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江龍站在壕溝沿,朝着越軍方向看,凝眉思索。他此時雖然知道這是一場大仗,但這個仗究竟有多大,他還不是很清楚。從帶回的「北光計劃」中分析,這很可能是越軍的一次戰役性進攻。如果真是那樣的話,這場戰鬥決不是單單發生在197.7高地上。其它地方肯定也有。
By
2022 年 9 月 8 日

吳江龍正這樣想着,便聽到通信兵跑過來通知,「排長,上級讓部隊做好隱蔽,我軍開始炮擊了。」

「快叫他們回來。」吳江龍着急地喊。

半分鐘后,下山做準備的戰士們剛剛進入掩體,便從我國國境線內開始飛出無數發炮彈,直指越境。

這些炮彈從東、中、西,即老山、松毛嶺、八里河東山的背後,同時朝着敵人可能出現的方向一陣猛炸。

吳江龍分析的沒錯。

自從上級得到「北光計劃」后,明確地意識到越軍可能要在這一地區採取行動。因此,我軍把老山戰區分為東、中、西三個區域。

東區,以八里河東山為核心。那裏是峰巒疊嶂,山勢呈南北走向,平均海拔1600米,國境線為由東向西穿過,由中越雙方軍隊分別控制着各自的疆域。

西區,以老山主峰為核心。山勢北陡南緩,大小27個山頭,全部由我軍控制。

在東區和西區的中間地帶是中區。區內有一條長4公里的山樑,叫松毛嶺。以松毛嶺為界,以南為越南,以北為中國。

以松毛嶺為基本點,其東面是一個呈南北走向的大峽谷,峽谷內有一條河,叫瀘江河,河水由北向南,從我國流入越南。河邊有一條公路,就是當年我國支援越南的四號公路。峽谷的東面是筆直峭立的八里河東山。

由松毛嶺向南,7公里以內,是一片丘陵地帶,有大小56個山頭,海拔最高的為634米,最低的為200米。由松毛嶺再向南7公里以外,是越南的大青山。山勢呈東西走向,長約20公里,平均海拔在1500米以上。

在大青山和八里河東山交匯處的峽谷口,有一個越南村寨,叫清水口,是當年我國支援越南必經的交通要道和越軍進入老山地區的咽喉要道,軍事意義非常重要。

由松毛嶺向西,順山樑走5公里就是老山主峰。而197.7高地,就在松毛嶺通往老山主峰的一道丘陵地帶上。

在吳江龍讓人把這裏的情況向上級彙報后,我炮兵部隊就做好了充分準備。

為了有效阻住敵人後續部隊,把敵人的交通線也切斷,我軍在這個高地打響第一槍后,便立即命令所有炮兵部隊,對越軍的後方——清水口、我軍防禦陣地前沿按計劃實施地毯式轟炸。

隨着一道道命令下達,我軍炮陣地上萬炮齊鳴。一時間,整個老山地區地動山搖。在老山陣地前沿,通向敵人方向的所有通道,只要有可能是敵人屯兵之地,等等我軍認為有價值可以打擊的目標,全都淹沒在煙與火的世界中。

