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凌點頭,不用茅十八提醒,他也知道自己該怎麼做。
By
2022 年 9 月 12 日

沒有猶豫,金針伺候。

雷凌以梅花十三陣,斷毒瘤根部經絡,在以龜血喂入小黎嘴裡,利用龜血的再生功能,來修復小黎體內受損的器官。

雷凌手法嫻熟,而且毫無半點痛處,到給小黎一種不痛不癢的感覺。

隨著時間慢慢過去,雷凌將金針收回,鬆了一口氣轉身坐在沙發上,看著還閉著眼睛的小黎說道:「你可以走了。」

青冥、禪德、茅十八幾人一臉愕然,雷凌怎麼快就救好了小黎?

答案是對的。

經過雷凌半個多小時的救治,小黎的臉色明顯好轉,體內瘀血全部被打通,內部肝臟與肺腑都已經逐漸恢復。

而胃部的毒瘤,已經被雷凌利用金針,將其斷去根部,很快就會死乾枯,最終被胃部消化排出體外。

聽到雷凌所說,小黎明顯感受到自己胃不再那麼疼了,就連呼吸都那麼的順暢。

當她睜開眼睛,急忙低頭看了看自己的身體,發現自己並沒有被開刀,她詫異的看向雷凌。

「難道不需要開刀,把我胃裡的東西取出來嗎?」小黎看著雷凌問了一句。

「不需要。」

「我這是無痛手術。」

「不出三天,你就可以像正常人一樣了。」

「好好回去做該做的事,不用再來找我了,因為我也將要離開天京了。」

雷凌很是淡定,回答了小黎的問題后,他揮手示意小黎可以走了。

小黎畢竟,雷凌說的這麼輕鬆,會不會在騙自己?

「那我要去哪裡才能找到你?」小黎咬了咬嘴唇,看著雷凌有些不舍,同樣也是怕萬一自己的病沒好,也可以找到雷凌繼續幫自己救治。

「你不需要找到我。」

「同樣,我也不希望你對別人提起我。」

「走吧!別讓我再對你有所反感!」

雷凌不耐煩,小黎心裡再想什麼,他豈能猜不到?

只不過,這都是正常,畢竟小黎是普通人,突然知道自己病好了,當然會以為自己再騙她。

看雷凌不想說,小黎又不敢在多問,索性咬了咬牙,向雷凌鞠了一個躬,這才轉身離去。

「多好一個丫頭?」

「怎麼就被這個社會給洗腦了呢?」

看小黎離去,茅十八突然搖頭感慨起來。

「怎麼說呢?」

「如今社會太複雜,為了利益都會不擇手段。」

「而像她們這種弱勢群體,只能被人欺凌,所以內心都會產生極大抵觸,與思想的改變。」

李天龍眉頭緊皺,看著小黎離去的背影,他似乎能夠體會到,現在的社會人心險惡。

「操這心幹什麼?」

「你小子是不是喜歡上那個女人了?」

見李天龍,看到小黎離去,那副不舍的樣子,讓花雲毅覺得李天龍似乎對小黎有意思。

。 他腳下早已沒了街道的影子,伏身下望,遠處的街道也不過一條條窄痕,湧來的妖獸不再只從兩個方向,而是四面八方都有。

可越是如此,唐寧殺得越是歡暢,他不用顧忌妖獸從他周邊脫逃,去城中禍害,他只需不停殺戮、殺戮、殺戮。

他沒發現,城中無數守軍、百姓已經找不到幾頭妖獸了,因為所有妖獸都朝著他涌去了。

他沒發現此時城中所有百姓都是微微仰頭看著他,又或者瞧不見他,卻不管多遠,也能瞧見那宛如巨峰的屍山,以及無數妖獸衝上屍山、無數飛禽衝擊下來,卻又頃刻碎裂,成為那屍山一部分的恐怖景象。

