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輩子也是,這輩子也是。
By
2022 年 9 月 16 日

她捧著小神棍的飯碗混了這麼多年,什麼難聽的話她都聽過,甚至也罵過,但是爸媽爹娘這種話,她從來不碰,也容不得別人戳着手指頭來她頭頂上來說。

連曉曼滿嘴的咒罵,剛剛到這裏的時候還是一個高貴的言國侯夫人,如今這模樣就是一條逮著誰就咬誰的野狗!隨着言清喬的靠近,她嘴裏咒罵的話越來越大聲,等再看見人到了眼前,看清楚言清喬眼神的瞬間,忽然頓住了話。

連曉曼沒想過,有朝一日自己會被個十五歲的小姑娘眼神嚇住,而且這小姑娘還是自己放在府里一手打大的那個痴傻東西!

門口的侍衛皺着眉頭又跑了過來,對着言清喬拱手,小聲的說道。

「言小姐,門外來的是二王殿下的奶嬤嬤,現在當着眾人的面,已經跪在門口了!」

媽的!言清月!

言清喬怒氣值上升到了滿點!

言清喬膽子再大,再胡作非為,最多也是在陸慎恆的手裏翻騰。

即便是當初利用上了陸慎恆的身份去外面招搖撞騙,但是也從來不敢給陸慎恆拉上任何不好的把柄和名聲,二王殿下的奶嬤嬤身份不低,怕是看見王府里這麼長時間沒動靜,猜到了府內形勢有變,要用強硬的手段了。

言清月這是在逼言清喬,也是在逼陸慎恆!

這奶嬤嬤若是在王府門口出了什麼事情,那陸慎恆暴虐的名聲可就擋不住,朝中言官們的嘴巴又要咬住了陸慎恆的把柄了!

言清喬天不怕地不怕,但是無論如何,也在心裏留了一個底線,自己猜測陸慎恆最大容忍度的底線,若是超出了這個底線,誰知道陸慎恆會不會還縱着她?

連曉曼當然看出來了言清喬的遲疑,聽見了外面的來人,扯著嗓子大喊了一句。

「嬤嬤,嬤嬤救我!」

她嗓音尖利,即便是隔着厚重的鐵門,圍牆外面的人也應該能夠聽到點什麼,連曉曼覺得自己已經要反敗為勝了,立馬揚起了笑。

言清喬一時得勢怕什麼,同樣是王爺,連曉曼就不信陸慎恆不在乎這些,朝中的關係本來就是如履薄冰岌岌可危,任誰都不敢第一個出來打破攝政王與小皇帝之間的局面,今日若是出了什麼事情,言清喬打破了這個平衡,便是首當其中的千古罪人!

她就說,一個沒有教養的小丫頭而已!從來都只有她任由言嬌嬌和府里的下人欺負言清喬的!自己可是有一個王妃女兒的侯夫人!

