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戰必定驚天動地,甚至出現歌仙級戰死的情況。
By
2022 年 9 月 22 日

「神主大人,您覺得最後一場,小素會派誰上場?」擔心兒子的綾子,忍不住問。

「他自己。」四國神主沒有任何猶豫。

「什麼?!太危險了!小素還是個孩子啊,只修鍊了半年時間,怎麼可以!您能聯繫他們,讓他們換人嗎?」

「這是源清素自己的選擇。」四國神主不知道實際情況,但她極為肯定。

器量弘深之人,不可能讓自己站在身後。

而能站出來的人,器量才會弘深。

「第七場,源清素,對陣……」武居難以置信地看著名單。

「怎麼回事?」

「老頭,快宣佈啊!」

「真是急死人!」

糸見雪將手放在胸口,抓緊自己的衣領,剋制不住的心跳聲。

可愛小巧的腳趾們,緊緊地扣住。

她一眨不眨地盯着屏幕。

「第七場,源清素對陣……中村直人。」

隨着武居念完名單,神道教瞬間洶湧起來。

「中村直人是誰?」

「為什麼不是四組組長野鹿大人?!」

不僅是他們,官方修行者同樣驚疑不定。

水天宮巫女一看神道教各組組長的表情,臉色一變。

「弟弟,小心,情況不對!」她忙對源清素說。

「我知道。」源清素冷笑一聲,衣衫獵獵,落在決鬥場內。

「水天巫女,怎麼了?」萬卷上人見水天一臉發獃的樣子,以為她發現了什麼。

「啊~」水天巫女雙手捂著嘴,雙眼淚汪汪地望着源清素的背影,「弟弟酷酷的樣子好帥~」

萬卷上人:「……」

中村直人是一個滿臉絡腮鬍的男人,雙頰瘦削,額骨與顴骨高高凸起,唯獨雙眼亮得嚇人。

他緩緩拿出一枚腥黃色骸骨。

「那是什麼?」

「妖怪殘骸!」

「是黃泉魔龍的殘骸!」

官方這邊所有人的臉色一變。

「妖身咒!」他們的聲音驚恐,同時想到了這道咒法。

「是誰泄露的?!」

「不可能!絕對不可能!連筑紫王都只能駕馭『町級』妖怪的殘骸,黃泉魔龍可是『縣級』!」

「這個人不怕變成妖怪嗎?!」

「對面要的就是這個結果!」九州神主沉聲道。

官方修行者們的臉色十分難看,反之,神道教卻大聲怒吼起來,號角聲、擂鼓聲、吶喊聲,震天撼地。

「中村!上!」

「殺了他!殺了他!」

沒人關心中村直人自己會怎麼樣。

「源清素!」中村直人開口。

決鬥場安靜下來。

「你沒想到吧,會輸在自己的咒上!」中村直人獰笑道。

「哈哈哈哈!」源清素像是聽到什麼可笑的事,仰頭笑起來,笑聲高亢而開朗。

正當所有人不知發生什麼的時候,他驀地停下笑聲。

「當初在箱根,釋迦牟尼傳我「大日如來咒」,所有人都以為是看重我,」他平靜地說,「但你們這些人,怎麼可能明白釋迦牟尼,明白什麼是遇佛殺佛。」

源清素將香葉冠戴在頭頂。

「你來殺我試試。」他說。 第三百七十二章張將軍,別來無恙啊?

「當然是說有趣兒的事兒了,這傢伙剛才說在其他的大陸上見到了一匹馬,那馬有八丈高,五丈長,一聲嘶鳴驚天動地,一腳踏在地面上,大地都要抖三抖。」

張揚一邊說還一邊忍不住笑。

「是不是麒麟啊?他有沒有說長著鬍鬚沒?」

看到常勝認真的樣子,張揚忍不住哈哈大笑。

「那傢伙就是喝多了,在吹牛逼,這你們也信?他不止說了這奇怪的馬,他還說有一頭牛十二個犄角。」

唐鳶兒忍俊不禁,噗嗤一聲笑了。

「大人,這莫不是你胡編來逗我們玩兒的吧?」

「我逗你們幹什麼?你沒看到他張牙舞爪的樣子嗎?還比劃呢。」

張揚也忍不住笑。

漢斯這一覺一直睡到了晚上,摸摸餓了的肚子,漢斯又急匆匆的來拜訪張揚,結果一進門就聞到了肉香。

「尊貴的大人,我能一起吃嗎?」

漢斯倒是沒常勝他們那麼拘謹,竟然湊了過來。

「坐吧,我正想問你上午的事兒你記住了多少呢,你要是想一起坐下,咱們繼續討論討論,你有不懂的我好給你補充。」

漢斯大喜,急忙坐下。

漢斯的記憶力不錯,大概的套路都記住了。

「嗯,不錯,你白天喝醉了,以後酒可以喝,但是最好不要醉,尤其是你回去辦這件事兒的時候,最好讓自己保持清醒。」

「大人,我知道,如今沒事兒我多喝一些,而且葡萄酒喝不醉的。」

「知道就好,我這邊有事兒走不開,但是我一直惦記著你船上的種子,下午我已經讓人調兵去了,明天可能會有一支騎兵過來,你帶他們去船上把你船上的種子都給我運到青山關去。」

漢斯一下子愣住了。

「尊貴的大人,您真的是很有勢力的貴族嗎?」

張揚笑道:「我們這邊可沒有什麼貴族,只有皇上,不過這麼和你說吧,就算是皇上也要參考我的意見,我只要一個命令,幾十萬的士兵聽我調令,所以,你能協助我那是你的榮幸。」

漢斯忽然有些坐立不安,一個命令幾十萬士兵?面前的人到底是什麼身份?

