凱瑞甘深吸一口氣走向奧古斯都,她能夠感到餐廳內有至少五名凱莫瑞安靈能者都把視線鎖定在自己的身上。靈能者與靈能者之間或多或少都有某種類似於心靈鏈接的共鳴反應,他們對於同類的靈能者更加的敏感,也清楚凱瑞甘並不是一名普通的靈能者。
By
2022 年 9 月 4 日

「稍等一下。」奧古斯都看到凱瑞甘走到自己的身邊,立即對對面的ceo致歉說。而後者並不在意,只是轉身讓他的侍者們儘快上餐。

無論是泰倫聯邦還是凱莫瑞安聯合體的精英貴族的高檔餐廳就餐時都講究就餐的儀式感,用餐之前會有眾多的侍者甚至是詩朗誦者營造一種所有人都在為極少數貴賓服務的氛圍。

「你查出什麼來了?」他以很小的聲音說:「她們是間諜、特工還是殺手?」

「我還在調查——這需要一點點時間,你知道這麼短的時間裏,我只能讀到表層的思維。」凱瑞甘俯下腰,在奧古斯都的耳邊輕聲說。凱瑞甘的臉距離如此的近,以至於在周圍人的眼裏就像是她在咬着奧古斯都的耳朵。

「一點點時間是多久?一分鐘還是一天?」奧古斯都沉默了約半秒鐘。

「重要的是性能,我們不需要閹割版的動力裝甲。要知道,撕裂者裝甲對標的可是泰倫聯邦的cmc-200,再閹割,那不是要倒退到cmc-100去了?」他沒有等待凱瑞甘的回答,而是用手挪開了她紅潤的臉頰,繼續與坐在對面的凱蘭尼斯運輸公會的首席執行官。

「當然,這些已經退役的撕裂者動力裝甲我們會當作破爛賣給你,就是兩百磅廢鐵也要五格羅特。」首席執行官沒有過多的面部表情,他酒量很好,紅酒一杯接着一杯。

「最新式的動力裝甲我們是不會出售的,這些已經表現出代差的武器至少在五年以內不會在任何軍火市場上流通……」

「……好吧,即使是一套幾近修補的動力裝甲也比那些外骨骼裝甲和用布與染料做的軍裝要強得多。當然,價格還是按說好的來,你不能指望我用出廠價收購二手貨,動力裝甲可不會升值。」

在幾分鐘的時間裏,奧古斯都又談成了一筆生意。——八萬套歷經過四年凱聯戰爭的撕裂者動力裝甲,足以武裝奧古斯都剩下的兩個革命軍軍團。

凱蘭尼斯運輸公會的首席執行官直言他們的工廠只能在兩周的時間內交付兩萬套最新生產的撕裂者動力裝甲與十萬支凱莫瑞安8mm口徑電磁步槍,至於戰車以及戰機則需要幾周乃至幾個月的時間才能交付革命軍,奧古斯都又不可能一直待在莫瑞亞。

所以,奧古斯都準備大批購買凱莫瑞安聯合體在凱聯戰爭以後淘汰下來的動力裝甲——儘管許許多多的行會衛士撕裂者都把來之不易的動力裝甲當作自己身體另一個部分,但說到底這些都是聯合體以及公會企業的財產。

而如果奧古斯都購買這些二手的動力裝甲,不僅貨源充足,而且價格更加低廉。最重要的是,奧古斯都急需將他愈十萬名革命軍戰士都武裝起來。不管這些裝甲是否可靠,總比讓他的那些士兵穿着棉質軍裝揮舞著步槍和工兵鏟就踏上戰場要好得多。

「另外,我需要至少兩千架凱莫瑞安歌利亞武裝機械人和五千輛重戰車來武裝我的裝甲部隊。」

在這之後,奧古斯都又說:「同樣的,我們可以優先採購四年戰爭的舊歌利亞機械人和戰車——我們可以自己改裝。」

「只要簽好合同,這些動力裝甲、電磁步槍和歌利亞機械人就能在今天出發運送至革命軍艦隊。」正說着,一名侍者遞給凱蘭尼斯運輸公會首席執行官一大疊軍售合同。

奧古斯都只是掃過一眼就把這份合同交給身後的法拉第下士,法拉第下士則又交給身後的隨行人員,由專業的人士來檢驗這份合同條例的合法性以及其中可能的陷阱。

這樣一筆巨額軍火交易,無論合同有多麼的合規,雙方都有隨時撕毀它的可能,更不用說凱莫瑞安人甚至都不一定聯繫得上正在科普盧星區中游曳的革命軍艦隊。

「我會先支付一部分定金。」奧古斯都對對面的首席執行官說:「當然是走尤摩楊合眾國國家銀行的渠道,無論是聯邦銀行還是聯合體的銀行都不安全。」

「我很有可能會在這段時間內再購入一批新的武器,比如偏轉力場發生器——我的工程師對凱莫瑞安的這些新科技很感興趣。最後,我想莫瑞亞的鑄造工廠今晚就可以開工了,儘快招募足夠的工人,開動機器。」

