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說有窗帘,就不用在貼玻璃紙了,但她們幾個還是不懼辛苦的貼了一下。
By
2022 年 9 月 9 日

宿舍東西有點多,但是卻不失乾淨整潔,來查寢的人都誇她們宿舍溫馨,還有人提議說可以辦個宿舍裝扮節。

「一一,我們都起床了,你洗好了嗎?」

衛生間的門從裡面被打開,一一邊擦拭著頭髮,邊從裡面走了出來。

安安驚艷的看著她,「一一,你這衣服怎麼都不見你穿過?太好看了吧,兼職就是為你量身定做的。」

一一低頭看了看自己,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有這麼誇張嗎?」

「不誇張,我也覺得特好看,一一,你之前的那些衣服可以當睡衣了。」一一懂芸芸的言下之意,只是她終究還是自尊心太強了。

除了自己買的衣服,她真的很不喜歡其他人給自己買的,哪怕那個人是昭霖。

「芸芸都這麼說了,我信了,你們趕快洗漱吧,我吹一下頭髮。」

四個人磨磨蹭蹭了半天,總算在半個小時之後趕到了學校門口,她們剛出校門,一輛陌生的商務車就停在了她們面前,四個人嚇得趕緊後退,手握著手,警惕的凝視著從車上下來的人。

等到對方完全進入自己的視線,一一這才鬆了口氣,「楊伯。」

「一一小姐,少爺讓我來接您。」他恭敬的幫忙打開車門,見一一率先鑽進去,幾個人也沒落後,趕緊跟上。

「一一,這位是?」楚楚伸手擋著自己臉頰,湊近一一的耳邊,小聲的詢問,視線有些不安的瞄了瞄駕駛座上的陌生人。

「楊伯,昭霖家的管家,人很好的,我知道你們剛剛以為是……其實我也是,昭霖沒說,楊伯是開商務車過來。」自己被嚇到也就算了,害自己的朋友被嚇到,一一有些自責。

早知道她應該問一下昭霖的。

「各位放心,我不是人販子。」楊伯寡言少語,但是透過後視鏡,看到幾位全身緊繃,一臉緊張的防備著自己的人,就忍不住想要為自己正個名。

活了這麼多年,這還是第一次被人誤會是壞人。

楚楚,芸芸,安安扯扯嘴角,露出一抹尷尬的笑。

「楊伯,您別介意啊,我第一反應,也以為是……昭霖他只說您來接我們,但沒說開什麼車,所以……」一一抿唇,實在是不好意思說出那句話。

「沒事」楊伯無所謂的笑了笑,「你們四個女孩子,在外確實要注意安全,提高警惕。」

「楊伯說的是,對了楊伯,外婆最近有再吵著要回S市嗎?」

「沒有,她最近還挺忙的,常和朋友約著出去喝下午茶。」。 秦風笑道:「就是希望等你到了之後,還能和現在一樣張狂!」

「小子,你死定了!」

曹元霸氣得身子都顫抖了起來。

不過好在,就在這時,他的車已經開到了商場樓下。

曹元霸二話不說,直接掛斷了電話,朝着商場上面奔去!

秦風還在商場裏面,就聽到了外面傳來急剎車的聲音。

很明顯,是曹元霸來了!

秦風笑眯眯的朝着金曉倩道:「你大哥來了!」

金曉倩渾身一顫,不知道該笑還是該哭。

如果是在一刻鐘之前,她一定會得意無比,然後繼續朝着秦風叫囂起來。

然而被秦風狠狠教訓了一頓之後,她內心徹底崩潰了。

才知道原來眼前這個男人,根本就是個惡魔!

她哭兮兮的抿著嘴,一句話不敢說。

秦風也沒再繼續羞辱對方,而是站在原地默默等著。

但卻沒有讓金曉倩停下。

這一邊,曹元霸憤怒的衝進上場,直奔自己妹妹所在的樓層而去。

一路上,凶神惡煞的氣勢,把周圍的客人全都嚇得紛紛退讓開來。

臭小子,我一定要廢了你!

讓你後悔來到這個世界!

曹元霸心中惡狠狠的想到。

然而來到頂層,秦風所在的奢侈品店之後,卻是看傻眼了。

只見店鋪裏面已經亂成了一團,一百多個大漢的屍體,凌亂的躺在地上。

在血泊之中,自己的妹妹跪在地上,不斷抽著自己耳光。

那張原本很好看的面龐,此刻已經面目全非,被抽的通紅,幾乎要毀容了!

曹元霸頓時暴怒,眼神里都噴出火來。

大步衝上前,朝着金曉倩喊道:「我來了,你住手,不要自己打自己了!」

金曉倩也是終於停了下來,慘兮兮哀嚎起來。

「哥哥,我完了!」

「我的臉沒了!」

曹元霸心中一痛,旋即無比憤怒的目光看向秦風。

如果眼神可以殺人,秦風現在可能都要被對方目光給殺了!

然而秦風站在原地,面帶微笑的看着曹元霸,沒有絲毫畏懼。

周圍圍觀的群眾也是看到這一幕,不少人認出了曹元霸的身份。

「那是曹元霸,曹爺的兒子來了!」

「曹元霸修為據說已經達到了宗師二重,年紀輕輕,就是咱們華海市第一青年高手!」

「此人武學極其厲害,曾經甚至滅殺過宗師三重的高手。」

「而且我聽說,他手段非常殘忍,曾經和曹家對立的那些家族,在被曹家擊敗之後,全都被曹元霸滿門滅絕!」

「是啊,連那些家族裏的女人都不放過,全部被他抓走了,後來再也沒有見到過!」

看熱鬧的人們,臉色漸漸發白,膽小一些的,已經退後了好一段距離。

生怕接下來受到殃及。

曹元霸大步走向秦風,「就是你,欺負我妹妹是吧?」

秦風笑了笑,「是又如何?」

「很好,敢這樣羞辱我妹妹的,你還是第一個!」

曹元霸怒極反笑,震怒之下,全身骨頭都發出了咔嚓咔嚓的響聲。

在華海市,已經很久沒有人敢這樣和曹家對着幹了。

不僅滅了曹家一百多的打手,還當眾欺負自己的妹妹!

