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蛇丸:……】
By
2022 年 8 月 29 日

【桃地再不斬:……】

【千代:哼,老身與朔茂那小子的仇恨怎麼會輕易化解?】

看着聊天群里四個忍界高層的話語,一時之間整個忍界氣氛開始凝固,彷彿戰爭就在下一秒一樣。

【波風水門:呵呵,各位我們木葉真的沒那個一統忍界的陰謀,你們不必如此,而且我們也深知戰爭帶來的痛苦。】

【兩天秤大野木:四代目不要現在裝好人,戰場上你也不要留情,老夫是三代目土影,岩隱村的村長,兩天秤大野木,為村子戰死是老夫的使命與榮耀。】

【旗木卡卡西:唉!你個老頑固,就不能和平點解決嗎?】

【宇智波帶土:和平?如果想和平的話還會有第一、二、三次忍界大戰嗎?水門老師只要你同意,我就立刻準備白絕,帶頭衝鋒,第一個攻入岩隱村。】

【兩天秤大野木:混蛋,宇智波帶土你這個瘋子。】

【波風水門:帶土,冷靜,冷靜!】

曉組織都看懵了,這個宇智波帶土是不是鐵了心的要毀滅岩隱村?

迪達拉看的心頭莫名的慌張,有一種難受感憋在心頭。

「老頭子,還是那麼頑固,直接投了不就行了嗎?擋得住木葉那恐怖的實力嗎?」

【老紫:大野木這老頑固,哼,木葉如果你們入侵岩隱的話,老朽自然無法視若無睹,我會會到家鄉為自己的家鄉而戰。】

【兩天秤大野木:哼,老頑固!這一點老夫很欣賞你。】

【泡沫:離開霧隱村也許久,回去也是一件好事,況且你們的目的不都是我們人柱力嗎?】

一時之間竟然引起了整個忍界的反彈,除木葉忍者以外的許多忍者開啟了回鄉路。

甚至喊出了「討伐無道木葉,誅殺火影的口號。」

木葉一方看的憋屈無比,尤其是聊天群里的大佬們。

【千手扉間:哼,開戰就開戰,真當老夫是吃素的?】

【千手柱間:扉間,冷靜冷靜!】

【志村團藏:對,老師,既然想打我們就打。】

【波風水門:唉!這純粹就是冤枉,這個鍋是斑爺弄的,現在被忍界知道背到了木葉頭上。】

7017k 蕭懷羽拍了拍身下的馬車。

雲歸暖不解。

「這輛馬車。」蕭懷羽解釋,「這輛馬車是送給你的禮物,你弟弟出錢托薛持酒買輛馬車給你,本王親自選的。」

蕭懷羽坐端正了些,等著雲歸暖誇他眼光好。

「是三郎買給我的?」雲歸暖驚呼,憐惜地摸著身下的座椅,「之前他一直催着我買輛馬車,我嘴上答應着,一直沒行動,沒想到他出錢幫我買了,真是好孩子。」

那天晚上他跑出去找薛持酒,大概就是說馬車的事吧。

蕭懷羽挑着眉,他想說的不是這個,雲歸暖抓錯了重點。

「嗯哼。」他理了一下嗓子,重新引起雲歸暖的注意,「你覺得這輛馬車坐着舒服嗎,好看嗎?」

雲歸暖看着蕭懷羽,又摸了摸身下的坐墊,很柔軟,車內的裝飾也別有一番用心。

「好看,舒服。」

蕭懷羽很是得意地抬了抬下巴,等著雲歸暖的誇獎,「都是本王選的。」

「多謝王爺,王爺真是好眼光,我很喜歡。」

終於得了一直想要的誇讚,蕭懷羽嘴角高高揚起,壓不下來,一路上心情好得很。

馬車到了侯府,蕭懷羽扶著雲歸暖下來。

「姐姐——」三郎第一個衝出來,激動得抹眼淚,「你終於回來了,沒事就好,沒事就好。」