「沒有問題,董事會會在這期間為你和你的將軍們提過最頂級的酒店和最嚴密的護衛。」凱蘭尼斯運輸公會的首席執行官露出笑容:「你們可以甚至可以再在莫瑞亞待幾個月,就是聯邦海軍的艦隊找上門來,他們也不敢進入聯合體的疆域。」

「我們當然待不了那麼久。」奧古斯都當然不相信凱莫瑞安聯合體真的敢對抗聯邦艦隊:「在拿到第一批交付的武器以後,我們就會離開。在這之後,我會安排專員接收後面幾批交付的裝備。」

「那就太遺憾了。」首席執行官說:「我仍然認為我們未能盡到地主之誼。我本來還裝備從我的行程表上劃出幾個小時的時間陪你去莫瑞亞的草原上狩獵——聽說蒙斯克家族的人都酷愛獵狼。」

「這是幾十年前的事情了,現在的斯蒂爾靈狼只剩下尤摩楊合眾國動物園裏的那幾百隻了。」

接下來在菜上齊以前,奧古斯都又與這名首席執行官交談了許久,從天文地理到經濟政治,他們無所不談。

奧古斯都幾乎沒吃桌子上的餐點,只是嚼了一棵花椰菜,沒有理會那些有着雪花般紋理的尤摩楊奶牛肉、法式焗蝸牛和切成薄片的尤摩楊甲蟲肉,剩下的時間就在不停地喝酒。

雙方對這次的會談都非常滿意,凱莫瑞安一方拿到了錢,而奧古斯都則拿到了自己想要的裝備。

「…….如果有機會,我還是希望回克哈看一看。」當奧古斯都談到他十六歲是如何馴服一頭被關在籠子裏的斯蒂爾靈狼時,坐在對面的首席執行官看了看自己昂貴的機械錶:「很抱歉,我必須趕回赫爾墨斯市去參加一場會議。」

「如果你們想要去我們的鑄造車間參觀或是在雅各主城中體會這裏的風土人情,那麼我會安排專人專車接送。」他指向自己身後的一名身着西裝,打着藍色領帶的男性侍者。

「他是我的董事常務,你們在莫瑞亞的一切事宜都由他來負責。」說完,這名看起一天到晚都腳不沾地忙得要命的首席執行官就匆匆離開,其餘的公會董事也陸陸續續離開,留下奧古斯都與他的部下們。

「您盡可以說出自己在莫瑞亞的旅行計劃,我們會安排隨行人員,或者您還有其他的打算都可以告訴我。」在首席執行官離開以後,他的董事常務立即走到奧古斯都的面前。

「不用你們操心了,我的戰士會保護我。」奧古斯都站了起來,走向餐廳外的泳池,而那名董事常務則一直緊緊地跟着他。吃飽喝足的雷諾和只喝了一點酒的沃菲爾德也到餐廳外召集自己的衛兵。

在掃過波光粼粼的泳池時,奧古斯都平靜地看着顯露出雄壯身材的泰凱斯和同樣一身肌肉的哈納克靈活地在泳池裏追逐著那些春光乍泄的凱莫瑞安女性,玩得不亦樂乎。

「他們一直都是這麼荒唐嗎?」凱瑞甘皺着眉看着泰凱斯。

「嗯……也不總是這樣。」奧古斯都沉吟片刻后忽然拍了拍手,大聲喊道。

「先生們,與女孩們在泳池中捉迷藏的遊戲結束了。你們最好在我發怒以前爬上來,否則我就關你們的禁閉,背完一整本安格斯語錄才能出來。」

奧古斯都的話很快就起到了效果,哈納克立刻就爬上了岸,屁顛屁顛地跑去換衣服,而泰凱斯則齒輪半分鐘,上來的時候還握著許多女人的泳衣。

「哈納克是個心地善良的壞男孩,而泰凱斯則是個罪惡的結合體。」這時,走到奧古斯都身後的沃菲爾德給出了適時的評價,他已經開始蓄鬍子,但永遠只留那麼幾英寸。

「接下來我們要去哪兒?」雷諾則不關心這些問題,他還很年輕,精力旺盛,總是閑不下來,彷彿有用不完的力氣。

「我們準備去莫瑞亞最著名的大學撒凱大學去參觀,那是世界上數一數二的理工大學……」奧古斯都說:「讓我們去那裏看看——我們需要頂尖的人才,而年輕人是最容易接受新事物和革命思想。」

