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本來就因為感冒頭疼,謝安寧還一直在說,許越北已經想翻臉了,正巧注意到傅言的視線,他動了動,直接打斷了謝安寧的話:「我碰到個朋友,謝小姐,今晚就到此結束吧。」
By
2022 年 8 月 25 日

謝安寧臉色僵了僵,「你什麼朋友,我——」

她抬頭看向許越北離開的方向,看到傅言和沈初,謝安寧臉色變了變。

又遇到沈初了!

每次遇到她就沒有好事!

。 余歡結束完冥想,在飛船上轉了一圈,一個人都沒了,只能來到旅館找個地方吃飯。

剛進入旅館餐廳,就看到門琪坐在正對門口的餐桌上,朝自己打招呼,還已經點了一桌子菜。

「這裏!你終於捨得從飛船下來了?」

隨手拉開椅子坐在門琪對面,「嗯,正在研究新力量,飛船上怎麼一個人都沒了?」

「最終試煉結束了,會長怕你繼續糟蹋他的飛船,給機組人員放了假,所以沒人了。」

說着門琪遞給余歡一張卡牌,「給,這是你的獵人執照!」

「念氣修鍊不用太急,後面協會會安排人教你們的,算是最後一個隱蔽試煉。」

門琪透露了一個消息,然後望着余歡背心下完好的身體,眼中全是震驚之色,

「話說,你這恢復能力也太強了吧?」

「多虧你喚醒我體內處於沉睡中的生命能量,加上我的體質,才達到這個地步。」

余歡一手接過卡牌塞進褲兜,一手拿起筷子吃起來,「鮑得羅老哥怎麼沒過來?是考核沒過?不好意思見人?」

「這…」

門琪眼神閃爍了一下,這才想起鮑得羅跟平時余歡走的很近,輕聲道:「他死了!」

「死了?」

余歡身體瞬間僵直了一瞬,「最終考核怎麼難嗎?」

放下筷子長吐一口悶氣,「也是,前面都死了那麼多人,可見獵人試煉的殘酷,來之前他也跟我說過,生死有命,富貴在天!」

「這是他自己選的路,就算是技不如人,死也怨不得任何人!」

余歡看着桌子上的美食,都沒有胃口了,又一個是以身殉道的同道。

不是余歡對此沒有感覺,而是這是鮑得羅自己選的道,尊重他的選擇才是對他的最大敬意。

沒在現場的余歡,現在是如此想的。

「不是!」

「最後試煉不是很難,但他是唯一一個死在意外上的。」

看着余歡眼中露出對鮑得羅的敬意以及釋然,門琪對這個用瘋狂戰意徹底打崩自己的男人,說不了慌。

「嗯?」

余歡身上散發出極度冰冷的氣息,空氣彷彿被凍結,手中筷子被折成兩段,一個字一個字的往外蹦。

「這到底是什麼情況?」

「跟我詳細說說,如果老哥死在試煉之中我沒話,但如果不是,作為我的引路人,還是有必要為他做點事。」

余歡沒想到自己在兩個世界遇到的第一個引路人,最後的結局都是死。

不過書記官大叔,自己很確信他死的沒有遺憾,因為這是他自己選的路,也對余歡的性格產生了很大影響。

那麼這個世界給自己引路來參加獵人試煉的鮑得羅老哥呢?

他死的是否有遺憾?

門琪:「最終試煉是9位考生彼此決鬥,但只會淘汰掉最後一人。」

「規則是在不殺死對方的情況下,讓對方認輸!」

「這不難!」

三個字像是從寒冰中炸出,余歡問道:「失敗者晉級,最後的冠軍就是淘汰者吧?」

「沒錯,鮑得羅第一場對44號西索,雖然戰鬥呈一面倒的姿態,但是不管西索怎麼打,鮑得羅就是不認輸,但是西索在倒地不起的鮑得羅耳旁輕聲說了一句話后,他投降晉級第二輪。」

「44號?是那個變態撲克男?這個人鮑得羅的確打不過。」

「嗯,99號奇犽之後對53號爆庫兒直接認輸了,理由是爆庫兒太弱,他提不上勁。

意外的開始,就是他跟301號集塔喇苦的決鬥。

余歡:「是白髮小鬼跟那個鈴鐺醜男?」

「沒錯,不過集塔喇苦是伊耳謎·揍敵客易容后的樣子的,他的真正身份是奇犽·揍敵客的親哥哥,傳說中的暗殺一族。」

奇犽這次是離家出走來參加獵人試煉的,他哥哥是來帶他回家的,當然殺手家庭的相處方式比較扭曲,教育方式比較暴力。

在伊爾迷念氣恐嚇下,奇犽毫無懸念他認輸了,同時精神好像受了刺激。

當鮑得羅跟雷歐力決鬥時,裁判才剛喊出開始,奇犽就從場下躥出從背後插爆了鮑得羅的心臟。」

「嘭!」

門琪剛說完,餐桌被余歡一拳錘爆,身上爆發出強烈殺機,「鮑得羅老哥當時是處於你們的規則之中吧?你們獵人應該確保你們自己定下的規則吧?」

「是這樣沒錯!