。 9月20日,周五,天氣晴。

伴隨放學的鈴聲,即將喜迎周末的學生們如出籠的喪屍,成群結隊的擠出了教室,奔向外面的自由。

拎着書包,艾文打發走喋喋不休的卡爾,隨後拿着書包靠在門口,按照約定等待某個人出現。

大概也就五六分鐘,走廊里已經沒有幾個人了,三個女生嬉鬧着來到他的面前。

「艾文,讓你久等了。」

「沒有,我也是剛收拾好東西。」

對着表情有點尷尬的雪梨點了點頭,艾文之後順着她的目光,看向她旁邊兩個同樣也正在默默打量自己的女生。

比起身高一米七完全能當明星的雪梨,這兩個應該是她好閨蜜的女生無疑要嬌小的多,一米六齣頭,一個估計也就一米五五。

「你好,艾文,我是四班的明千惠,很高興認識你!」

一米六齣頭,帶着厚框黑色眼鏡,似乎非常文靜的女生微笑着跟艾文打了個招呼。

在溫柔的笑容中,對方一頭淡藍色的長發隨着動作微微甩動,讓某人腦海中情不自禁浮現某個就是如此絲滑的廣告。

不過,現場除了和諧的畫面外,似乎還稍微有點不和諧的雜音。

「喂,雪梨,這就是你父親看好,可能要收為正式弟子的傢伙?看起來一般般嘛…」

「歐若拉!」

「啊啊啊,千惠別掐我耳朵,周圍還有男生在的啊!」

艾文一臉愕然的看着文靜少女明千惠瞬間畫風突變,笑容一收,轉身拎住悄悄趴在雪梨身後正小聲嘀咕的矮個女生的耳朵。

動作熟練無比,精準性極高,一看就沒少練習。

面對這一幕,原本因為課間精神恍惚,結果被兩個好閨蜜發現異常,放學后硬纏上來,現在滿心都是抑鬱的雪梨,不得不開始勸架。

「千惠,別總對歐若拉這麼凶,快鬆開,你看歐若拉的耳朵都紅了!」

「就是啊,千惠你再這樣,我的耳朵非得被拉的像兔子那麼長!啊啊啊,你還扯!」

三個女生鬧作一團,艾文只能裝作路邊沉默的石雕,盡量縮減存在感。

最後的結果,是名為歐若拉的矮個女生被明千惠狠狠說教一番。

大體概況可以總結為一句話:

——「怎麼可以當面說人壞話,而且聲音還那麼大!」

艾文:呵呵…

揉着紅彤彤,而且確實有點像精靈的長長尖耳朵,一頭金髮,皮膚異常白皙,長得就好像一隻洋娃娃的歐羅拉,在明千惠的死亡凝視下,規規矩矩的向艾文做了自我介紹。

「你好,我是五班的歐若拉,與雪梨和千惠小學、初中都在一個班的好朋友,請多關照。」

「你好。」

裝作沒看見剛剛一幕的艾文淡定的點了點頭,之後一行四人便結伴走向武道社。

經過路上簡單的交談,他很快進一步了解到兩個女生的大概情況。

明千惠的父親應該是名級別不低的警察,同時似乎也是某個武道流派的正經傳人,疑似與暮式飛隼流有一定的聯繫。

而明顯比較愛八卦,一路上都問東問西的歐若拉,家裏應該是做生意的,而且規模似乎也不算小。

這很正常。

畢竟能上得起學費超高的女校,三個女生的家境都不可能太差。

不知道雪梨之前怎麼跟兩個閨蜜說的,反正艾文感覺這兩個女生對他似乎超級有興趣。

要不是不熟,估計現在都恨不得把他直接按住,來個三堂會審。

不過好在到社團的路也就十分鐘,艾文與雪梨,以及戀戀不捨一臉八卦的兩個女生道了別,之後就走向了訓練場的東北角。

這裏是校隊成員們的專屬區域。

因為等了一會雪梨她們,所以艾文到的算比較晚的,其他人已經開始了熱身運動。

在看到艾文後,這些高二高三的學生都紛紛跟這位學弟主動打招呼。

艾文那超乎想像的實力已經徹底征服了他們,最重要的是,讓一群少年真正看到了奪冠的希望。

冠軍啊!

誰不想弄一個獎牌回來,為自己的簡歷上添上重重的一筆!

而且最重要的是,艾文才剛剛高一,只要能一直保持這樣的水平不退步,他完全有希望帶着所有人在全國大賽殺出一片天地,而且還是三次!

在這種情況下,哪怕是為了自身的利益,他們也必須團結在艾文這個最強者身邊。

現在任何人膽敢挑釁艾文,那就是他們所有人的敵人!

同樣對艾文寄予期望的還有指導教師霍森,這個力排眾議把他吸納到武道社的人。

為了能夠讓之前沒有參賽經歷的艾文適應比賽,他專門為他一個人安排了針對性的訓練。

「艾文,常見的十三種短兵器你已經都見識過了,今天我們熟悉一長兵器,再說說如何應對。」

霍森從武器架上拎起一把訓練用的硬塑頭長槍,隨手抖了一個槍花,之後猛然一個回身。

兩米的長槍頓時近乎筆直的狠狠捅在了訓練用的假人身上!

「一寸長,一寸強!」

將長槍丟給艾文,指導老師霍森點了點頭。

「你來試試感覺。」

已經熟悉這種教導方式的艾文先是感受一下武器的重量,然後揮舞幾下,體會槍桿略帶彈性與慣性的感覺,之後模仿老師剛剛的動作回身出槍。

剎那間,一股莫名的熟悉感湧現出來,讓艾文本能的手猛然一緊,之後…

直接將長槍扔了出去!

被下意識灌注了某人全部力量的長槍,就好像一道閃電,帶着微弱的撕裂呼嘯狠狠釘在了訓練假人身上,甚至深深刺了進去!

這一幕讓站在假人旁邊的霍森差點叫出來。

這個力道,一旦扔偏了扎自己身上…絕對會出人命的吧?