他一直碎碎念著,比雲歸暖還激動。

雲歸暖笑着拍他的肩膀,「我回來啦,一點事沒有,這段日子讓你擔心了。」

蕭懷羽等他們說了兩句話,便吩咐三郎,「把馬車從側門駛進去停好。」

為了這輛馬車,三郎專門找人修了一個車棚和馬廄。

三郎點點頭,和長天一起停馬車去了。

蕭元媛從門后探出頭,「雲歸暖!」

她大喊一聲,衝出來一把抱住雲歸暖,一個勁在她耳邊念叨,「沒事就好,沒事就好。」

事情太突然,她聽到消息的時候雲歸暖人已經在大理寺裏面了,她無能為力,去找皇叔求助,也幫不上忙。

這幾天她擔心壞了,皇兄出手真狠。

「沒事兒,沒事兒的。」雲歸暖拍著蕭元媛的背,反過來安慰她,「我這不好好的嘛,還要幫你修院子呢。」

進到正廳,雲歸暖發現人都在。

「燕公子,三殿下。」雲歸暖眨巴眨巴眼睛,看着旁邊的薛持酒,「薛公子,你們都在啊。」

薛持酒舉了舉手中的點心,「我給你帶了點心,但現在快吃飯了,吃完飯再吃。」

蕭齊鈞說道,「皇叔說你今天可以出來,所以我們都來看你,順帶蹭一頓飯。」

他呲牙笑着。

燕逸之手指緊扣桌角,盡量讓自己看起來從容鎮定,「你的事我聽說了,這幾天一直寢食難安,聽聞你今日回府,我便趕緊過來,多謝王爺接她回來。」

他看向蕭懷羽。

蕭懷羽挑眉,「分內之事。」

蕭元媛跑過來,「去飯廳吧,那小孩做好飯菜了。」

侯府里所有的擺設都恢復原樣,壞的缺的東西三郎也都置辦了新的,沒讓雲歸暖知曉之前侯府的慘狀。

三郎停好馬車回來。

一群人熱熱鬧鬧圍坐在飯廳,沒人問呆魚的來歷身份,純粹聚在一起開開心心吃飯。

薛持酒早先送來的大圓桌,這回徹底派上用場。

雲歸暖坐在中間,左右分別是燕逸之和蕭懷羽,蕭懷羽旁邊是蕭元媛和蕭齊鈞,再過去是薛持酒,三郎挨着薛持酒坐,再過來便是呆魚和燕逸之,熱熱鬧鬧坐了一圈。

呆魚做了滿滿一大桌好菜,早把人饞得不行。

蕭齊鈞帶了好酒過來,一桌人邊吃邊喝邊聊,都高興。

「這回確實是二皇兄辦事很了些。」蕭齊鈞說道,「不過這也是二皇兄一直的辦事風格,行事果斷,出手准狠,雲小姐你別記恨他,他並非出於惡意。」

蕭元媛也說道,「皇兄是真的狠,委屈我們的雲歸暖了,還有那個姓王的,你是被他拖累了。」

她悄悄對蕭懷羽說,「你得好好安慰人家。」

「雲小姐不會白受這次劫難的。」薛持酒隔空給雲歸暖敬酒,「以後我們的生意會越來越好,賺不完的銀子。」

呆魚年紀還小,眾人沒給他喝酒,他轉了轉眼珠子,用胳膊肘碰了碰三郎。

三郎抬起頭,只是抿唇一笑,「歡迎姐姐回來。」

趁著說話的功夫,蕭懷羽已經默默給雲歸暖盛了一碗白果老鴨湯。

「先喝點湯,很鮮的,最適合秋天。」蕭懷羽殷切望着她,柔聲叮囑,「應該是不燙了,你試試看。」

雲歸暖喝一口湯,「嗯,確實很鮮。」

燕逸之不甘落後,等雲歸暖放下碗,他夾了個大雞腿過來。

「你在牢裏受苦了,吃個雞腿補補。」

「多謝。」雲歸暖說道。

她還沒咬一口,蕭懷羽速度麻利地夾了魚肉挑好刺,推到她面前。

「刺已經挑乾淨了,幫你沾了點醬汁,味道是正好的,很鮮。」

一桌人不吃飯了,都看着他們仨。

