」

卡吉弗大放豪言,讓蘇秦不由得笑出聲,「好。整個魔界的材料你都可以用。紅楓,特魯西遺迹採集來的金屬礦石儲存在哪裡?」

「回魔王大人,全部儲存在挖掘熊的山洞內。」

「卡吉弗能夠使用魔界所有的材料,不夠的東西,都替他想辦法弄到。」蘇秦交代紅楓,「你們有什麼想要的建築都可以說出來。對了……」蘇秦想起很重要的事情,「你們工作的這段時間,還勞煩你們同我簽訂契約。」

簽訂契約后,卡吉弗和柏森就很難背叛魔界。

「師、師傅……」眼前發生的事情早已超越了柏森理解的範圍。

「你要是害怕的話就趁早滾蛋吧。」卡吉弗冷冰冰地說道:「真正的工匠,是不能放棄接受的工作的。」

說罷,卡吉弗捲起袖子,沿著河流的方向走,準備勘察地形。

柏森被卡吉弗的話感染,仔細一想,修伊和雷歐,黑隼並不像可怕的人,柏森這才放下恐懼,跟上了卡吉弗的腳步。

貝露西似笑非笑地瞅著蘇秦,看得蘇秦頭皮發麻,「你看我做什麼?」

「沒什麼。」貝露西抿嘴一笑,「你真的是個不得了的傢伙,卡吉弗這混蛋,我根本沒指望你能把他請來。」

原來她一直在小看我!蘇秦眼角抽搐。

「接下來我也能放開手工作了。」貝露西笑得爽朗,總讓蘇秦心中毛毛的。

等貝露西離開,突然無事可做的蘇秦嘆了一口氣,慢慢朝舊遺迹方向走。雷歐默不作聲的跟在他身後,就像根尾巴。

蘇秦一回頭,雷歐就一頭扎在蘇秦的後背上。

「嗷嗚?」狼少年困惑的抬頭,純粹的墨綠色眼睛直勾勾盯著回看蘇秦,冷冷清清的臉上沒有任何錶情,然而黑色的狼尾巴卻完全沒有藏住他偽裝的高冷,左右歡快地甩動起來。

「呵,真是討人喜歡的小狼。」蘇秦沒忍住心頭被雷歐俘獲的悸動,朝著伸出手,「來吧,我牽著你走。」

小狼耳朵抖抖,雷歐愉快的將手放了上去。。 ….

半刻鐘后。

「所以,你真的是護國將軍府的三小姐?」

王二和姜憐兩人,此時坐在王二家院子里的石墩上。

當聽到姜憐透露自己的身份,王二欣喜的同時亦是感到很驚訝。

畢竟,只要在楚盛國的人,都知道關於姜憐的一些風言風語。

他以為,姜憐真的是那樣,沒想到竟然是眼前這樣一個漂亮謙和厲害的女子。

「你的武功真的很厲害,好羨慕你!」

驚嘆過後,王二又羨慕了一下姜憐的武力。

姜憐撓撓頭,有些不好意思。

「其實,也沒啥….哎,之前你不是說想找我學賭博,你為啥這麼喜歡賭博?」

聊天過程中,王二亦是透露出了,自己之前和姜憐交朋友時,其實是想著讓她幫忙教他賭博的技術。

本以為,那天姜憐去富貴賭坊….第一天贏了錢,第二天還會接著來。

哪知道,姜憐就再沒來過。

但有時候,緣分就是這麼妙不可言。

王二想找的時候,怎麼都找不到;但放棄的那一刻,姜憐立馬就出現了。

王二惆悵的嘆了口氣。

目光看向那放在一旁石桌上的,藍色的包袱,他道。

「其實,我做這一切都是為了我的妹妹,她自小便患有肺癆,我帶著她輾轉四方找大夫,最後就算是楚盛國最好的大夫。」

「他的結果也只是,我妹妹的病無法完全根治,只能拿葯吊著….”

所以….今天偷人家的錢,也是為了妹妹!哎,都怪他沒用!

