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話另一邊的人不知說了句什麼,隨後艾莉表情一變,她有些驚訝的重複,「安東尼總裁?」
By
2022 年 8 月 24 日

「啊,是的,是我名下的一名藝人,她叫mir。」

「因為她很少在鏡頭前露面,但她的歌曲非常火爆,完全不需要依靠長相吸粉。」

「好的,我幫您詢問一下。」

「啊,真的很抱歉,雖然我是她的經紀人,但是我並沒有替她做決定的權利。」

艾莉客氣的說了幾句就掛斷了電話,小溫在旁邊聽着,見她放下手機就詢問道:「是有人找mir?」

艾莉不瞞着他,嗯了一聲,「是安東尼總裁,他現在正在看直播,希望能夠請mir吃頓飯。」

由於溫喬的演唱會門票已經早早賣完了,還有不少粉絲沒能搶到,他們在mir的Ins賬號下強烈要求溫喬增加票數,但場內已經爆滿了實在無法增加。

經過與公司的一番商量,公司決定在演唱會開始時會全程直播,安東尼現在正巧看到了這場直播,立即對舞台上的東方精靈產生了濃重的興趣。

安東尼總裁是y國最大一家娛樂公司的掌權人,公司名下出過無數當紅藝人,在圈內是說一不二的存在,因此方才艾莉才會語氣相當的客氣。

安東尼總裁身旁男男女女不少,只要是長得好看的,都會給予特權,他是個十足的顏控。

但在這之前,艾莉從來都不知道,原來安東尼總裁竟然還會喜歡東方人的臉蛋。

在y國不少人是無法欣賞東方人的外貌,他們的眼窩和五官沒有本地人深邃,皮膚大多都是泛黃的,再加上東方人普遍都長得比實際年齡小,有些人即便是成年了看上去也跟沒成年一樣。

東方人的骨架和身軀都要嬌小許多,按照本地人的說法就是瘦得像搓衣板,抱起來硌人,跟東方人牽手上街時常會被誤成是帶自家小孩出來玩,甚至被誤會是戀童癖。

因此y國人並不是誰都能夠欣賞東方人的長相,安東尼總裁這麼多年來身邊的人一直是y國本地人,竟然突然看上了溫喬,着實令艾莉感到無比的驚訝。。 第五百九十七章三少是小諾的父親?

「什麼?」

「給你們做鑒定?」

聽到墨錦城這話之後,陸行和沈子豫兩個人幾乎是異口同聲的驚呼出聲。

沈子豫瞪圓了雙眼,直接站了起來:「三少,你這話,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墨錦城面色沉沉,並沒有開口解釋太多。

其實這個念頭,早在他得知在山洞裏面跟自己糾纏整晚的人是顧兮兮之後,就已經在他的心裏默默地扎了根。

只不過,後面發生的事情實在是太多了。

甚至於,墨錦安拿出了他跟兩個孩子的親子鑒定書,這才讓他徹底放下了這個念頭。

可墨錦安後來的那些舉動,那些欲蓋彌彰,讓這個念頭又開始蠢蠢欲動。

特別是顧心妍墜崖之前說的那番話,更是讓他的心中疑竇叢生。

五年前的那個夜晚,他整個人出於癲狂的狀態,根本就不知道被自己動過的少女是誰。

事後的一個月,他人都是昏昏沉沉的。

把那個晚上唯一的一點點記憶都抹滅掉了。

但是,每一次碰顧兮兮時候那種熟悉的感覺,還有對顧小諾顧小熙兩個人那種莫名而來的奇異感覺,讓他心中的疑惑越來越深。

當他用逆向思維,將自己代入那個父親身份的時候。

墨錦安的那些欲蓋彌彰,還有顧心妍的那句話,似乎又都解釋的通了。

也許,只有做個親子鑒定,一切才能夠真相大白。

「三少,你……真的決定這麼做嗎?」沈子豫還是有點接受不了。

因為,如果三少的懷疑是真的,那麼二少這個人就實在是太恐怖了。

為了得到一個女人,竟然不擇手段到了這個地步,太可怕了。

墨錦城抬眸,淡淡看他,「有什麼問題?」

沈子豫被他這冰冷的一眼,看的後背發涼。

剛才那種強烈的睡意,在這個瞬間頓時消失的無影無蹤。

他艱難的咽了一口口水,「好,我做。」

墨錦城點點頭,「顧小諾他們的樣本還有么?」

「不用樣本。上次他們DNA的數據還保存着,只用你的樣本數據對比一下就能夠出來。」

墨錦城看了他一眼,「最快多長時間。」

「加急的話,我親自做,一天吧。」

墨錦城點點頭,「好。」

沈子豫上車離開的時候,腦袋瓜子還是嗡嗡的。

陸行送走沈子豫之後,重新回到了墨錦城的身邊:「三少,您……是從什麼時候懷疑的?」

墨錦城沉默了片刻,「很久之前。」

很久之前?

為什麼現在才付諸實際?

難道……三少也是在擔心這個結果如果是真的,他要如何跟二少面對彼此嗎?