蕭齊鈞在桌子底下輕輕碰了碰蕭元媛,蕭元媛看向他。

「燕公子和皇叔都在獻殷勤,你說雲小姐會選誰呢?」蕭齊鈞小小聲問蕭元媛。

蕭元媛反問他,「你希望她選誰。」

「當然是皇叔嘍。」都是自家人。

蕭元媛點頭,她也是這麼想,「皇叔有錢有顏有地位,還沒有政事纏身,每天大把的時間陪雲歸暖,多合適,燕逸之嘛……」

她頓了頓,給了個很保守的評價。

「大家族裏是非多,特別是重名望的世家。」

雖然皇叔是皇族,但除了皇上,沒人管得了他。

蕭齊鈞覺得蕭元媛說德特別有道理,「那皇叔有戲嗎?」

據他所知,皇叔默默為雲歸暖做了不少事。

比如這次她進監牢,就是皇叔吩咐人打點了,讓雲歸暖即便待在監牢,也是舒舒服服的。

「有戲。」蕭元媛篤定頷首,「皇叔給雲歸暖夾菜的時候,雲歸暖欣然接受,但燕逸之給她夾菜,她道謝了。」

蕭齊鈞不是很懂,「這能說明什麼?只能說雲小姐對燕逸之很客氣,這是禮數吧。」

。 第三百六十七章這才叫漂移

「劉,我們來試一下?」

「如果你的車技能把我這折服,那這個角色……就非你莫屬」

卡瓦勞格滿是期待的望著劉浩哲。

「看了劇本再說!」

到了這個時候,劉浩哲還是在堅守著之前的要求,卡瓦勞格看著劉浩哲那一本正經的樣子,簡直哭笑不得。

這傢伙……還真是夠有原則的。

「卡瓦勞格先生,王總說讓我把車鑰匙交給您!」

王軍手下的一個工作人員,畢恭畢敬的站在卡瓦勞格的面前,雙手將車鑰匙遞了過去。

其實卡瓦勞格也想開這輛車的,可惜……他對滬都的道路不熟悉,只能把車鑰匙給劉浩哲了。

「尼桑第五代的GTR,一九九九年推出RB-6系列版發動機……」

「也是skyline車系的最後一款!」

「最大馬力為島國的最高馬力上線,二百八十匹!」

「至於最大扭矩則是四百牛米……每一百公里加速四點九秒……引擎是RB26DETT2586cc……」

「……」

劉浩哲非常讚歎的看著眼前著輛被稱之為平民的跑車,車頭兩側變形的晶鑽氙氣頭燈和那個巨大的進氣隔柵,看起來要比第一代漂亮很多。

十九英寸的六福式軲輪和那個顯露出來的金色BREMBO剎車卡鉗,僅一眼就能看出這輛車的性能之高。

更別提還有那個巨型的通風鑽孔剎車盤。

再加上那個比三菱LANCEREVO還醒目、誇張的大型尾部定風翼,和經過改良后的四圓尾燈組合,無一不在說明一個問題——這輛戰神跑車,就是為了賽道而出現的!

劉浩哲很慶幸,自己在試戲前的一段時間裡,認真的學習了和賽車相關的各種課程。

而其中有一節,就是專門講各種跑車的型號什麼的,總之非常詳盡。

畢竟,一個出色的賽車手,又怎麼可能會不認識對方的車呢?

要知道對車型號的了解,那可是身為賽車手最基本的常規操作。

「我現在已經開始相信你的車技了!」

聽到劉浩哲說的話,卡瓦勞格的眼神里不由得閃過了一抹激動。

一張嘴就能把車的參數和型號說的如此透徹,那就說明他很懂車啊。

「走吧,我先帶你轉一圈,等下午我還要趕飛機呢!」

劉浩哲一說完,就拿著鑰匙坐進了主駕駛的位置,直接插入鑰匙發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