一時間,「逃得一命」的可憐老師因為後怕連話都說不出來了。

不過,其他一直在偷偷看艾文的學生可不管自己老師站位有多危險,見到這隻能用「兇殘」來形容的一擊,頓時開始鼓掌。

「哇!太帥了!」

一直在觀察艾文的歐羅拉,情不自禁捂住自己比同齡人發育更良好的心口,感覺那裏就好像跑進去一隻小鹿般蹦個不停。

她一把抱住同樣有些獃滯的雪梨,一臉興奮的說道:

「雪梨,我也去你們家道館報名,然後每天跟你們一起回家怎麼樣?」

「你這個傢伙,又犯病了!」

千惠原本也對艾文的實力有點驚訝,但是見到歐羅拉這不成器的樣子,頓時大怒。

準確的拎住歐若拉的耳朵,她低聲咆哮道:

「別給雪梨添亂,花痴也要有個限度啊!你再這樣我就告訴乾媽了!」

嗯,她家與歐若拉家世代交好,雙方父母都把對方的孩子收為了義女,所以某種意義上,她們倆稱之為姐妹都不過分。

作為早七天出生的「姐姐」,明千惠感覺自己簡直為了這個「不成器的妹妹」操碎了心。

雖然歐羅拉被強勢鎮壓,但是艾文這一招突如其來的投「矛」必殺,同樣引起了其他女生的注意。

本就是武道社名人的某人,接下來幾乎全程被一群女生強勢圍觀,逼得原本還想狠狠訓斥他兩句的老師也不得不忍了。

不過為了安全,他最後還是不放心的叮囑道:

「艾文,我發現今天這些長兵器你拿到手裏都下意識的想往外扔,我不知道這個習慣是怎麼養成的,但是這既不安全,在比賽中也絕對不是一個好的習慣。」

古典戰技大賽畢竟是正規比賽,不是那些非法的決鬥擂台,不包括暗器類的器械組,按照規則是嚴格禁止選手扔出手裏的武器的。

哪怕脫手都扣分沒商量,更別說主動扔出去傷人了。

艾文也很清楚這一點,趕緊向教練保證下次絕對不會,同時也真誠的道了欠,畢竟嚇了這位一跳。

「巨魔一族,或者說獵頭者這種長矛投手的本能嗎?」

一邊繼續與另外一名拿着長槍的社員進行模擬躲閃練習,艾文一邊微微走神。

雖然在比賽中不能亂扔投矛,但是在奧爾達位面應對那些骷髏怪物的時候,這似乎也不失為一種遠程手段。

在思考過程中,艾文又陸續體會了對戰長棍、長柄大刀、長桿戰錘、長桿戰斧時的感覺。

不得不說,比起常見的短兵器,學習人數較少的長兵器確實有點不適合活動空間有限的比賽。

因為它們不夠靈活。

兩米多的長度,幾乎是賽場能夠應用的長度極限了,四米長的長矛據說至今也沒有人在賽場上使用過。

那都已經不是標新立異了,純粹是在搗亂!

社團的兩個小時很快就過去,跟着其他同學一起向指導老師行禮,艾文接下來換好衣服,開始在門口等雪梨一起回道館。

女生嘛,換衣服慢很正常。

不過就在等人的時候,幾個女生突然推推搡搡的靠近過來,之後一個留着丸子頭,看起來很可愛的女生似乎猜拳輸了,被其他女生直接推了出來。

「那個…艾文同學,我能要一下你的電話嗎?」

丸子頭女生怯生生的看向艾文,就好像一隻可愛的小兔子,忽閃忽閃的大眼睛,讓人難以拒絕她的請求。

但是艾文顯然不是一般人,更何況他還從對方身上感受到一絲惡意與戲弄,所以非常乾脆的拒絕了。

「這位同學,很抱歉,不能。」

女生愣了一下,似乎還想說什麼,然而一個嬌小的身影突然擠了過來,直接將她撞到了一邊。

「哎呀呀,艾文你等着急了吧,我們趕快走吧。」

來人自然是歐羅拉。

她完全無視了一群女生的怒視,挑釁的環視一圈,之後拉着慢一步走過來的明千惠和雪梨,將艾文圍在前面直接弄走了。

「可惡的小矮子!」

「小兔子」眼睜睜看着獵物被人弄走,頓時卸下了楚楚可憐的偽裝,狠狠咬了咬牙,氣的想打人。

她可是信誓旦旦的向跟班小姐妹們吹噓,能當場要到艾文的電話,結果全被這個突然冒出來的傢伙破壞了!

這讓自己作為淑女會第一任會長的面子往哪放?

「而且…為什麼五班那個叫做雪梨也會在?難道說,關於艾文為了她跟別人決鬥的傳言是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