人得意,連曉曼頓時感覺到背後有人撐腰一般,一改頹勢,嘴角隱隱上揚,抬着臉對言清喬一字一句的說道。

「說你有爹生!沒娘養!你這雜種!爹娘全死,就是你命中帶克!剋死了自己的爹娘!如今還想來克我和侯爺!你該死!你應該跟着你那死透了的爹娘一起下去!一起去…」

「啪!」

一個巴掌上來。

連曉曼哪裏受過這樣的打,一瞬間覺得自己出現了耳鳴。

嗡嗡嗡的聲音里,她聽見了有人說話的聲音。

「骯髒又腌臢的貨色!」 那隻蠱王爬到了桌子底下,將自己的大肚子給抬起了起來,釋放出一種肉眼不可見的透明氣體。

那道氣體順著桌子腿,緩緩地往上爬,被正在埋頭簽署文件上官世雲給吸了進去。

這時,他的腦中突然出現了一些從未有過的畫面,那是諸葛明的聲音,在向他求救。

他停下了手中的筆,推了推掛在鼻樑上的眼睛:「諸葛兄?關市?阿天?」

「凈化世界的計劃?這小子,原來跟我借影幻,是為了這麼一出。」

說完,上官世雲將電話拿出來,熟練地撥打了一個號碼。

「阿浩,馬上準備車,多帶幾個兄弟,咱們去關市一趟。」

那蠱王見此,便離開了上官世雲的桌子底下,準備返回楊澤身邊。

……

黃氏珠寶辦公大樓,董事長辦公室。

王天奇的腿上的槍傷已經持續了好幾天,由於沒有消炎,此刻的他渾身發抖,已經發燒了很久。

惡狼一直在他身邊照顧著他,可自己此時也虛弱的不行。

上官天此刻正在電腦上看著關市的衛星地圖,他鎖定了關市國際體育中心,決定將此地設為第二個將要襲擊的地方。

他身邊站著那個男童和楊蘭,像是他的左膀右臂。

「今天,就玩點大的。這個關市國際體育中心,我看,就讓他消失吧。」

上官天指著電腦上的衛星地圖說道。

「遵命。」

「是。」

楊蘭和那個男童回道。

「阿蘭,這一次就看你的表演了,002號幫你打下手。」

楊蘭單膝跪了下來:「請主人放心,我一定會完成任務。」

上官天從電腦面前離開,走到了王天奇身邊,看著那有氣無力的王天奇,上官天一臉的嗤笑。

「沒想到一代ACM特戰隊的長官,竟然會淪落到如此下場。」

「你……你別得意。」王天奇說話的時候都有氣無力的。

「阿蘭,你過來。」

上官天把楊蘭叫了過去。

「主人,有何吩咐?」

楊蘭來到了王天奇身邊。

「有件事情,我想你必須知道。」

「嗯?」

上官天抬了兩張凳子,自己坐一張,另一張便安排了楊蘭坐下,他看著王天奇,對楊蘭說道:「你還記得,當初殺害你父母的,什麼一些什麼樣子的人嗎?」

楊蘭點點頭,「當然記得,他們穿著一身特戰隊員的服裝,大約有十多人,衝進來家裡面,就直接將爸爸媽媽給殺害了。」

楊蘭說完,上官天露出了一副詭異的笑容:「你的仇人,我已經幫你找到了,現如今,他正在你的眼前。」

上官天說著,將手指指向了王天奇。

「什麼?」

楊蘭滿臉的震驚。

「胡……胡說!」王天奇依舊有氣無力的。

「王天奇,你還記得嗎?十年前,你與惡狼等人,誤殺了一家楊姓人,然後你們便逃跑到了凱塔國,過了幾個月的悠閑生活。有一天,你們當中的一名特戰隊員出賣了你們,然後你們便被國際特戰隊員協會通緝,你被打殘了一隻腿,除了惡狼,其餘的人都被就地正法。」

「你……你怎麼會知道這些事情的?」王天奇睜大了雙眼,一臉難以置信的表情。

「不……不可能的。這件事情,只有我們幾個知道,你……你到底是如何知道的?」惡狼也是難以置信。

「哈哈哈哈。」上官天笑道,「為了實現我的凈化世界的計劃,我早早地便開始布局,你們ACM特戰隊的很大一部分成員,都是我的人。本想將你們全隊拉過來做魂劑的實驗,沒想到你們卻誤殺了一家平民,導致我的計劃被擱淺。」

王天奇和惡狼此時只覺得眼前的上官天實在是太可怕,他就像是可以俯瞰全世界的上帝一般。

上官天接著說道:「再後來,你與惡狼上了軍事法庭,由於你們也立過大功,所以,最終判決剝奪你ACM特戰隊長官的身份,並且永世不可在參加雇傭軍組織,惡狼則被判決坐牢十年。」

