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魂不散啊!
By
2022 年 8 月 23 日

「所以說你也是奔著殺我來的?」

遇上烏鴉的人不出意外那就是來殺我的。

可是出乎我意料的是哪個小男孩搖了搖頭:「不不不,我可不是要殺你,雖然一開始我的確有這個打算,但是我現在想跟你作一筆交易。」

交易?

我挑了挑眉來了興趣:「什麼交易,你們烏鴉的人不是以殺我為宗旨嗎?」

小男孩繼續搖頭:「你想太多了,只是上邊要求只要見到你就盡全力抹殺,而且還許以重酬,說真的這個重酬不是一般人可以拒絕的。」

「怎麼,你難道還不是一般人嗎?」

小男孩噗嗤一聲笑了出來:「我當然是一般人,只不過和你合作的利益或許會大於重酬。」

我沒有在意周圍人看着我詭異的眼神,隨手從旁邊拉過來一個凳子坐下:「我很好奇你們所說的重酬是什麼?」

小男孩看着我眼神怪異:「我們的重酬?其實我們的重酬很簡單,只是把體內種的蠱蟲去除,不過相比而言你能給我帶來的利益更大而已。」

我挑了挑眉頭:「那我有能給你什麼利益呢?」

小男孩身影忽然消失,然後下一刻重新凝聚在我身側:「你能給我的利益那簡直太多了。」

感覺到小男孩的突然出現,我沒有驚慌。

我現在可以說是有恃無恐,這群烏鴉想殺我的心從之前那幾個邪術師的身上就能看出來。

這傢伙沒有當機立斷趁這個機會弄死我說明他說的交易應該是真的。

「比如說呢?」

小男孩用手指巧了敲了敲腦袋做出一副沉思的樣子:「比如……比如有些時候你可以和我合作去對付一些人,去做一些事,比如說盜墓?」

我側頭看了看小男孩:「然後還有呢?就這點利益不足以你做出這種可以算是背叛組織的事情吧?」

小男孩聳了聳肩:「當然不止是這些,但是剩下的那些我暫時還不能告訴你,因為有些事情告訴你了,我可能會死的很慘,你只需要知道咱們的合作是互惠互利雙贏的關係就可以了。」 那幾個打人的小孩在來到這裏后,頓時有了底氣,很快各自去找自家大人了。

很快,一群大人跟在小孩們身後走了過來,有男有女,金靈看着這堆人,總算是明白了剛才那小孩是哪裏來的囂張。

這群人大都是工地上上工,主要做的是築造城牆之類的體力活,所以一個個的長的五大三粗的,看上去就很強壯。

跟瘦弱的金靈以及看上去並不那麼肌肉虯結壯實的司宴相比,這群人看上去確實挺有壓迫感的。

但是單純的小孩子的世界裏,卻不知道這世界上有種打擊叫做降維打擊。

那些大人怒氣匆匆的走過來,有個大嗓門的男人罵罵咧咧道:

「是哪個王八犢子臭不要臉以大欺小打了我寶貝兒子了?」

然後在看到金靈和司宴后,整個人都愣住了。

他旁邊,那男孩兒還在狐假虎威,指著金靈大聲告狀:

「爸,是她,還有她旁邊那男的。」

然而下一刻,他的腦袋上就挨了重重的一巴掌。

男孩震驚的抬起頭,然後眼睜睜的看着剛才毫不猶豫給了他一巴掌的爹一臉諂媚的迎了上去。

「真是大水沖了龍王廟,原來是司先生和金小姐,這都是誤會啊。」

金靈本來都已經做好了打架鬧事的準備了,結果竟然是這麼個情況,她挑了挑眉:

「你認識我們?」

「當然當然了。」男人還沒來得及回話,旁邊另外一個小孩父親就插了進來。

「你們兩個研究出了疫苗啊,是基地的英雄,現在整個基地還有誰不認識你們啊。」

「額……」金靈倒是沒想到還有這一層。

「金小姐,是不是我們家這個不成器的得罪您了?你別生氣,我這就打一頓給你出出氣。」

「對對對,臭小子,眼睛長到天上去了?什麼人都敢得罪?」

說着,那幾個家長轉頭就給自家孩子一頓教訓。

可憐一群挨打的小孩們人都傻了。

金靈制止了這群人的裝模作樣的家暴,不為所動的看着這群人,淡淡道:

「我來的路上聽見了一些不太好的言論。」

她話音才落下,一群大人看着她懷裏的小女孩,腦子一轉,瞬間就意識到她聽到的不好的言論是些什麼了。

一群人臉色頓時就不好了。

金靈的目光默默的在他們臉上轉了一圈,又道:

「說起來,你們這裏,我好像一個從喪屍之城出來的同胞都沒看見,他們去哪裏了?」

其實從喪屍之城裏來到曙光基地的人類同胞是很好區分的,他們這些在喪屍之城做過奴隸的人,就算取下了頸環,脖子上也會留下因為長年累月勒住脖子而留下的疤痕。

但是這裏,她一個都沒有看見。

但這是不太正常的,基地為了方便管理,將那些從喪屍之城來的人分開分配進了每一個街區。

這個地方不小,總該有那麼十來個才對,但這群看熱鬧的人里,金靈一個都沒有看到。

「他們全都搬到巷尾去了。」有人說道。

金靈皺了皺眉,抬眼朝這些人看上去,說道這句話時,每個人的臉上都帶着些許的幸災樂禍和快意。

她並沒有繼續追問下去,只是覺得這件事情恐怕需要專門的人來處理了。

這時,她看向那幾個小孩,淡淡道:「他們說的那些話,是你們教的嗎?」

剛才還諂媚著的一個中年婦女轉眼就變了臉,頗有些陰陽怪氣的說道:

