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如白雪所講,世間本就沒有萬全之法,很多事都是磕磕絆絆地去做,大多數的路也都是跌跌撞撞地去走。
By
2022 年 9 月 2 日

只要能走到終點,即便滿身傷痕又如何?

怕只怕走不到終點,甚至是無路可走···

跟聶雪瓊聊完,熊起就與白雪一起來到了雲嶺。

《重生成熊:開局簽到雷霆咆哮》第341章黯滅之主原來是慫了? 二十八、空手格鬥

以坦克一連的幾輛坦克為前導,五連步兵尾隨其後。朔江南線防禦陣地緊用了十幾分鐘,便被這隻步坦協同部隊穿越,把敵人從城外趕進城內。

被打散了的敵人,三五成群蜂擁著退守街道、屋項、牆垣,雙方展開了巷戰。

朔江是個不大的山城,房屋低矮,參差不齊。街道狹窄,路面坑坑窪窪。到處都是炮彈爆炸后留下的殘垣斷壁,在許多被炸蹋的房子裏,燒焦的木頭還在縷縷冒着青煙。

坦克在行進中不斷炮擊,每一次爆炸都是驚天動地。煙霧中,總能看到敵人屍體在塵土中飛升。

每一輛坦克後面幾乎都有一個班的戰士。他們貓著腰,成兩路縱隊躲在裝甲後面,一邊射擊,一邊清除掉殘存敵人。

三五成群的敵人向後退著,利用地形地物進行着頑強抵抗。一會向步兵戰士射擊,一會向坦克投致手雷、燃燒瓶。

這時,在一堵斷牆後面藏着的一個敵人,見105坦克過來,便偷偷瞄準,朝着105坦克發射一枚火箭彈,

「轟」的一聲105坦克中彈起火。

這枚火箭彈並未完全炸毀105坦克,105坦克仍有還擊能力。只見它一轉炮管,朝着敵人藏身之處開了一炮。

「轟」

炮彈爆炸后,那堵牆連帶着發射火箭彈的敵人全都消失掉。

一陣陣炮擊,一串串槍響,加雜着雙方軍人的呼叫聲,在街道上亂成一片。

不知從哪個方向飛來一發炮彈,打着了臨街一處房屋。瞬間,紅紅的火焰吞食了這所房子的屋頂、門窗。

正在向前衝鋒的一個戰士聽見屋子裏有人叫喊,便停下來,轉身鑽進噴火的房屋。不大一會,便從裏面背出一個受傷的婦人。這名戰士背着婦人出了屋子,奔著一塊空地跑去。這名戰士奮力向前跑着,根本沒注意背上這個婦女有什麼舉動。

突然,這名婦女從身上抽出一把刀子,獰笑着在這名戰士的喉嚨上一抹。一股鮮血便從這名戰士的脖子上噴了出來。剎那間,我們的這名小戰士連哼都沒哼,就扭曲著身體倒在了地上。

越南婦女也跟着倒在地上,爬起來,上前扒拉了一下戰士。見他確實死了,這才提着滴血的刀子,抬起腿,以百米衝刺速度朝着另一個空房子躥去。

正在與敵人對射的五連長曲愛國看見后,從另一個戰士手裏搶過衝鋒槍,瞄都不瞄地扣動板擊,「噠噠噠」一個點射就把跑着的越南婦女擊倒。

由於越南婦女倒地過猛,把頭上的假髮甩了出去。這哪是什麼婦女,分明是一個男人裝扮的。這些特工專門利用我軍救死扶傷的人道主義精神,對我軍許多戰士進行了這種形式的暗殺。