要不是不把這傢伙狠狠收拾一頓,以後曹家還如何在華海市立足?

然而想到這裏,曹元霸忽然臉色一變。

對方敢這樣挑釁曹家,絕對不會是普通人,一定大有來頭。

難道是代表其他的豪門,或者是地下勢力,來挑釁曹家的?

曹元霸目光閃爍起來,道:「小子,你師承何門?」

這話語里的意思,就是在詢問秦風的來歷了。

看得出來,曹元霸雖然憤怒,但並沒有失去理智,而且還有一些謹慎。

秦風懶洋洋的聳了聳肩,「不過是個普通人罷了,沒有門派!」

如果一定要說的話,只能說是鎮北王。

不過秦風現在還不打算告訴對方自己的身份!

聽到這話,曹元霸嗤笑了起來。

「普通人,普通人也敢和我們曹家斗,你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以為自己打敗了一群普通人,就很了不起嗎!」

「今天我就讓你知道,什麼叫做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說完之間,一拳朝着旁邊的牆壁砸了過去!

砰!

拳頭之上,爆發出來一股恐怖的力量,直接將牆壁打出了一個拳頭大小的窟窿。

他整個拳頭好似鋼鐵一般,深深陷入了牆壁之中!

看到這一幕,周圍的群眾頭皮都快炸開。

這哪裏還是人?

簡直就是一塊鋼鐵!

這一拳要是砸在人身上,豈不是要把人給直接打穿!

秦風呵呵一笑。

「很厲害嗎?也不過如此啊!」

說話之間,他隨手一掌,朝着一旁的牆壁拍了過去!

砰!

整個牆壁,直接坍塌下來,淪為一片廢墟。

對隔壁的店鋪都受到了殃及,無數貨物從柜子,牆壁上滾落下來。

頓時,場上一片死寂!

圍觀的群眾被徹底震驚了。

曹元霸那一拳已經足夠恐怖了,沒想到這傢伙更變態?

這還是人嗎!

然而看到這一幕,曹元霸卻是興奮的大笑起來。

「哈哈哈,好,很好!」

「我曹元霸縱橫華海市,一直找不到對手,沒想到今天終於出現了一個能和我對打的!」

「對手難逢,小子,今天我就和你分個高下!」

曹元霸興奮的大吼起來,旋即眼中閃爍出森然殺意,看秦風的目光,已然變成在打量一個死人。

「不過,我不會殺你!」

他緩緩說道:「鑒於你之前的所作所為,我會將你四肢打斷,把你的丹田也廢掉,讓你淪為廢人,還有你的家人,一個也別想好過!」

「你不是很狂妄嗎,我就讓你知道,狂妄的下場!」

秦風談了談手指,面對曹元霸的威脅,依舊是無動於衷。

「既然如此,那你就只管來試試啊!」

「廢話這麼多,有什麼用呢?」

聞言,曹元霸也冷哼一聲,忽然身軀就動了起來。

速度快到極致,在普通人眼裏,只能看到一陣殘影。

而下一刻,曹元霸就出現在了秦風身前,抬手便是一拳,朝着秦風的胸口狠狠砸了下去!

。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馬得功微微地眯起眼睛尋思良久,突然嘴角流出一絲微笑說道:「吳國貴狡詐,想給我軍來個前後夾擊,我豈會中了這個圈套?如果我們分兵禦敵定然失敗,不如全力出擊狠狠打擊清軍,然後從容撤出衡陽,去往長沙防守。」

左右有人說道:「師長,長沙城牆又小又破一直也得不到修補如果就這麼回長沙去,長沙怕是也守不住。再說,我們丟了衡陽,關軍長又不在,軍心定然不穩,如此一來,長沙民心怕也不穩啊!如何守得住長沙?」

左右全都應和著認為守不住衡陽,長沙便是也難以防守。

馬得功說道:「從衡陽到長沙卻是需要些時日的。我們層層設防,不停地偷襲敵軍,遲滯敵軍行軍能夠爭取不少時間。淮西和近衛兩軍已經佔據了岳州,我們趕快派人去岳州求救,呂將軍和李軍師手中握有兩個軍六萬多人,都是強軍,定然會派援軍前來,絕對不會坐視長沙淪陷。到了那個時候,清軍和我軍廝殺多日已經筋疲力盡。淮西軍和近衛軍一到,吳國貴定然土崩瓦解。」

左右聽了全都說好。此時便有人說道:「我明白師長的用意了。這就是要首先狠狠打擊清軍,使其不敢輕易冒進,如此一來行軍速度便慢下來了。我軍軍心也能穩定。」

馬得功點頭稱是:「如果我們只是偷襲清軍,清軍人多勢眾怕是難以起到效果。他只用輔兵抵擋,披甲兵長驅直入,長沙怕真是守不住。所以,必須給吳國貴來一招狠的,讓他知道疼!打了人我們自己也便有信心了。」

聽得馬得功的話,眾人全都叫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