「小姐,我們怎麼聽不懂你在說什麼啊,我家小孩說了什麼話?我不太明白啊。」

「是啊,是啊,他們說了什麼啊,您直說啊。」

「您不熟哦我們怎麼知道呢。」

一群人態度大變,戲謔的看着金靈,似乎是篤定了有些話太髒了她一個年輕小姑娘說不出口或是顧忌著懷裏的女孩不會說出來。

然而下一秒,卻見金靈直勾勾的盯着他們,面不改色的說道:

「說她是奴隸,說讓她給你們當奴隸,說她早就已經被喪屍……唔……」

金靈一句話沒說完,一隻手突然從後面伸過來,捂住了她的嘴巴。

司宴站到她旁邊。

金靈看了她一眼,沒把剩下的話說出來。

而那群大人的臉上終於有些掛不住了,紛紛道:

「小孩子嘛,嘴上每個把門的,說的話總是不太中聽的。」

「就是就是,不是說童言無忌嘛,小孩子說的話哪能當真呢。」

「不能當真的。」

金靈看着他們,突然意識到,這些人在推脫之下,暴露的是他們真實的想法。

這群小孩子懂什麼,他們不過是大人們的復讀機,毫無保留的傳達出了這群曙光基地土著們對外來的人類同胞深深的惡意。

金靈突然就沒了和他們爭辯的心情。

她只是道:「巷尾往哪裏走,我去看看那些同胞。」

說着她便要動身,那個中年婦女卻往前一站的,堵住了她的前路,說道:

「有什麼好看的,跟我們這兒一樣破破爛爛的,平白髒了您的眼睛。」

於此同時,周圍陸陸續續圍上了一些人,將她往巷尾去的路線堵死了。

司宴神色一冷,當即便要上前一步,被金靈拉住了。

她面色如常道:「算了,確實也沒什麼好看的,回去了。」

說罷,便將懷裏的小女孩放到司宴手上,然後拽著人走了。

身後的一群人牢牢的盯着他們的背影。

司宴單手托著小女孩,另一隻手牽住了金靈的手腕,好奇道:「你不管了?」

「當然不是。」金靈搖搖頭:「我們倆畢竟是科研人員,名不正言不順,不想跟他們起衝突,得找外援。」

這群人對他們倆也許會有尊重感激,但絕無敬畏。

司宴垂眸看了一眼懷裏彷彿被嚇壞了的小朋友,目光轉到金靈的臉上,有些嘲諷的說道:

「人類的世界也沒好到哪裏去。」

勾心鬥角,排除異己。

金靈腳步頓了頓。

司宴很早以前還在喪屍基地的時候就說過這樣的話,在他的觀點裏,人類世界和喪屍世界其實並沒有什麼區別。 徐福點了點頭:「那老爺,您準備怎麼對付楊真?」

端木賜撇撇嘴:「再說吧!我總覺得楊真身份不簡單,以趙守正的性格和脾氣,怎麼可能會對一個平平常常的徒弟花這麼大的力氣?」

徐福笑了:「好,那咱們再觀察觀察。」

夜。

已深。

偌大的雲鹿山脈,也陷入了沉靜。

如果從高空俯瞰,還能看見山上籠罩著一道道若有若無的彩色玄氣。

後山山谷。

五團彩色玄氣正在徐徐旋轉。

這是正在修鍊的楊真、趙守正、李園、柳湘湘和吳依依五個人。

前段時間,楊真跟隨趙守正前往黑龍湖,可是李園、柳湘湘和吳依依三人因為修為還沒有抵達金丹境,所以只能留在山谷中繼續修鍊,直到如今。

可不管怎麼樣,他們的修鍊速度,總是追不上楊真。

畢竟,在趙守正的幫助之下,楊真已然是金丹境四重的高手。

現在楊真也並不著急提升修為,此時他就是要吸收靈氣,來鞏固自己的丹田。

當然,也需要吃一些補藥,將身體的強悍度慢慢提升上去。

這樣的日子,過得很快。

當一年一度的春節來臨時,當整個雷州城百姓在張燈結綵中過年時,楊真他們依然在修鍊。

如此。

春來冬去,夏來秋走,轉眼就半年過去了。

半年的時間,雷州城的人們似乎已經漸漸淡忘了凌氏家族的事情。

半年的時間,雷震天也在雲鹿書院過得很好。

「吱吱~~吱吱~~!」

山谷中的靈草靈樹之上,有知了攀爬,叫個不停。

在這棵巨大的靈樹底下,有一個彩色的龍捲風正在徐徐旋轉。

轟!

突然,龍捲風動蕩了一下,驟然炸裂,化作一股股玄氣,往四周擴散。

地面沙塵飛舞,靈樹跟著震蕩起來。

玄氣之中,端坐一人。

楊真驚喜地睜開雙眼,站了起來,他握緊雙拳,拳頭之上,真氣流轉。

「哈哈!」

楊真感受著體內傳來的力量,忍不住大笑:「半年時間,我終於將金丹境四重鞏固完成!接下來,我就可以衝擊金丹境五重了!」

這半年的時間,楊真一直都在不停的吸收靈氣和吃補藥,終於讓自己達到了金丹境四重的最佳境界。

這是楊真最高興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