「從現在起,在分不清群眾和敵人情況下,沒有我命令,任何人不準擅自行動。」曲愛國瞪着佈滿血絲的眼睛,讓通信員把這個命令傳達到各班。

吳江龍不知從那裏弄了一台步話機,站在101坦克上當起了聯絡員。步兵在他的引導下,跟着坦克逐個清點。

101坦克發着隆隆響聲,沖在最前邊。

「轟」的一聲,一發迫擊炮彈在101坦克後面爆炸,撲面而來的氣浪把吳江龍掀下坦克,步話機也被甩出去五六米遠,在地上折了幾個筋斗后不響了,失去了最後的嗞嗞聲。

吳江龍從地上爬起來,飛身撲過去,抓起步話機,猛勁地旋轉開關,甚至用手拍,把能用的招數都使上了,可步話機仍然保持沉默,不發一點聲響。吳江龍知道,一旦沒有了步話機,坦克就無法和步兵聯繫。坦克和步兵在巷戰中一旦脫節,危險系數將會成倍增長。所以,他不顧一切地要讓步話機再次響起來。

無論他怎麼擺弄,步話機就是不響。吳江龍連急帶氣,真的火了,這時的他也不管什麼三大紀律八項注意、損害公物要賠等等規章制度了,「反正指導員又沒在場,壞就壞吧!誰讓他不響呢!」想到這,便手掌加勁「彭彭」地連着在步話機上砸了幾拳。猛砸之下,步話機不但沒響反而散架了,幾個零件還噼里趴啦地掉了一地。吳江龍一看傻眼了,怔了怔,又找了個自我解脫的理由,「什麼破玩意,一點不好玩,還沒怎麼着呢!到散了。即然指不上,一邊歇著去。」一揚手,想把步話機扔了。但又覺得不對勁,「這是公物啊,要是回去交不了差怎麼辦!反正又不是我弄壞的,是敵人炸壞的。就是,找他龜兒子賠新的去。」想到這,他把步話機往身上一背,從地上揀起輕機槍,四處撒漠,一副小孩打架的架勢,「誰他媽給我炸壞的,誰給我賠。」一番尋視之下,終於發現了斷牆後面的三個敵人。

三個敵人躲藏在斷牆後邊操縱着一門迫擊炮,正在不停地朝中國軍人一發發地放着冷炮。當他們看見吳江龍站在坦克上,手裏又拿着步話機,知道他是重要人物,於是便朝他放了一炮。

眼見着吳江龍從坦克上摔下來,三個敵人為此洋洋得意。正在高興之時,忽然發現吳江龍只在地上趴了不到兩秒中,又站了起來,竟然還提着衝鋒槍向他們衝過來。

三個敵人害怕了。其中一個像是指揮的樣子,手指吳江龍,嘴裏還嗚哩哇啦地不知說了句啥。一顆迫擊炮彈升上天空,變成九十度角,旋轉着彈體,直直地朝吳江龍頭頂砸下來。在二三十米的距離上,能把炮彈打成直角,可見這幾個敵人的**經驗該有多麼豐富。

吳江龍聽到頭頂有哨音響,知道情況不妙,猛地向前一躥,接着就地連滾,一番折騰后竟然滾出十多米。

「轟」炮彈在吳江龍原來位置上炸響。

三個敵人見第一發炮彈沒有炸到吳江龍,調了下角度,照原樣又放了第二發炮彈。吳江龍一邊向前跑,一邊聽音判定方位,在炮彈升上天空后,他又是一個連滾躲了過去。

經過兩次連續滾動,吳江龍終於接近斷牆,在敵人沒有作出新的反應之前,他一個縱躍跳上牆頭,端起衝鋒槍就是一個連射。正在操炮的兩名敵人應聲倒地,稍遠一點的那個敵人見勢不好,迅速地抱着一發炮彈擋在前胸,意思是你要開槍,就得打中炮彈,那咱倆誰都別活。距離實在是太近了,一旦炮彈爆炸,兩個人都得報銷。

這個時候,吳江龍可不想跟這個敵人以命抵命。

他跳過斷牆,把機槍靠牆一立。伸出兩手擺出一付搏鬥架勢,嘴裏還說着:「小子,過來。」

那個敵人看出了他的意思,也輕輕把炮彈放在地上,退後一步,兩腿彈跳着,擺出一個拳擊姿勢。

炮彈挪走後,吳江龍這才看見敵人領子上竟然有兩個豆。他哈哈笑了,「原來你小子還是個軍官,這會我可要抓活的了。」也不管對方是不是聽得懂,大聲問:「哎,你是不是正經越南人,怎麼還學會了美國鬼子的洋玩藝。」

