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嘉曜會不會覺得她太強勢,太過分?

陸細辛控制著自己,不去回頭,不看沈嘉曜,強作鎮定。

從開始到現在,沈嘉曜一直都是安靜的,他一言不發,彷彿置身事外。只是慵懶地靠坐在沙發,微微偏頭,似乎在看戲,又似乎在出神。

直到陸父跟他說話,他一直魂游天外的神色才慢慢恢復。

他坐直了身體,認真看向陸父,似乎在思索他的話。

見狀,陸父臉上露出得意的笑容,不著痕迹地掃了陸細辛一眼。

哼,這死丫頭是有了靠山了,所以回來逞威風,今天就把你的靠山毀掉,看你還拿什麼得意。

「沈總。」陸父繼續開口,語氣討好而熱情,「您是不是也覺得細辛太強勢?女孩子還是溫婉一點的好,太咄咄逼人,是會找不到人家的。」

聽到這句,陸細辛心弦一緊,放在沙發上的雙手死死握拳,她剛想反駁,耳邊就傳來沈嘉曜慵懶的磁性的聲音:

「我倒是不這麼覺得。」沈嘉曜勾了勾唇,倚靠在沙發上,微微向上抬的眸光如寒潭明珠,涼浸浸的,又透著絕艷的光澤。

「以德報怨,何以報德?」說到這,他突然伸手勾了勾陸細辛肩上的頭髮。

陸細辛頭髮不長,只到肩膀,所以沈嘉曜手指在髮絲上卷了兩圈,就貼到她脖頸處了。

男人灼、熱的肌膚一貼、上,就燙得陸細辛一哆嗦,她下意識想轉頭,卻被沈嘉曜桎梏住腰肢,不讓她動作。

緊接著,耳邊就傳來他涼薄而尖刻的話語:「我倒是覺得細辛太善良了,心扉柔軟而松綿,若是換成我,有人敢辱我、欺我、輕我、謗我,我定要以牙還牙,十倍還之,讓她死無葬身之地!」

說到這,沈嘉曜勾了勾唇角,看向陸父,開口說話的語氣寒涼至極:「陸總確實該好好管教你的女兒了,不過不是細辛,而是你身邊的那一位,讓她不要半瓶子不滿,就出去丟人,別人可不像細辛這麼心軟,給她留面子。」 當盒子打開,他們見到裡面那條璀璨奪目的粉鑽項鏈的時候,全部都忍不住低呼出聲:「好漂亮!」

宋娉婷望著這條漂亮精緻的項鏈,驚疑不定的望向陳寧:「陳寧,這粉鑽該不會是真的吧,那得多少錢呀?」

宋仲彬跟馬曉麗也齊齊的望向陳寧,他們兩老也覺得首飾不宜買太貴的,一萬幾千塊的項鏈就可以了,再貴的他們就有點接受不了。

陳寧笑道:「這顆鑽石是仿的,不是真的,不值錢。不信你問童珂,她陪我去挑選的。」

童珂很配合的說:「對,是假鑽石來的,不過這條項鏈也不便宜,花了姐夫好幾萬塊呢。」

宋娉婷聽說粉鑽是仿的,這條項鏈也就幾萬塊錢。

她欣然的接受了,而且越看越喜歡。

她俏臉微微酡紅的說:「不管是真的假的,陳寧送給我的,我就喜歡。」

宋仲彬跟馬曉麗對視一眼,彼此眼睛里都有笑意。

他們覺得女兒好像跟陳寧,越來越親密了。

馬曉麗好奇的問:「如果這顆鑽石是真的,那這條項鏈得多少錢呀?」

宋娉婷對項鏈愛不惜手,漫不經心的回答說:「不知道,如果是真的話,大概要過億吧。」

「不過陳寧若是真花這麼多錢給我買這麼貴的項鏈,我反而捨不得,還是這種好,漂亮又實在。」

宋仲彬跟馬曉麗倒抽一口冷氣,連連的說:「過億,太離譜了,買不起買不起!」

旁邊的知道真相的童珂,憋的很難受,有種忍不住要告訴大家,表姐這條項鏈價值就超過一億!

宋娉婷收起項鏈,笑著對陳寧說:「對了,剛才爺爺打電話過來。」

陳寧:「他們一家是無事不登三寶殿,這次又有什麼事情?」

宋仲彬笑道:「這次倒是好事,爸知道明天是小婷的生日。他決定在宋氏豪宅內設宴,宴請親朋好友,給小婷慶祝生日。」

宋仲彬一家,在宋族一直都不受待見。

宋老爺子還是第一次如此大張旗鼓的給宋娉婷慶祝生日,這算是宋娉婷第一次享受到宋家千金小姐的待遇。

宋仲彬跟宋娉婷骨子裡都很重視親情,兩人得到這個消息,都很開心。

馬曉麗覺得宋青松一家是黃鼠狼給雞拜年,不安好心。

不過她見丈夫跟女兒都這麼開心,就不好說難聽的話,只能隨他們高興。

陳寧則無所謂,最重要的是宋娉婷開心就好。

第二天,宋青松在宋氏府邸,舉行盛宴,宴請宋家的親朋好友前來,慶祝宋娉婷的生日。

今日,宋娉婷是主角。

因此她在童珂的慫恿之下,穿上了一條香奈兒晚禮服長裙,再穿上一雙精緻的高跟鞋,佩戴上陳寧送的那條永恆之心鑽石項鏈。

整個人如同童話里的公主,風華絕代。

就連宋仲彬跟馬曉麗,也換上盛裝,馬曉麗還戴上之前宋仲彬送她的那紅寶石項鏈。

一人高高興興的開車回到宋族府邸。

宋青松跟宋仲雄、宋仲平一家子親自出迎,彼此互相問候,一家人看似其樂融融。

千千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啃了《紅樓夢》兩個小時之後,姜然揉了揉酸澀的眼睛,不禁也開始覺得這種文,太難啃了。