「還記得我們在瑪·薩拉挖掘那個外星文物所招募的約旦·卡琴斯基嗎?我聽他說他正有不少子侄在那裏讀大學,今年就要畢業。」

奧古斯都找到,他名為米羅·卡琴斯基的侄子正是未未來雷諾遊騎兵休伯利安號的天才星艦工程師,而他的另一個兄弟維克托·卡琴斯基則是大名鼎鼎的蜘蛛雷的發明者。

7017k林斯文原本以為九十五區全程保密,甚至是如此熱情,是因為擔心他們在回程的路上會有叛逆者的阻止攔截。

卻完全沒想到這僅僅是九十五區為了提防其他兄弟區前來截胡,才會特意設置的加密程序。

因為九十六區那邊,對於相應的保密細節太多的關係,眼下成功的將林斯文母女請到自家店裏,也就成為了

《系統滾粗,我靠裝慫就能封神》094自作虐 滅神殿的醫生,只有一個任務,就是為滅神殿找來的殘疾人士做手術。

通過手術,取出他們體內的部分骨骼。

再將滅神殿掌握的那種特殊金屬,植入到殘疾人士的體內。

用特殊金屬,代替骨骼。

使他們能夠像正常人一樣生活。

當然,醫生還會將特殊金屬,植入到他們全身上下,各個重要部位。

這樣一來,原本殘疾的人。

不但能夠恢復到正常狀態,還擁有一個刀槍不入的身體。

而滅神殿的科學家。

他們具體是在研究什麼?李初晨目前還不得而知。

所以,李初晨不能讓他們離開。

留住手術醫生和科學家之後,李初晨就開口了。

他不慌不忙地問道:「你們誰能告訴我,滅神殿,為什麼能在短時間內,讓一個人的實力,驟然提高?」

被李初晨留下來的這些人。

不管是手術醫生也好,是從事科學研究的科學家也罷。

他們其實都怕得要死。

尤其是接觸到李初晨那冰冷的眼神。

一個戴眼鏡的科學家,渾身一震,就急忙開口回答道:「因為,我為他們,注射了基因藥劑!」

「基因藥劑?」

李初晨眉頭一皺,對科學家說的這種東西,感到有些興趣。

「沒錯,就是基因藥劑!」

戴眼鏡的科學家,繼續說道,「普通人有普通人的基因。」

「而強者,會有強者的基因。」

「要區分的話,這兩類人的基因,是完全不同的。」

「而我們通過研究發現。」

「只要把戰神級強者的基因,複製到普通人身上。」

「當戰神級強者的基因,徹底融入到普通人的身體以後。」

「這個普通人,就能迅速把實力,提升到戰神級別。」

「原來是這樣!」

李初晨還是頭一次聽到這種事情,心裡不由有些震撼。

按照這個科學家所說。

戰神級強者,是可以被批量培養出來的。

這也太恐怖了些!

如果滅神不是急於稱霸境外戰場,而是繼續在暗中培養戰神級強者。

等滅神殿的戰神級強者,達到一定的數量。

別說是統治整個境外戰場了。

滅神,就算想要統治全世界,都不是問題。

李初晨想想就覺得后怕。

他長出了一口氣,又開口問道:「被注射基因藥劑的人,除了實力能夠飛快提升之外,還有沒有什麼特別之處?」

「要說特別之處,還真有!」

「就是注射基因藥劑之後,人的生命周期,會變得特別短暫!」

「本來能活幾十歲的人,注射基因藥劑之後,最多,只能活個五年。」

戴眼鏡的科學家,說完之後,就有些尷尬地推了推眼鏡。

基因藥劑,是他帶隊研究出來。

有了基因藥劑,雖然能夠在短時間內,批量製造出戰神級強者。

但用這種方法,無異於是在殺人。

李初晨聽完之後,眉頭瞬間就緊皺起來。

他盯著戴眼鏡的科學家。

聲音冷冷地說道:「我不得不承認,你的確是個人才。」

「但是,你和滅神,沒有太大區別,你們都很該死。」 李無憂回到城裡,天亮了,城裡已經一團亂,不僅全城搜捕,還有往外搜捕的小隊了,「狗急跳牆了,糟了,孫小姐。」

姜敏被綁在十字架上,看著中丞帶著劉志卿走了進來,」哼,調虎離山么,寺廟的大火根本就是你們燒的。」

大火是凌覺放的,當劉志卿得到消息,直到劉府有人闖人,凌覺就知道肯定與唐柔相關,小丫頭會有危險,凌覺想要聲東擊西,帶走唐柔,卻不想中丞先他一步,中丞毫不在乎那火焰,他此時只想抓走唐柔。