那個敵人也不管他說什麼,見他張嘴嚷,自己也不幹示弱,跟着張開大嘴,嘰哩哇啦地嚷着什麼。看那個架勢,是在大罵吳江龍。

「嘿,你他媽地還敢罵人。只有娘們才罵大街,你他媽的,是男人嘛!」吳江龍一邊說一邊往前湊,根本沒把這瘦小敵人放在眼裏。

「彭、彭」兩聲,吳江龍腦袋上連中兩拳。

多虧對方不是大塊頭,手上力量不夠。要是換成歐洲人那股牛勁,這兩拳不把吳江龍打趴下才怪。吳江龍中拳的左臉一下子就腫了起來。

那個敵人見自己兩拳連中,便得意地笑了,點着兩腳,晃動着身體,一伸一伸地打着空拳,傲慢地向吳江龍挑戰。

「剛才不算,接着來。」吳江龍捂著腫脹的臉,搖了搖幾乎被打暈的頭,向對方發出邀請。他只是從電影上看過拳擊,對於拳擊出拳速度和打法一概不知。這次一交手,才知道拳擊竟然如此厲害,而且打的都是要命地方。心裏做着打算,「等打完仗,老子一定也要學學這個打法。」

在當時的我軍陸軍兵種中,最注重的訓練科目要屬刺殺和射擊。對於單兵格鬥科目幾乎沒有,大量的時間都用在了齊步、跑步等隊列訓練上。一套不成熟的軍體拳也只是擺擺樣子,花里胡哨的,難以發揮真正威力。所以,沒有了槍的軍人,跟老百姓的搏擊技術也差不多少。

吳江龍因為沒有單兵格鬥技能,所以,就想着要用胡打胡撞來取勝敵人。吳江龍擺了個耍懶姿勢,耷拉着兩手,一會甩,一會點,弄的這個敵人眼花繚亂。

敵人看不出吳江龍是什麼拳勢,但對中國功夫還是懂一些。在我軍援越期間,跟那些來到越南的中國軍人,也多少學過一些拳術。但對吳江龍的這個打法,他還真沒見過。不過,他有了兩拳中標的結果,還是沒把吳江龍放在眼裏,於是大模大樣地又靠了過來。

吳江龍有意讓這個敵人靠近自己,連着躲過兩次擊打后,趁著敵人出拳之機,突然轉身繞到敵人身後。伸出兩手,上邊抓領子,下邊扣屁股,叫着力地來了個硬扛,一下子就把這個敵人抄了起來。緊跟着,把敵人頭朝前猛地向斷牆上一撞,敵人的頭「咚」地與斷牆的石頭來了個硬碰硬。

「噗」如同西瓜掉地般地,紅白混合液體從敵人腦袋上流了出來。

吳江龍怕他不死,又輪著撞了一回。看看敵人腦袋完全偏了下去后,這才把屍體丟在地上。

「想跟老子叫板,你還差早著呢!」吳江龍拍打下身上的土,抓起輕機槍,跳過斷牆又回到大街上。

。 「艾米莉亞,你才幾歲?」

李初晨不慌不忙地說道,「你又不是七老八十,怎麼就犯糊塗了呢?」

「錄像,是不是我故意偽造的,以你的資質,肯定不會看不出來的。」

「只不過,你自己不願意承認,要自欺欺人罷了!」

「但是,艾米莉亞,你想過沒有?你的親生父母,被人殺害。」

「他們的屍骨未寒!」

「而你,不但沒有為他們報仇,卻還在為你的仇人賣命。」

「你的親生父母,在天有靈,他們看到你這樣做,該是有多痛苦?」

「艾米莉亞,我知道,你的實力很強,我不是你的對手。」

「你要殺我,隨時都可以。」

「艾米莉亞,不如這樣,我們來個約定吧!」

「你給我半個月,我也給你半個月。」

「這半個月,我會一直留在境外戰場,絕對不會踏出境外戰場半步。」

「而你,可以利用這半個月的時間,去調查你的身世。」

「半個月後,如果,你還是覺得,是我騙了你。那,你可以隨時來找我,來取走我的性命。」

艾米莉亞有些動容了!