哪怕是明知道是什麼意思,但是你還是得去思考,作者想要表達的是什麼。

因為這種能夠讓人反思的文學,肯定是帶着批判的。

比如說葫蘆廟的事情,在比如說鳳姐毒設相思局,這都是在寫批判。

平時就覺得那些夾帶私貨的作者很厲害,但是,拿私貨寫本書,這就不是什麼好事兒了,偶爾夾雜,還可以評定,說是這本書的作者很厲害。

但是全書都是私貨的話,那就是大佬級別的了,太高雅了,就像是戲曲的工尺譜一樣,外行看來,就是天書,想看熱鬧都難。

內行看門道,但是,也很費力。

「算了,歇歇,看會兒爽文壓壓驚。」

接下來,姜然開始正式的掃榜,這個速度可不是看《盜墓者日記》的速度了。

從一開始的掃榜下來,幾乎是一個小時一本暢銷書。

網文這東西,大多數都是快餐,沒有必要細細的品。

半天下來,差不多已經是掃完一個分類了。

這裏面有三個大分類,都市,玄幻,和歷史。

這是三個經典的大分類,姜然把都市分類的榜單前的書掃了一遍之後,覺得真沒有什麼可期待的。

雖然已經有了點國內輕小說的苗頭了,但是,都市仍然還是生活和異術超能為主,這些都算是中期的萌芽類打臉文了,只能說是還能看看,但是絕對是食之無味的。

玄幻文,還算是百家爭鳴,但是卻也是剛剛從武俠的框架之中走脫出來,有了具體的境界劃分,但是,抬手間打破一個星球的,還是沒有。

格局,格局小了!

歷史文,就沒那麼多的限制了,大多數都是穿越回去的,當王爺,當皇帝,當文臣武將,紈絝太子。

這些東西,雖然沒有過於老套,但也絕對不算是什麼新潮的東西,前世的網文發展,應該比這裏要強的多。

不過,一些大佬已經是在試圖走出自己的路了。

可能不出三五年,下一批的書上來,就是真正的百花齊放了。

現在還是拓展階段。

姜然查了一下資料,原來網文的前身,是武俠和出版讀物,自從五年前一本《玄幻異能王》的書橫空出世,霸佔了各大榜單之後,才開闢了網文的新時代和盛況。

所以說,滿打滿算網文才發展了五年的光景。

很多的大佬,還沒有嶄露頭角,創意和題材,都是需要靠時間去鑄就的。

……

將近晚上,姜然走下了樓,去買菜,今晚打算做一點雞翅,再炒個青菜肉絲,就OK了。

路上,姜然正拎着青菜走回家,一道震動的聲音,從口袋裏傳了出來。

姜然眉頭微挑,打開手機看了一下,原來是APP已經更新完畢了。

「叮,系統已經更新完畢,請查看更新信息。」

一時間,姜然並沒有理會它,走到家,才重新把手機取了出來。

打開APP,看了一眼界面,界面倒是沒有什麼變化,唯一不同的,就是清明節,明日就到了。

至於打卡的區域地圖,現在已經是變得灰濛濛的一片了。

不僅僅是這裏,就連整個國家的地圖,都已經是被一層黑霧給蒙上了。

上面僅有的幾個光亮的地方,是姜然已經打卡過的地點。

評分,僅僅有一處是E級別,光亮要大一些。

「這是要我自己去開拓嗎?」姜然神色微動。

不太可能吧,這要是自己開拓的話,每天一次的打卡機會,還不夠試錯呢。

萬一多來幾次打卡失敗,那自己真的就命沒了。

不過既然走過的地方,迷霧都會驅散,那姜然拿起一旁的那本發黃的《蘇江舊事》,心裏已經有了判斷。

晚上的食材很簡單,一個人,也不用講究什麼排場。

丟掉糧食也是可恥的行為。

做菜嘛,也是一種心性的鍛煉。

老祖宗講求的是知行合一,知道怎麼去做,做的出來的時候,也是一種修行。

為了明早不吃剩飯,就爭取做多少吃多少。

淡淡的香氣拍打着味蕾,雖然是家常菜,卻依舊是清香撲鼻,做出來的菜,似乎是比昨天有進步多了?

姜然滿意的點着頭。

雞翅是專門做的帶着一絲辣味的,這樣吃起來會更加的討喜,是另一種特殊的香味。

「走了。」飯後,姜然穿上了衣服,打算出去轉轉。

拿着那本泛黃的書籍,打算追尋着歷史的足跡,去繞着城市轉轉。

蘇江市的夜景很美,這裏臨近長江,屬於經濟極盡發達的城市,魚米之鄉,算是自古以來便是文明的發源地之一。

氣候濕潤,土壤肥沃,經濟建設也是國內屬於發達城市,這裏是極為宜居的地帶,一句古語綿延至今:上有天堂,下有蘇杭。

首都是古都,很多的帝王,都在那裏定都,佔盡天下的滂沱氣運,在整個南方也算是首屈一指的大城市。

接下來便是蘇江市了,蘇江的園林聞名天下,這種集古典,歷史,哲學,人文於一體的古建築,從春秋時期,一直綿延至今。

園林不僅僅是代表着蘇江市的歷史,還是傳統文化當中最為精粹的部分,藝術價值無法估量。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