「吼!」

不知何時,一聲高亢宛如龍吟的獸吼自城外某處發出。

無數妖獸低沉嘶吼應和,然後忽然轉頭,順著那早已破敗不堪的城牆豁口朝外涌去。

最後幾十頭髮了狂的凶獸朝唐寧衝去,卻又瞬息被幾道極細極細的光芒透體而出,竟沒一個撐得過一招。

於是天空晴朗了,再無血雨落下,地上也平靜了,不再有一頭活著的凶獸嘶鳴。

整個城中,只一片寂靜無聲。

……

「這個人,應該死,寒水城容不下這樣的強者,他若恢復,能輕易殺了我們。」

「他是異類,雖然不知為何他沒用真氣,可看他出手,顯然是中州修士無疑,這等吸納靈氣修行的人,應該處決!」

破敗的城,最中央一片卻是完好無損,以內城牆為線,內外宛如兩個世界。

而此時內城中央大殿上,無數或老或少者低沉應答,淡淡殺機縈繞。

坐在最上首的年輕男子正是這寒水城城主牧雲雄楚,他一身金色、紅色交雜的袍子著身,走動間自有股說不出的威嚴。

聽著下面爭吵漸歇,牧雲雄楚才淡淡開口道:「此人雖不知來歷,又是邪宗異類,卻終究是個了不得的人物,何況他方才才解救城中無數百姓,此刻只怕早已是百姓心中的大恩人。且別說諸位殺不殺得了,便是殺得了,我又如何能下令殺他,令城中百姓鄙夷?」

「城主,每次妖獸肆虐,我等便能收穫無數妖丹、幼獸,如今損失依舊,可所有妖丹卻都被那人所毀,所有幼獸也少有倖存。」

「微臣聽說,城中將士大多違抗城主指令,事後斬殺妖獸幼崽,只怕都是受那人殺氣影響。」

「正是如此,此人該殺,否則以後再有獸潮,豈不還是如此?」

牧雲雄楚冷笑道:「諸位都不出手,如今城中損毀嚴重、更無絲毫收穫,不全是拜諸位所賜么?」

一人拱手道:「城主,此人修為可怖,只怕已是中州所言的真級高手,甚至踏足仙級也未可知,如此人物來我寒水城,又怎知目的為何、有無同伴,我等若是貿然出手,其同伴禍亂城中,這內城只怕也難以倖免,如今城主說這話,卻是不該。」

牧雲雄楚冷笑不語,轉頭問旁邊一直閉目端坐的老者道:「雲長老,您以為如何?」

那老頭兒張了張眼,沉默半晌,吐字道:「該殺。」

牧雲雄楚微微皺眉,下方眾人卻都是大喜,立時有人躬身道:「城主,連雲長老也覺得此人該殺,可見此人的確罪大惡極,不可饒恕。」

又一人道:「此人今日殺伐甚重,雖然殺的都是妖獸,可看他殺氣,留在城中卻必是絕大禍事。」

牧雲雄楚皺眉道:「那隻需將他驅逐出去便可,如何能隨意殺他?說起來,他終究於城中百姓有恩。」

「如何有恩?城主只看一時,不看長遠,若這般人物一直待在城中,城中軍士、百姓可還有戰心么?城主莫非忘了,術體誕生,必是殺戮而起,可昨日,這滿城百姓軍卒,卻盡數瞧那一人殺伐,偌大的獸潮,竟沒激發一個術體,長此以往,必是毀城滅國啊。」

又一人道:「而且殺便是殺,若是驅逐,唯恐此人以後糾結同黨亂我寒水城,城主若是擔心傷了百姓的心,只需殺得乾淨,殺得隱秘就行,如此,百姓只當他是離開了,不會以為他死了。」

眾人聞言,又是應和不止,吵鬧非常。

牧雲雄楚臉色越發沉凝,轉頭看向雲長老,卻見老頭兒又是閉目養神,再不言語。

見此情形,他便知道,此人必殺不可,可……

陡然,他靈機微動,咧嘴笑了笑,道:「諸位不必發怒,既然擒殺此人乃是眾望所歸,殺了他也無不可。」

「城主英武!」眾人喝道。

牧雲雄楚微微一笑,道:「只這裡有一個難題,此人修為卓絕,雖然好似受了傷,實力稍稍減損,可畢竟一手殺伐厲害得很,既然諸位要隱秘殺他,想來諸位也就有了隱秘殺他的法子、有了足夠隱秘殺他的候選者?」

眾人聞言,都是默然。

一人道:「依我看,雲長老便是不二人選,若是雲長老願意出手,那小子縱使是中州神仙,也必死無疑。」

牧雲雄楚心中一沉,暗道:方才雲長老便一語定乾坤,言說要殺了此人,想必心中早已打定主意出手了,自己這一招當真糊塗!