「其實我很喜歡你的,你其實比我那女兒要聰明,只可惜你站錯了隊伍。」中丞說。

「我從來不站隊,從來我都是我型我素!」姜敏心裡有些害怕,可如此突然不管凌覺就抓她,那……「哈哈哈。」

「你笑什麼?」

「你如此著急的抓我,定是收到消息了,我們的人成功抓住你的把柄了。」姜敏說,「你們要找個理由殺我,我的人太優秀了,哈哈哈哈,抓住你們的大尾巴!你們連他們一個人都抓不到,怎麼?想要回你們的東西和你們的人?別想了。」

「哼,你真的是太聰明了,可是這個世界,你不站隊,你就會死的很慘。」中丞說。

「我不站隊?我站了,我奉的是皇命,身後可是太后,你動我,太后一定不會放過你!」姜敏說,她當然想活下來,「話說回來,那你站誰啊?左丞么?堂堂一個中丞,明明可以有自己的權利,卻為左丞馬首是瞻,你怎麼這麼甘心,這麼能忍啊,我好佩服呀,在我的眼裡中丞可是比左丞能幹許多呀。」

「挑撥離間么?我告訴你,沒有用的,左丞大權在握,與左丞為敵,就是個死。」中丞說。

「大人,你說這麼一張好看的臉,要是劃上幾道會怎麼樣啊?」劉志卿提了一個建議。

「哇,真卑鄙。」姜敏瞪了一眼」劉志卿,「真是聽起來又疼又丑,劉志卿,我看你面相就討厭,真的不知道為什麼誒,我比你幸運,就算劃上幾道,我不像你天生長的就討厭,就丑,真是悲哀啊。」

「階下囚,莫要逞口舌之快!」劉志卿說道。

「我聽說貴夫人寧願喜歡一個滿臉刀疤的人也不喜歡你啊,嘖嘖嘖,我真喜歡你們這個時代,看人不看臉,多好,划吧划吧,我可是有太后的疼愛,太后也不在乎我長什麼樣的。」姜敏糾正故意越發得瑟的說,「有太后在,就算要嫁人,他也不敢嫌棄我!不像你,你夫人可是對你厭惡至極!」

姜敏此時不知道洪婷與劉志卿後面的故事,可是當她聽說劉志卿打自己夫人的那一刻,她就知道,這個女人的悲慘,也知道,這個女人一定恨透了自己的丈夫,雖然姜敏還不知道洪婷為何不離開這個噁心的男人。

「你!」劉志卿被戳中,氣的直吹鬍子。

「誒。」中丞攔住劉志卿,「你倒是看的很開啊,可你現在除了這張臉什麼都沒有了,你父親死了,你唐家早就倒了,太后的喜愛在這裡也鞭長莫及,只有左丞的力量才是遍布天下,跟著左丞你這輩子都不用愁了。」

「你個大青蛙,臭蛤蟆,」姜敏鄙視的看著中丞,「你知道天下多大么?你聽說過宇宙么?坐井觀天!世界比你們這些蠢貨想的大了太多,你們這些無謂的噁心的爭鬥,在茫茫宇宙中只不過是極其渺小的連塵埃都不如,再說了,左丞都這麼大歲數了又作惡多端,基本上是死在我前頭了,他怎麼保證我的一輩子啊,你老說些虛的,倒是說點兒實在的呀,說不定我一開心就都給你了,我這個人最大的弱點就是自私,我開心了,怎樣都行。」

「不知道你在亂說些什麼,你就說說,你有什麼條件?」中丞說。

「哦,條件,你們這個世界太無聊,我想回到我的世界。」姜敏說。

「她是個瘋子。」劉志卿說。

「大人,右將軍來了。」衙役說。

「你不會在就是等著凌覺來救你吧?」中丞說。

「你們不信任堂堂左丞的女婿,我還更不信任他呢,離開我父親,眼瞅著唐家倒下,他才不會丟掉左丞來救我,我看他就是對我這個乾妹妹還有著變態的喜歡吧,這種喜歡不足以讓我利用他來救我。」姜敏總覺得凌覺可信可又不能讓中丞覺得凌覺不是左丞的人。

「我去會會他,她就交給你了。」中丞走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