嚴格來說,奇犽可以殺死場下任何一個人而不犯規,因為他們沒有處於規則之內。

但鮑得羅跟雷歐力處於1對1決鬥中,身在會長定下的規則之內,按道理來說兩人在決鬥過程中,是要受協會保護,不被其他人破壞規則。

但我們都沒有想到奇犽會突然出手,所以…」

門琪有點不好意思的道,來之前她沒能想到余歡會這麼在乎一個沒有什麼潛力的老頭。

「呵呵…這就是獵人嗎?」

「那個小鬼呢?」

余歡眼中噴出猩紅目光,果然,自己感應的沒錯,白髮小鬼跟鈴鐺醜男身上的氣息跟「中」人一樣。

漠視生命,視殺人如同吃飯喝水一般隨便,這種雜碎在那個世界都不缺。

而且也太多了,就好像陰影中的蟑螂殺都殺不完,所以余歡對此都是眼不見心不煩。

在從中出來后,也不願回到那個只剩下人之惡的中,潛修也是選擇在喜馬拉雅山。

同時鐘情於擂台,在擂台上感受那種純粹的熱血,不滅的戰意,意志與意志的碰撞,這才叫生活不是嗎?

「走了!」

恐怖殺氣下,門琪眼前一片血紅,這個男人此刻好像站在血獄中的惡魔,最深處的恐懼再次浮上心頭。

「呵呵…走了?親手破壞了你們協會的規則,你告訴我就這樣走了?你們會長還真是仁慈啊!」

「他在哪裏,我去找他說道說道!」

余歡站起身朝外面走去。

吃飯?

桌子都掀了,還吃什麼?

「會議室!」

門琪下意識回道,接着馬上醒悟過來,朝着余歡的背影大吼,「別衝動,伊爾迷還在,你會被他殺死的。」

「嗯?哈哈…這正合我意!」

冷冽到極點的聲音從余歡口中炸出。

第二場酷拉皮卡對西索

奇犽,集塔喇苦

半蔵、小傑、爆庫兒、奇犽、、鮑得羅、、雷歐力等9人。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受了手中這截粗黑棍的影響,曹祐那本就因庫魯洛而異於常人的感應能力,變得更加的微妙。