自己的隱私全都被扒的一乾二淨,惡狼和王天奇此刻就如同兩個赤身裸體的人,再被鞭撻。 先前應價的人,不過是成百上千萬的提價。

此刻,燕歸來直接從三億提到五億,這個跨度,讓眾人有些愕然。

這些人都是上京大款,還沒到出不起價的地步,只不過是這兩個億的價格增長,震驚到了他們。

「一下提了兩個億,這燕家也太財大氣粗了吧!」

「豪門之首,你以為只是虛名麽!?」

「有意思,這是表明自己勢在必得的信心,將那些想碰運氣的都拒之門外了。」

最後一句話則是那個坐在角落的青年所說。

他對燕歸來的這一步棋看得相當透徹,如此大幅度的提升價格,無非就是表明自己堅決態度,讓大多數人直接死心。

台下其實有許多人的臉色很是難看。

燕歸來如此做法,無異於直接驅趕他們!

但即便是心中再怎麼不滿,也沒人敢發什麼牢騷,畢竟燕家不是他們能與之對抗的。

與之相比,他們不過螻蟻!

燕歸來起身,環顧一圈,最終目光落在陳浮生身上,冷笑道:

「今天這塊地,我燕家要定了,誰要是不長眼,儘管試試看!」

燕歸來這話很是狂妄。

因為在他眼中,在場的人當中沒有一個是可以當他對手的。

雖然有人聽著燕歸來囂張話語,心中不滿。

但也都明白,想和燕家爭,根本沒有可能!

即便是不怕他們事後的報復。

與上京八大豪門之首比拼財力,他們也根本不是對手!

五億,絕不是這塊地皮的最終價格!

此時,所有人的目光皆看向陳浮生等人,莫名有種支持陳家的衝動。

陳浮生等人,此時心中也清楚,燕歸來這話其實就是說給他們聽的。

此刻,若是他們再不出價,燕家估計真能這麼拿下了!

陳浮生輕笑道:「燕大少,到了這個時候,你覺得我們陳家可能會因為你的幾句狠話,就放棄競拍嗎?」

隨後,陳浮生舉起應價牌,道:「十億!」

這個價格一出,全場更加愕然!

看來,陳家確實是鐵了心要和燕家作對到底了。

直接都不提價,而是翻倍了!

望著有些愣神的燕歸來,陳浮生笑道:「燕大少,燕家該不會是沒錢了吧,怎麼聽到這個價格,人都傻了?」

「沒錢?」燕歸來嗤笑一聲,道:「你當我燕家這幾百年根基,是鬧著玩的嗎?既然你要爭,那就再陪你玩玩!」

「十一億!」燕歸來再度報價。

「十二億!」陳浮生緊隨其後。

「十三億!」燕歸來滿臉挑釁!

陳浮生眉頭微皺,這個價格,已經快要超出他們對這塊地皮的心理價位了!

不過僅是微微沉吟,陳浮生便做出了決定,這塊地,一定要拿下!

這算是與燕家短兵相接的第一仗,若是敗了,士氣可就全沒了!

「二十億!」

「二十五億…」

望著這猶如死斗的兩人,會場眾人皆是遺憾的嘆了一口氣。

即使他們資金充足,但也不敢再與之相爭了。

畢竟,這上京豪門中,府里都高手如雲!

這雄厚的資金,確實是一個家族的立身之本。

但若是沒有強者護佑,有再多的資產,也只敢夾著尾巴做人,財都不敢外露!

所以,在場的人,都是很識相的退出了競爭,在一旁悄然看戲。

當這塊地的價格,提到三十億的時候。

陳浮生長嘆一口氣,臉色鐵青。

他們陳家已無力爭奪了!

此時,台上秦可卿也是開口詢問:「燕少三十億第二次,還有更高的嗎?」

她問價之時,還瞥向了角落中的那個神秘青年和女人,眼神期待。

然而,等了許久,卻是沒見有什麼動靜。

「妹妹,這楚先生不是答應幫忙了嗎,這個時候……怎麼還沒看到來幫忙的人出手,他……該不會是爽約了吧?」

此時,陳浮生心急如焚的詢問陳傲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