畢竟是一母同胞的兩兄弟,鬧成這個地步,實在是……

整個大廳似乎陷入了一種詭異的靜謐之中。

壓抑,低沉,讓人幾乎快要透不過呼吸了。

就在陸行快要綳不住的時候,墨錦城的手機鈴聲響了起來。

他低頭掃了一眼屏幕。

上面跳動閃爍著的,是顧小諾的頭像。

男人原本冷硬的唇部線條突然一松,陸行甚至在下一秒就感覺到大廳裏面的低氣壓瞬間消失,春暖花開。

陸行默默地想:若……顧小諾和顧小熙真的是三少的孩子,其實還挺不錯的。

墨錦城點了接聽鍵,表情溫柔:「小諾?」

畫面裏面,顧小諾圓乎乎的漂亮臉蛋兒擠滿了整個屏幕。

不過,那張小臉上面,小嘴撅著,似乎有點鬧情緒的樣子:「有錢叔叔!」

「怎麼,不高興?」

顧小諾點點頭,直哼哼:「都是葛葛跟媽咪拉,惹人家不高興了!」

墨錦城覺得好笑:「你哥哥跟媽咪怎麼惹你了?」

顧小諾小小聲的說道:「有錢叔叔,葛葛過幾天要出國去參加什麼遊戲比賽啦!然後媽咪不放心,非要跟着去。然後,又不放心我一個人在家裏,也要把我給帶着。可是人家一點也不想去嘛,我想有錢叔叔,也想師傅,國外一點也不好!」

出國比賽?

墨錦城正色,「你們去哪個國家?什麼地方?」

顧小諾立刻說道,「就是洛杉磯呀!以前媽咪讀大學的地方就在那兒。」

洛杉磯?

厲司景住的醫院就在洛杉磯。

墨錦城追問:「你媽咪還說了別的么?」

顧小諾認真的想了想,然後像是想起了什麼似的,眼睛一亮,「我想起來了,媽咪還說剛好舅舅的醫院就在那邊,我們到時候還可以去看看舅舅!可是……小諾捨不得有錢叔叔!」

墨錦城眉心微微一皺。

果不其然。

顧兮兮一門心思想跟着孩子一起去洛杉磯,有一半是想看看厲司景。

可如果她真的去了那個醫院,就會發現厲司景其實早就已經失蹤了。

「那這樣,明天我去幼稚園接你們出來玩,嗯?」墨錦城溫柔的哄著。

顧小諾興奮的點頭,隔着屏幕給了墨錦城一個超級大么么。

「那今天晚上就乖乖睡,嗯?」

「好,有錢叔叔晚安。」

掛斷電話之後,陸行的表情凝重了起來:「三少,如果小顧醫生要去看厲司景的話,那事情就會穿幫的。」

墨錦城沉吟了片刻,「我知道。」

「那……我們現在如何?」

「去查清楚他們的航班。」

「是!」

陸行得到了消息之後,立刻轉身出去辦事去了。

幾分鐘之後,門口就傳來了腳步聲。

墨錦城以為是陸行回來了,回頭看去。

卻發現朝着自己走來的人並不是陸行,而是墨昭年。

他今天穿着家居服,整個人褪去了平時的冷銳,看上去溫和了不少。

他走了進來,跟兒子打招呼,「還沒睡?」

墨錦城站了起來,點點頭。

墨昭年知道這個兒子話少,也不在意。

自己徑直坐在了他的對面,「既然沒有睡意,那就陪我下盤棋吧。在這裏才待上一天,就閑的慌了。」

墨錦城點點頭,陪着他下棋。

下了兩盤,墨昭年明顯心不在焉。

墨錦城看着他,「爸,你是不是有話要說?」

墨昭年愣住,隨即一笑,「果然還是你了解我。其實在我沉睡的那段時間裏面,我做了一個很長的夢。」

「什麼夢?」

「關於你……母親的夢!」

文學網 庇護所

顧名思義,是給人長期或者短期居住的地方,用於抵禦天災的臨時居住場所。

但是武隆天坑的庇護所卻年頭久遠,從發現天坑之初就開始建設。

當初建設庇護所的原因,是方便異能者查看天坑情況,後來逐漸成為學校歷練和救援的一個居住場地。

畢竟一群人在野外安營紮寨是相當危險的舉動,如果遇到子彈蟻這種天災,估計一個照面就可能被團滅。

本來異能者就異常的稀少,如果成批的死亡,那麼對國家對人類的影響是不可估算的。

武隆天坑的庇護所,原本是在陸地上建設的金屬營地,後來不堪天災的頻繁攻擊,逐漸改為地下場所。

經過不斷的升級改造,庇護所也從原來的簡陋變的更加現代化。

不多時候,秦風兩人已經出現在庇護所的指定位置。

秦風拿出身份卡在一顆假樹旁邊刷了一下,腳底下畫圓圈的土地開始慢慢下沉,估計有五米左右停了下來。

秦風進入一個由超金屬包裹的房間,再次刷卡,房間打開兩人進入電梯。

估摸過了得有二十分鐘左右,電梯停了下來。

「歡迎巡遊到來,驅魔軍五級軍士長代號流沙前來迎接各位。」

電梯門打開,一個軍人筆直的向秦風敬著軍禮,這種待遇還是第一次,秦風有些不好意思的摸了摸鼻子。

「那個撒,呃,不用這麼客氣都是自己人。」秦風的話瞬間讓凌霜捂住嘴巴笑了起來。

沒想到秦風,也有這麼可愛的一面。

「秦巡遊還是第一來驅魔城吧?」

「驅魔城?」

「我們駐守在這裡的軍人,都這麼說。巡遊要是不習慣,我還是叫它庇護所吧!」流沙笑著說道。

他們早就接到通知,知道秦風要來庇護所,現在全民直播,必須要把形象展示給更多普通人看見,從而增加大家對政府對軍隊的信心。