這些莫名顫抖了起來的骷髏骨和小石頭,連個猶豫的機會都沒有,就被震飛往了曹祐這一邊。

有些力道重一些的,直接向那堅不可摧的岩壁裡頭,深深地嵌了進去。來不及從肩膀上拿來小斧頭,曹祐順手用這截黑棍,將眼前這些不明飛行物給擋了下來。

拿起了小斧頭的越老,獃獃地看著曹祐這一系列華麗的防守。這等反應能力和招式,他可從來都沒有教過這小子。

若不是其中還穿插著些天罡斧法的影子,越老還以為這小子不是曹祐,而是另外一個躲藏在曹祐體內的傢伙呢。

學著越老這樣子,將體形變得可愛了些,小歐桓穩穩地坐在曹祐的右肩膀上,一點兒也沒有掉下來的可能。

對於曹祐這番舉動,歐桓並沒有感到任何的驚訝,因為這些招式本就是藏於龍魂刀中的記憶。

「哈哈哈……獄龍丸果然是好東西,待我來將你這小子的血肉吃光,好讓我的修為也更上一層樓。」

見著自己拍打出去的骨頭和石頭,都傷不到曹祐分毫,這老傢伙對於眼前這小子的興趣,更加濃厚了些。

他本以為曹祐早已死成一堆焦炭了,沒成想這小子不僅沒死絕,體內的靈力還變得更加讓人捉摸不透了。

一定是那獄龍丸的功效!迷失在自己這麼個想法之中,他更是巴不得吃了曹祐這等能夠長生不老的血肉。

「是呀,獄龍丸真是好東西,可惜你這輩子都無法參透其中的玄機,更別說從中得到任何益處了。」

猜想那一顆不知名的物什,就是所謂的獄龍丸,變得聰明了些的曹祐,順著這老傢伙的意思,言語之中暗示起了那種焚筋灼骨的邪物,真能令自己起死回生不滅不亡。

遲遲不肯從岩壁裡邊,現出個真正的軀體來,這老傢伙運轉氣勁一掌又一掌從中打了出來。隨著他的掌勁而來,是一塊塊手掌形的岩石。

但就算是這樣子,他還是沒能消耗掉曹祐多少的體力,反而讓自己用來藏身的岩壁變得少了些。耗不起也不想耗的他,趁著曹祐忙著躲避岩石塊之際,整個人急速地潛到了地底下。

砰,瞄準了個絕佳的時機,他連忙從地下竄出了雙手來。只要能夠把這小子拖到地下去,他不用多出手,都能讓人家悶死在其中。

「?!」

驚覺到了這兩隻突然冒出來的大手,曹祐哪敢多停留,急忙躲了來。前腳剛落到這一處安全些的地方,他後腳就又等來了這怪物的偷襲。

在這種對他不利的場地里,他要麼就是站在半空中,要麼就是趕緊逃之夭夭。一時半會兒沒想到怎麼像個高手一樣,停留在半空中,他可不想就這樣子跑了。

預判到自己下一個落腳地,將自己的身形反轉了過來的曹祐,直接將手中這截黑棍,戳向這一處不顯眼的所在。

轟隆,以黑棍為中心的地帶,頓時就炸起了不少沙石骨屑。強如這老傢伙,雖挨了曹祐這臨空而墜的一擊,但也沒有受到什麼大的傷害。

腦袋一個昏沉,他還不忘伸直手來揪住這截物什,不信這小子能夠及時鬆開雙手。然而,就在他攥緊這黑棍的那一秒,他彷彿聽見了,一個從這物什裡頭飄揚而來的戲謔聲。

嘀嗒,又一滴熱乎的血液,從高多利手上的這一道傷痕滲了出來。大意,看來他對羿侯宗的弓箭還是不了解。這等后發而來的本領,足以保證花斗典不用著急,去躲避對手的突襲了。

頓覺得自己輸給了這個年齡相仿的傢伙,高多利隨手就收起了手中刀刃。有時候,贏不了就該稍微低一低頭,省得讓人家以為自己死皮賴臉。

但贏不了,不代表輸了!

低垂下腦袋來的高多利,不打算跟花斗典繼續打了,而是對他抱了抱拳,轉身往這一邊走了來。

「等等!」

追了過來的花斗典,從沒想過要贏高多利,畢竟這裡是霸刀門的地盤。可讓他就這樣子,看著高多利垂頭喪氣地離開眾人的視線,他又覺得這樣子,未免有失羿侯宗的風度。

「你還有什麼事兒?」

停下了腳步來的高多利,疑惑地看了一眼花斗典。在他收起刀刃的那一瞬間,他聽見了不少師弟對他的唏噓聲。

高多利討厭這種輕視,也討厭花斗典這種意圖假惺惺的傢伙。

「高兄刀法速度之快,讓在下著實佩服。不知哪天,還能與高兄切磋幾招,也好讓在下……」

很想要跟高多利變成個朋友,花斗典恭敬地對高多利拜了拜。其實,花斗典明白在近戰上,自己還有很大的提升空間。要不是剛才留著的那一箭傷到了高多利,可能這會兒人家已經找到了他的破綻。

「你那一張弓有多少斤重?」

不等花斗典說完些客套的話,高多利直接詢問起了對方,這麼個算是秘密的小秘密。等了小半會兒,他都沒有等來花斗典的答覆,遂以為花斗典是害怕泄露,羿侯宗這種盡人皆知的小常識。

「八十斤……」

也不怕嚇死遠處的曹天等人,花斗典大方地將這麼個事兒說給了高多利聽。一見高多利皺起了眉頭,花斗典才覺得自己太過於實在了,應該騙一騙說只有八十兩。

「在近戰上,你也是有優勢的,只不過那弓拖了你的速度。要是你能夠想到個既不丟了弓,又能夠把速度發揮出來的法子,那麼同等實力的對手中,你是絕對不會處於劣勢的。」

撇下了這麼一番,從剛才那場小戰鬥中得來的感悟,高多利隨著這涼意滿滿的夜風,孤獨地走遠了去,不再想跟花斗典比試一招半式。

他要變得更加的強,強到想出一個辦法,來對付花斗典的光束陷阱。

「高兄……」

無法從這一陣微涼的夜風裡,看透高多利的心思,花斗典一個無奈,只好小聲嘀咕了一下。以他對高多利的認識,他是認定了要跟高多利成為朋友,需要多來幾場戰鬥,而且是在彼此都不保留的情況下進行。 「你是誰?敖風呢?」

陳玄出聲問道。

丑龍幾根粗黑的鬍鬚漂浮着,它碩大的龍頭好似隱藏在一團黑霧中,時隱時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