然而話已至此,自不能再說不殺的話。

他轉頭看向旁邊老者,艱難咧嘴笑了笑:「雲長老,您看這……」

老頭兒卻沒睜眼,只搖了搖頭:「不行,不行,這是舊識,可殺,卻不可我殺。」

眾人聞言都是一凜,便是牧雲雄楚也不例外!

此人竟是雲長老的舊識?自己等人方才說要擊殺此人,豈不得罪雲長老么?

可轉念一想,雲長老也是同意擊殺此人的,況且他乃是牧雲皇族的客卿高手,自不會為中州異族說話。

這箇舊識,只怕也是仇非友!

只可惜,若是雲長老不出手,城中又有誰有此本事?

一身背闊劍的魁梧壯漢站了出來,沉聲道:「請城主給我五百精兵,加我一把重劍,必取此人首級!」

牧雲雄楚自然認得這人,乃是岞山家的家主、城守軍副統領岞山蒙,實乃一個實力超群的好手。

。 胡天回到座位上后,旁邊的喬胖對胡天說道:「兄弟,你剛才去白導師辦公室,她跟你說什麼了?」

「什麼都沒說,就是叫我過去坐了一會。」胡天笑着說道。

「不會吧,我聽說她的脾氣可是很火爆的,你今天在她課堂上睡覺,她沒找你麻煩呀?」喬胖有些不可置信的說道。

「沒有,就叫我過去坐了一會。」胡天說道。

「好吧,還是你厲害啊,要是別人的話,估計她會揍人了。」喬胖有些感嘆的說道。

「等下中午下課後,我請你去吃滷味。」胡天笑着說道。

喬胖搖了搖頭說道:「兄弟,我家境比你好一點,還是我請你吧。」

「好吧,那我就不客氣了啊。」胡天笑着說道。

「沒事的,吃頓飯是小事。」喬胖說道。

很快,就到了第二堂課了。

這次培訓,一天要上三堂課。

上午上兩堂課,下午上一堂。

不過下午那堂課是三點開始,四點結束,所以中午的午休時間還是挺充足的。

第二堂課結束后,胡天就打算跟喬胖去吃那個鹵豬肘了。

這個時候,班長呂浩對大家說道:「各位同學,我今天中午在這個酒店包了一層,特意請大家吃頓飯,大家給我一個面子,務必賞光……」

大家聽到呂浩竟然要請自己吃飯,於是都開始恭維他了。

「浩哥,你對我們也太好了吧。」

「是啊,浩哥,太牛了,直接把酒店包一層!」

「我們肯定會去的,放心吧!」

呂浩的話說的也很明白了。

他請大家吃飯是看的起大家,如果誰不去的話,那就是不給他面子,肯定就得罪他了。

這個時候,胡天旁邊的喬胖看樣子有些猶豫。

胡天笑着對他說道:「喬胖,要不你也跟他們去吃飯吧。」

「那你呢?」喬胖問道。

「我看那個呂浩不爽,所以我肯定不會去的。」胡天笑着說道:「而且估計他也不想讓我去。」

「哦。」喬胖點了點頭。

胡天笑着說道:「你別哦了,快去吧。」

喬胖的神情很糾結,因為他如果去呂浩那裏吃飯了,那就冷落了胡天。

但如果跟胡天去吃飯了,那就得罪了呂浩。

一時間,喬胖的心裏有些難以抉擇了。

大概過了一分鐘,喬胖做好了決定。

他對胡天說道:「胡兄弟,我們走吧。」

「你不跟那個呂浩去吃飯呀?我看他們都去了。」胡天笑着說道。

「不去了,我也看那鳥毛不爽,憑什麼要給他面子呀。」喬胖說道。

「不錯啊,看來你很有自己的想法。」胡天有些讚賞的說道。

喬胖跟胡天下樓了。

兩人去車庫取了車,然後出了酒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