王二說著說著低下頭去,兩米大的漢子,這會兒說到傷心處差點沒哭出來。

姜憐有些驚訝。

剛開始,她以為王二是想學習賺錢的技術。

現在,才明白他真正的用心,真是個重感情的人。

「你妹妹在哪裡,其實….我會點醫術,可以幫你妹妹看看。」

聞言,姜憐思考了一瞬間,便立馬接下了這活。

王二驚得,兩個瞳孔瞬間瞪圓了,從石墩上站起來。

「這…真的嗎?」

雖然,和姜憐並不熟悉。

但,王二卻一直覺得,姜憐很沉穩,彷彿只要是面前女孩答應的事情,最後都會完成。

治病,並不止是說說而已。

當即立馬答應一聲,從外面找了玩耍的妹妹回來,領到姜憐面前。

小女孩瘦瘦小小的一團,穿著一件紫色的麻布衣服,梳兩個小髻。

很可愛,但因為常年生病。

小女孩走路一直彎著腰,不時的咳嗽著。

王二剛剛帶著她,跑的有點快,導致小女孩的臉到現在都紅撲撲的。

「大姐姐。」

見了姜憐,小女孩王二妮有點羞澀,小聲的喊道。

真是個懂事的孩子,姜憐眉眼彎彎勾出一抹親和的笑意,將小女孩一把抱到懷中。

將手輕輕放在小女孩的脈搏上,姜憐為她把脈。

王二為了不讓家人擔心,早在回來之前就把自己收拾乾淨了。

這會兒看著姜憐把脈,他真的無比期待。

高高大大的一個人,站在自家妹妹旁邊,雙手緊張的貼合著雙腿,活像是一隻大型金毛,很聽話。

五息時間過去了。

姜憐睜開眼,王二立馬將激動地眼神投向姜憐。

姜憐點點頭。

「可以試一試。」

剛才給小女孩把過脈了,姜憐發現她是長期生病導致呼吸管道出了點問題,再加上肺癆就有些嚴重。

王二和她碰上的還真是時候,要是再晚幾天,這女孩恐怕就會更嚴重了,到時候看起來,也會更加棘手。

「有救?!謝謝您,三小姐,您真是我家的大救星啊!」

王二聞言,開心的都要跳起來了。

在姜憐的示意下,他拿來了紙張、筆墨,姜憐將所需要的藥物一一寫在紙上。

並且,還給了王二一些銀兩,讓他去抓藥。

王二再三推拒,不好意思要,但姜憐說之後找王二幫他辦事,王二這才答應。

興高采烈地帶著妹妹去買葯了。

之後,姜憐回家。

…..

半個月後,王二家。

自從給妹妹服下姜憐喝的葯,王二每天都在仔細觀察著。

以往,妹妹喝葯只能緩解,但咳嗽卻不止。

這次,王二發現妹妹在喝了姜憐開的葯之後,竟連咳嗽都少了。

黑黃色的臉蛋日益紅了起來,就連吃飯都有力氣的多。

昨日,竟一次吃了兩大碗米飯。

王二震驚、開心,趕緊買了兩隻雞拿到將軍府來,找姜憐打算送給她。

姜憐這半個月,清閑的很。

每天的日子除了看書、和小紅還有母親、小桃打鬧,就是修鍊武力。

巔峰空間中的靈氣很充沛,姜憐感覺….自己好像最近又要突破了。

但,她又有了新的煩惱。

升級實在太慢了,就算是姜馨兒、楚傲天這些小天才,修鍊都要十幾年時間。

雖然,姜憐比他們天才十倍,但….終究卻不能一下子修鍊到頂端。

修鍊的事情需要長久的過程,空下來的時間,卻真的很難捱。

姜憐最近從將軍府藏書閣里,看到了這世界上的新職業,煉丹師,便很想嘗試一下。

只不過,這煉丹師的行業門路太少了,太難找。

姜憐便有些挫敗。

正在紫煙閣的房間里惆悵,小桃這時忽然來報,說是王二來找姜憐。

姜憐便瞬間眸光發亮。

「煉丹師之後再說,現在,王二得給她辦事了。」

立刻,姜憐就讓小桃將王二請了進來。

卻不想,這剛一進門。

兩隻手拿大公雞的憨憨漢子王二,突然「砰」一聲雙膝落地。

就給姜憐行了個大禮。

「神醫,你真是神醫啊三小姐,我妹妹在你的治療下已經大好,你簡直就是我王二的救命恩人。」

話落,王二又打算給姜憐磕個頭。

還好小桃及時上前,給他一把扶起來了。

「小姐對你的好,倒是不必這樣報答,你直接做好小姐吩咐的事就行了。」

小桃和姜憐相處了不少時間了,現在已經很了解姜憐的性格。

王二把大公雞遞給小桃,伸手憨憨的摸了下後腦勺。

笑道。

「對,姑娘說的對。」

真是個呆瓜!

小桃看著這樣的王二,有些好笑的搖搖頭。

– 往京城去的路本就不好走,加上夜間時不時掀起的一陣陣風沙弄得一人一馬更加難以前行。本就荒無人煙的邊牧區顯得十分寂靜,這一聲馬嘶叫實在是太過清晰了一些。林暮瞬間就意識到了不對,加快甩鞭的速度往前往趕路,只要趕回到京城林夜就有辦法護住她。

可到底是大意了,她太着急了竟然沒發現身後意還有人不緊不慢的跟隨着。飛急的速度弄亂了她的髮髻,青絲隨風漂浮着,她也沒有停下緊張急促的腳步,掙脫囚籠的心情是輕鬆無比的。

「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