「你也不用害怕,我叫來的人不會傷害你們的,而且他們知道你是我的手下,也會對你十分尊重,這一點兒我和吳舟已經說的很清楚了,你只需要配合他們就行,至於瓷器和絲綢我白天也交代鳶兒去辦了,最多十天瓷器和絲綢就會運來,不過鬱金香可能需要一段時間,而且你的計劃或許需要改變一些了。」

漢斯此時心裡害怕,急忙點頭。

「大人,難道您說的辦法行不通嗎?」

張揚點頭道:「一時半會兒我也弄不來那麼多的鬱金香,所以你只能帶一部分回去先秘密種著,一來把手裡的瓷器和絲綢賣掉增加資本,二來也是等鬱金香到達一定規模,在鬱金香沒有達到巨量的時候,我和你說的事兒不要啟動,那樣只會讓你失敗,甚至是走上斷頭台,我希望你活著,哪怕是不回來找我,也別別人搞死了,你明白嗎?」

「我一定會回來的,將滿船的金幣交到大人的手上。」

張揚嘆息一聲。

「當年耶穌被猶大出賣,我不知道你是不是第二個猶大啊,只是我的門徒中肯定是有一個的,只是那個讓我被釘在十字架上的人是不是你,我還不清楚,好了,話就到這裡吧。」

漢斯舉手發誓。

「大人,我絕對不是猶大,我誓死追隨您。」

「有這份心最好,喝酒吧,吃好了喝好了回去休息,明天你還有的忙呢。」

可能是張揚的演技炸裂,漢斯接下來非常克制,甚至吹牛的毛病都沒有展露出來,喝了不多的酒就離開了。

第二天上午,吳舟派人來了,一千名騎兵人強馬壯的來到了客棧門口,隨著張揚和漢斯的出現,這一千人同時下馬,行禮。

「叩見張大人。」

這一聲把漢斯等人嚇的不輕,如果昨天還在懷疑張揚的身份的話,那麼現在眼前這些士兵和駿馬則是打消了他們的所有疑慮。

「都起來吧,吳舟和你們說了吧?」

「回張大人,吳大人臨行前交代我等,一切聽張大人調遣。」

「嗯,其實也沒什麼事兒,就是讓你們幫忙運些東西回來,我身後這幾位是海上來的幾位勇士,他們會帶你們到他們的船上卸東西,你們要記住了所有的東西都不能私自動用,否則讓我知道了,我饒不了他,聽明白了嗎?」

「明白。」

傑克李低聲給漢斯翻譯著,眾人聽到翻譯的話,再看看這些士兵嚴肅的表情,對張揚更加敬佩。

「好了,既然都明白了,漢斯,你就帶他們去船上卸貨吧。」

「門白。」

漢斯生硬的說。

張揚忍不住笑了。

「你以後想學就和傑克李多學一些,好了,你們快去吧,我對你們從美洲帶來的東西可是期待的很啊。」

漢斯也覺得自己不適合說其他的話,急忙彎腰行了個騎士禮。

「尊貴的大人,漢斯一定不會讓大人失望,保護好那些種子。」

目送漢斯等人離去,張揚還是有些不放心。

「常勝,要不你跟著去?」

常勝擺了擺腦袋。

「不去,鳶兒姐姐說了,她不在我必須和您寸步不離,以免受到賊人襲擊。」

「她那是多慮了,我張揚在這邊的聲望還是不錯的,你看又和我打招呼呢。」

大集市裡認識張揚的人還真的不少,畢竟當初張揚也跑了不少的部落,但凡認識張揚的自然對他心懷感激。

說著話,遠處兩人急匆匆的走來,大老遠的就扯著嗓子喊了起來。

「張將軍,別來無恙啊?」

張揚看到兩人只覺得有些面熟,卻不知道對方的名字,只能哈哈一笑。

「二位別來無恙?」

「托張大人的服,我們今天冬天存的糧食足夠過冬了,好的很,好的很啊。」

「張大人不用挂念我們,不知道這次緊急召喚我們前來是否有什麼緊急的事情要商議啊?」 「永安殿?」

顏幽幽猛然抬頭。

「梅母妃,您剛剛是讓王馨去永安殿換過衣服嗎?」

「是。」

梅妃忙點點頭。

顏幽幽手指一扭,只聽咔嚓一聲,在春花的慘叫聲中,卸了她的下巴,把

人往侍衛手裡一丟。

「快,拖著她,去永安殿。」

說著,快一步出了梅園。

侍衛們也不敢怠慢,就剛剛逸王妃給那丫鬟卸掉下巴那一手,可真是快准狠。

太后和梅妃相互對視一眼,也忙抬腳跟了上去,太後走了,一眾宮妃,夫人,貴女們也急忙忙跟了上去。

一大群人,烏泱泱往永安殿走去。

永安殿後殿的水溝里,果然躺著一具宮女的屍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