李初晨說的沒錯,以她的聰明才智,其實能夠看得出來。

獄神殿的戶外大屏幕上。

一直在滾動播放的錄像,確實不像是偽造出來的。

如果是偽造。

肯定會留下後期製作的跡象。

艾米莉亞忽然很糾結,她在糾結,她是不是應該聽李初晨的話。

去調查她自己的身世。

可如果錄像里的事情,都是真的,喬斯林真的是殺害她父母的兇手。

那,艾米莉亞又該怎麼辦呢?

去殺了喬斯林,為她的親生父母報仇嗎?

艾米莉亞很糾結,她真的真的很糾結,完全不知道,她接下來應該怎麼做了?

「艾米莉亞,如果我是你,我就一定會去查清自己的身世。」

李初晨這時,又緩緩地說道,「我一定不會認賊作父,不會讓自己的父母,含冤在九泉之下。」

「我會為他們報仇!」

「你讓我去調查我的身世,那你說,我,應該怎麼去調查?」艾米莉亞的眼神漸漸變了。

她看向李初晨的時候。

眼裏,甚至還帶着一絲求助的神情。

而李初晨,看見艾米莉亞已經動容,他就暗暗鬆了一口氣。

「艾米莉亞,你把錄像再看一遍。」

李初晨提醒道,「你要注意錄像里的每個人,看看他們之中,有沒有那個是你認識的?」

「有,拿刀的那個人,他是喬斯林的手下,一直在為喬斯林辦事。」

艾米莉亞說的那個人,他叫瑞卡。

但是,這個瑞卡,兩年前,就已經因為年邁而離開島嶼。

艾米莉亞也不知道他去了那裏?

李初晨看見艾米莉亞皺着眉頭在思考,就再次提醒道:「你能認出這個人,就一定會有辦法找到他。」

「他就是當年的目擊者。」

「只要你能找到這個人,你想要的真相,也就浮出水面了。」

「當然,你的速度,還要足夠快才行!」

「我沒猜錯的話,在你出發來這裏的時候,喬斯林肯定也已經採取行動。」

「你去得晚,當年的這個目擊者,可能會被滅口。」

「獄神,你記住,無論如何,我都會回來找你。不是來感謝你,就是來提你的人頭。」

艾米莉亞冷冷地說道,「你可以逃,也可以找個地方藏起來。」

「放心,我不會去找你。」

「我回來的時候,如果不能在獄神殿見到你,我就會殺光一切和你有關的人。」 姜汪呵笑道:「你要是不介意他們看到我們光著身子的樣子,那就放聲喊吧。」

咕朵聞言又用雙手護緊了自己的衣服,警惕道:「這都沒門的,你別亂來啊。」

洞穴門都是空的,要是突然有個人過來的話,不就什麼都看到了!

那樣子的事情被撞見,實在太尷尬了,以後都沒辦法共同生活。

姜汪柔聲安撫道:「別擔心,不會有人過來的,他們肯定都睡著了。」

咕朵可不信,沉聲開口:「不管,你快起來了。」

姜汪見她有點不願意,小聲道:「講話小點聲音,隔壁可是有人在睡覺的,你不想,我不會強迫的,放心好了。」

放心?她才不放心,跟他單獨待一會都有危險。

明明都有一個小孩了,居然還想要自己給他生孩子,簡直過分!

咕朵抗拒地說道:「你先起來再說話,我才會放心。」

整個身子被壓著,她很難出力起來,又不想傷害到他就打著商量的話去說。

姜汪自然明白在打的什麼主意,順勢趴了下來,悶語道:「我都好久沒抱你了,不想起來。」

咕朵見他開始耍賴,就也嬌聲道:「但你現在壓得我肚子,很不舒服阿怎麼辦?」

「那我給你揉揉…」

話音落下,事情逐步脫離了她的預想,朝著失控的方向走去。

一隻炙熱的大手揉過肚子,一下升高了溫度,又在不注意間上移到那裡…

入夜便是好夢!

第二天醒來,又是一個全新的快樂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